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34 大溃退 7

(2016-12-01 06:16:08) 下一个

    3134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五章 大溃退 7

   第七节

 

国防部军事委员会付总参谋长白崇禧上将亲自作图,制定本部的逃跑路线。赵集、四铺、杨柳、五沟、范集、唐集……李长官在一边看见白崇禧趴在大地图上磨磨蹭蹭画线线心中火起,“这个书呆子!”一把拽起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抢过红蓝铅笔、“哪儿有这么费劲儿!?告诉俺现在的位置!”

白崇禧拿右手食指指着一个点,“吕庄。”

“哪儿是要去的地方?”

白崇禧俯下大半个身子伸开长胳膊,拿左手食指点着另一个点,“潢川”。

李长官大喝一声,“别动!”抄起红蓝铅笔,闭上左眼用另一只眼单眼瞄准,一根线线从吕庄一直画到潢川!李长官又睁开左眼,再看了看这根45度斜线,比较满意自己的画线线功夫,把红蓝铅笔往白上将怀里一扔,很不屑,“知道不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白崇禧赶紧抓了两下抓住铅笔再看着地图、咬咬嘴唇羞愧的低下了头。

 

第5战区长官部45度逃跑直线图
 

两点之间直线是最短,可是一路步行很辛苦。不过这也在其次,能忍受,辛苦点儿能跑了就行。说是能忍受还是忍受得难受,有条件谁忍受这个?找见一个小村子,跟老百姓商量买辆大车。

“买大车?不能卖!正农忙呢。”

死央活求总算把人家惹烦了,“那就卖给你一辆。”第5战区长官部司机班的几位兴高采烈推大车,费劲,“把您家牲口卖给咱们一头?”

“牲口不卖!地里的活计都指着呢。”

第5战区长官部司机班的班长有点儿上火,“娘的!给钱也不卖?知道不知道?别看俺们人少,这里边可有两位上将呢?”

“不卖就是不卖,你的上将顶不了俺的牲口。”

“你娘的!”司机班长火了就要掏枪。刘斐一看赶紧拦住,心里想,“蠢货!这个时候怎么能惹老百姓?又不是经济建设时期随便搞?这万一惹急了,咱们还能走成?”刘斐张嘴赶紧说,“不买了都不买了。大车目标大,容易让日军飞机发现。”刘斐向大家招手,“走、走、走、赶紧都走!”

众人转回头准备上路,李长官站定不动,张着嘴、眼巴巴地看着院墙底下斜靠着的一辆独轮车。刘斐一看只好转回身,“把这个一个轮子的小车子卖给咱们吧?”

“还是不卖!”

“多给钱。”

“多给钱也不卖!等着冬天拾粪、运肥呢。”

刘斐心里阵阵恶心,转头要走,李长官还是盯着独轮车不动。“唉!”刘斐没办法掏出一把大洋,塞到老乡手里,“不卖也得卖!”一挥手,司机班的几个司机上来就推车,架起李长官就坐在车当间儿的的架子上了。李长官坐的高,车一动一晃,李长官一脑袋就栽了下来。

老乡把大洋往兜里一装,从偏屋提出两个柳条筐出来,一米来长、半米来宽,一边儿一个放在独轮车两侧,“俺们卖猪都是一边一个推着的。”司机们恍然大悟,架着李长官上了一侧的筐里,推车启动,又把李长官一头扔到了地上。司机班长赶紧扶起李长官,一个劲儿地解释,“这个车跑偏得太厉害了!一般都是搞一下四轮定位,可是这一个轮子如何定位?”

军令部作战厅长刘斐脑子一转,立马明白了独轮车运猪的道理,生气,“蠢货!李长官坐一边、白长官坐另一边。”司机班长一听,“就是啊!这运猪独轮车一边一个上将、这不就平衡了吗?”赶紧把白长官也请过来,几个人扶好了,李、白二上将于筐中坐定。这次加了小心,司机班长试了试端着车把还是不敢挪步,“不行啊。两边军衔是一样的、但是体重不一样。白长官高、瘦,李长官矮、壮,按体积综合计算差不多,可是李长官肚里的东西多,压秤。”

老乡看见几个司机笨手笨脚的,抄起一把铁锹,从后院的豆角地里铲了一锹湿土,从白长官两腿之间倒进筐里,“猪哪能都长一样重?车得装平,懂不懂?”

几个司机互相看看,眨眨眼睛羞愧的低下了头,推车上路。白长官在筐里扭了扭肩膀,觉得舒服多了,心里长出一口气,“好歹也是辆车啊!嗯?这是什么味道?”扭头一看,李长官早已拿出手绢捂在了脸上,闭目养神了。

车有点儿颠,腰疼,总算是司机们的手艺越来越熟练了,独轮车越走越稳,第5战区长官部的行动也快了起来。

廖磊就很体贴,每到宿营地必定先挖防空洞。虽然李长官对防空洞持保留态度,在徐州之时就根本不去防空洞里边呆着,“我身为司令长官,未便和他们去挤作一团。”所以讲,这个防空洞嘛,木有单间的话李长官是不愿意去钻的。“所以每逢敌机临空,我只是走到办公室外,在草地上看敌机投弹,或与二三访客谈战局。有时弹落长官部附近,震耳欲聋,客人每每恐惧至面无人色,而我则能处之泰然,若无其事。军民和一般访客对我的大胆和镇定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正因为我个人的镇静和谈笑自若,使本城的紧张与恐慌的气氛大为减低。”其实这是电视剧的手法,类似于“扔下的炸弹正好可以打几把犁头”,大可不必当真。

廖磊每天很积极地抡铲子挖防空洞,李长官也劝阻了几次。每次廖磊都是一边儿抹汗一边儿使劲儿挖一边儿喊口号,“深挖洞、钻进去、不出头”。李长官看到廖磊这个干劲儿,心里高兴也就不再打消群众的积极性了,由着他“深挖洞”去吧。

今天宿营赵子龙和往常一样,抄起一把铁锹三步两步跑到村边甩开膀子就挖。领导亲自动手属下自然奋勇,几十号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挖好了。这次真的让廖磊给防着了,刚刚挖好防空洞日军飞机竟然在傍晚给飞来了,冲着地下就是一顿扫射、轰炸。部队一阵大乱,有的卧倒在麦地里,有的藏在树林里,硝烟中几个人簇拥着李长官、白长官兔子似得“噌”就钻进刚刚举行完竣工剪彩仪式的防空洞了。忍了几十分钟日军飞机这才飞走。廖磊从地下爬起来四处一看,“哎呀,防空洞竟然塌了!”原来挖土的时候大家积极性太高,唯恐自己比别人少挖一铁锹,没想到挖的太多了些,土层太薄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