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27 西线谜案 3

(2016-11-22 06:34:04) 下一个

    3127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四章 西线谜案 3

   第三节 

散会后各部积极行动,准备歼灭淮北之敌。其中,汤恩伯指挥部队向徐州西集中,准备形成淮北打击力量。作战会议时动员会议,汤恩伯的部队已经提前行动,5月14日部队抵达徐州,此时徐州上空日军飞机穿梭不停,炸弹爆炸声不绝于耳,城中大火熊熊,部队只好连夜向西徒步前进。

15日白天还是不敢行动,15日夜继续前进。晚11点,部队抵达李庄。部队出发时只有永城方向日军活动的通报,虽然还远但一路上部队还是保持警戒,到现在没有新的敌情,以为李庄一带平安无事。走了好几天累得也很了,留下哨兵,其他人呼呼大睡。

日军第16师团所配属的战车第2大队炸毁陇海路铁路桥之后在原地坚守,后续步兵源源而至,在此夜已经有了相当的力量了,如是向东突进。夜里两点,日军出现在李庄外!

哨兵啊哨兵,就是不一样啊。有的哨兵叫人摸了去,而第52军第25师第149团的这两个哨兵就是不一样!一个隐蔽监视,一个赶紧回庄汇报!

团长刘德川一下子跳了起来,带领部队出庄迎敌。铁军就是铁军,哨兵发现敌情及时,部队行动迅速,在庄外隐蔽展开,这才看见一个鬼子军官在南门外跳下汽车,挥动白旗指挥部下进攻。一个班长张志诚也不待命令了,一枪过去直接干掉,守军阵地上枪声大振。

日军慌乱一阵立刻让战车冲锋。有两辆25吨的重型战车横冲直撞,冲破机枪一连的阵地继续前进。排附李相泰看着“突突突”冒烟的战车屁股火冒三丈,抄起几颗手榴弹就上了战车,把住了等着枪眼打开就扔进去这几颗手榴弹。干掉一辆不解恨,又逮着一辆同样报销。

这时苏罗通平射炮也赶到了,一顿胖揍,打得日军轻型战车是纷纷着火,重型战车是掉头就跑。日军本来想仗着战车开路、步兵跟进,没想到碰上了战车克星!战车被毁步兵暴露,月光之下,没有炮火准备就敢进攻?这下子可让第25师第149团逮着了!打狗日的!机枪“哗啦啦”猛扫!战至天明日军溃不成军,乱跑乱窜。追击!第149团此时只有7、800人,当然都是惯战老兵!这一仗打得痛快!歼敌1000!外带2辆重型战车、12辆薄皮的!自己伤亡只有45人!

第52军真是铁军!

这一仗打的实在是好,部队可以安全继续前进。可是,这次遭遇说明了战场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原先预计的淮北歼敌计划要落空了!战局继续向着李长官最害怕的方向发展,日军第13师团占领永城之后继续向北进攻,在韩道口与刚刚赶到的第74军展开激战,于14日下午15时30分突破守军防线,抵达砀山以东15公里的汪阁,与日军第16师团的南下快速部队汇合,对徐州形成包围!

日军继续加强包围圈的强度。第14师团于14日占领菏泽,继续向陇海路前进。日军大本营于5月10日急调关东军两个混成旅团增援战场,5月15、16日,第13、第3混成旅团先后在兖州下车,立刻向南攻击,目标陇海路。

此时,原鲁西部队,刘汝明第68军、冯治安的第19军团、罗奇第95师已经被调动向淮北移动,鲁西空虚。在鲁西被突破的情况下,就算在淮北有歼敌机会,那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即便在淮北围住日军一部,鲁西之敌也可在外围攻击包围圈,内外夹击,国军会立刻崩溃。而此时,第1战区承担了鲁西抗敌的任务,刚刚划入第1战区的第3集团军第74师和俞济时的第74军正在与日军第16师团激战。此外,李汉魂的第64军、宋希濂的第71军、黄杰的第8军都在赶往豫东战场,目的就是要抗住日军的进攻,保住陇海路,保证豫东、鲁西的安全,从而支持第5战区打好淮北战役。

此时,日军对徐州包围圈已经形成,而且正在加强,可是第1战区有更多的部队赶来,所以讲,日军的这个包围圈并不结实,甚至是个自己的麻烦。5月12日蒋委员长有一个给第1、第5两个战区的电报,“……目下敌不顾其兵力不足及战略态势之不利,竟敢采用外线包围作战,其必遭我军之各个击破而自取败亡殆无疑问。……

蒋委员长的分析有一定的革命乐观主义倾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日军20万兵力企图强力包围60万国军,那么这个包围圈确实是漏洞很多。不过日军的战力、机动力远远高过国军,实现包围的目的还是有可能可以达到的,但是也不能说国军完全没有机会。此时,鲁南战场僵持;苏北日军只有一个旅团,韩德勤可以维持;淮北日军不上一万,第5战区正在调动汤恩伯的第20军团和李延年的第2军准备打击,力量是足够的。关键就是西渡微山湖南下的日军第10师团、在兖州南下的第13、第3混成旅团,还有就是从菏泽南下第14师团。

算起来日军在这个方向有3个师团的兵力,其中第10师团久战消耗甚多,战力较弱,而其他两支部队很强悍,特别是第14师团,超规格加强了庞大规模的炮兵和其他特种部队,实在是令人头疼。所以讲,现在会战的关键就在这个方向能不能挡得住日军,从而保证淮北战役的顺利实施。如果薛岳可以办到,在此顶住日军,那么汤恩伯是可以在淮北好好打一打的。如果薛岳顶不住,那就全部完蛋。如果国军得计,那么日军会非常不利,但是也不能说就可以立刻把汤恩伯的陇海兵团调往豫东、鲁西继续作战,一举击溃此方向的日军。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僵局,双方再寻求变化吧。

徐州被远远包围并不要紧,可是日军飞机是天天来轰炸。5月10日,5次轰炸,投下220多枚炸弹和烧夷弹,炸毁、焚毁徐州市区民房4000多间,津浦路两侧的1000多间民房全部被烧光,平民死伤300多人;5月11日,轰炸7次;5月12日,轰炸5次,把徐州东北两个火车站的所有道轨、站房、宿舍全部炸平;5月13日,54架飞机又来分批次轰炸,投弹300多枚,炸毁民房500多间,平民死伤100多人;5月14日,投弹280多枚,平民死伤800多人;5月15日,100多架飞机又来轰炸!

这就乱李长官的套了!按照李长官的回忆,“长官部内仅有一小型防空洞,可容二十人,每逢敌机来袭,洞内总为各种访客和本部少数胆小官员所占用。我身为司令长官,未便和他们去挤作一团。

虽然日军飞机天天来,但是李长官根本不惧,该溜达就溜达,该会客就会客,“所以每逢敌机临空,我只是走到办公室外,在草地上看敌机投弹,或与二三访客谈战局。有时弹落长官部附近,震耳欲聋,客人每每恐惧至面无人色,而我则能处之泰然,若无其事。

李长官胆大,可是别人胆小,这样一个大机关就耍李长官一个人能转起来吗?这肿么办?只好找个日军不注意的地方,5月16日,长官部从徐州市区迁出到城南的段家花园,让客人们也安心些。

此处日军飞机不注意,李长官可以继续“处之泰然,若无其事”地调整战场态势,加强徐州防务,调于学忠51军的1个师守卧牛山,调第2集团军之1个师守九里山,调刘汝明第68军,派出两个旅,防守萧县西北瓦子口,调李仙洲第92军第139师,坚守萧县。这个时候还没有“不争一时一地”的打算,还是没有打算撤退,还是要把徐州会战打到底!

打到底日本人也不怕。16日,第10师团渡过微山湖向沛县发起进攻。庞炳勋第3军团在两次临沂战斗中功劳卓著但是损失巨大,撤到微山湖西面的沛县正在整补,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成了第一线了!第3军团战力有限但是抗敌坚决,毫不动摇,下定决心和日军死战到底,坚守沛县三天,一直到19日沛县被攻占。这次沛县战斗中第3军团再次遭到巨大伤亡,彻彻底底丧失了战斗力!第3军团的基干部队第115旅全部牺牲,旅长朱家麟阵亡。第16师团在砀山与第74军第58师第174旅激战两天,5月17日占领了丰县,之后与第10师团在郝寨会合,攻向徐州!

李长官准备撤到宿县预备指挥再和日本人“战斗”,这当然不是李长官综合战局作出的判断,也不是准备全局撤退,只是指挥部的迁移,虽然事前有过预案,准备徐州危险时迁移指挥部,但是此次行动起因却是一个假情报点燃了李长官肚子里撤退导火索的偶然事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