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23 南线空虚 7

(2016-11-16 06:47:38) 下一个

   3123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三章 南线空虚 7

   第七节

1930年2月1日,广西警备第五大队900人和左江各县农军1000多人发动龙州起义,成立红8军。这次起义并没有得到中央的批准,而是在中共广西前委书记陈豪人的领导下临时举行的。不过由于龙州的国际地位,有法租界,政治影响更大,事后也得到中央领导人李立三的热情赞扬。

红8军的军长是俞作豫,是俞作柏的弟弟,也是李明瑞的表弟,在自己家是七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叔伯兄弟中则排行第十三,人呼“十三叔”。真是开卷有益啊,以前看电影,对黄飞鸿和“十三姨”“爱老虎油”很不理解,以为差辈儿了,这不是乱搞么?原来人家“十三姨”是表兄妹排行第十三,和“黄狮虎”是表兄妹。在万恶的旧社会,表兄妹“爱老虎油”很正常。

龙州起义成立了苏维埃政府,轰轰烈烈地干了起来,没收法国在龙州的财产和武器,处决了企图勾结帝国主义颠覆革命政权的大土豪、国民党反动政客欧文俊、闵玉达等等,把法国领事和“传教士”驱逐出境……法国人不干了,“领事权知道不知道?”派来一架飞机绕着圈儿看看情况。挑衅是不是?虽然红8军没有空军和防空部队,也不待跟你玩儿抗议、强烈谴责啥的,直接用机枪击落!

此时李、白、黄已经东山再起了,在南宁站稳脚跟之后就派出一个师分两路突袭龙州,红8军“英勇”抗击。战至当日下午5时,敌众我寡,红8军只有2000来人,其中正规部队还不到1000人。形势越来越不利。俞作豫下令突围,带队伍撤至凭祥、宁明一带,准备到粤桂边界开展游击战。桂系部队一直尾追不舍,沿途又不断遭反动民团袭击,部队到达钦县小董一地时,基本散尽。

俞作豫只身逃回老家俞家舍,这都是目标人的重点地区,桂系自然要来搜捕,不过是野战军不是专业警察,干这个干的比较笨。搜捕部队第一次从左侧楼梯冲上去,俞作豫头戴斗笠,手提菜篮,乔装打扮,从右侧楼梯从容而下、得以脱险。第二次,搜捕部队包围了俞家舍,俞作豫从楼顶天棚跳到隔壁再次脱逃。

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桂系的部队就是再笨总有一天也会抓到人的,俞作豫准备出走香港。走之前想看看老母亲,可是不敢露面啊。俞作豫爬上祠堂横屋的小阁楼上,只能从小窗看看母亲放鸭子,俞作豫含泪而走。

俞作豫跑到香港急于找见党组织,误与党的叛徒接头,被诱至深圳被捕。在狱中,大义凛然,视死如归,1930年9月6日被杀于广州红花岗。

百色方面,邓斌、贺昌都去了上海,那就陈豪人主管党务,龚楚主管军事。二人都没有采取比较激烈的苏维埃政策,没有搞残酷的阶级斗争。中央此时在上海,真正的是“山高皇帝远”,二人不理会中央阶级斗争、残酷镇压的精神,一心一意搞起广西特色的苏维埃建设了。当然这也和政策的理解也有关系,当年毛主席在湖南搞农运,农会和工会在乡间任意没收豪绅地主的财物,所谓没收就是明抢,形同盗匪。将豪绅地主捆绑,游街示众,滥用私刑,死人无数,国军军官家属亦不能幸免。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过火了,但毛主席还是坚持自己正确的主张,因为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认为就是这样干真理也还是不够的。当然也有个别“误会”,李立三的家庭比较富裕,父亲是个读书人,农运中遭到清算,李父就跑到武汉避难。中共中央闻知此事立刻致函湖南省委会,着即制止农会,不得对李父为难。李父以为得了免死牌,放心大胆回老家,未成想农会比中央厉害,杀了。

一会儿赤色恐怖,一会儿白色恐怖,如此结仇循环成了死结儿了。陈豪人和龚楚对此深有体会,也很抵触,这次二人在一个偏远角落,对外打了几个不大不小的胜仗,对内搞一些比较缓和的苏维埃,倒是有声有色。

好景总是不长的,此时中央实行“立三路线”,中共中央在六月底发布命令,把各地的红军都要集中起来,汇集力量攻占武汉,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给广西的命令是邓斌负责传达的,从上海到百色,走了不到三个月,到了九月中旬,传达到广西前委。

很明显,这是个乱命。先不说武汉能不能打,咱们就说这个“集中”。整个行动没有总指挥、没有总计划,只是让各地红军向武汉集中,乱哄哄的、一群群的,像个什么样子?不怕中途遇见阻击吗?就不怕集中不起来吗?各部队自身情况不同、敌情不同,能在一个时间集中到位吗?这样闹哄哄岂能成事?

不管他,执行!是中央的命令就得执行!想那么多干啥!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执行,实在不理解执行完了再理解!各路红军接到指示纷纷行动、纷纷遭到失败,革命事业遭到重大损失。9月24日,瞿秋白、周恩来根据共产国际指示,主持召开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立三路线”的错误,结束了李立三在党中央的领导。

多好啊!太及时了!党中央又一次纠正了错误,避免了革命继续遭受损失,把革命重新领回快车道上了!好是好,可是问题还有一个,广西还不知道这个拨乱反正的好消息,龚楚正拿着这个三个月前的命令发愁呢——

第一,              命令是给红7军、红8军的。此时红8军早已不存在了,成了历史名词了,红7军一个军是否还要执行这个集中到江西的任务?

第二,              去江西,要经过广西、湖南或者广东,长途行军、作战,损失会有多大?到了江西还能剩下多少战斗力?就是从时间上讲,能不能来得及?您传达命令的一个人还走了两个多月,俺们上万人行军打仗,就是到了目的地,还能不能吃上武汉这个黄花菜?

第三,              红7军主力离开之后,右江这个根据地能不能保得住?这个损失又会有多大?

想来想去龚楚不同意这个命令,认为现阶段应该以右江为基础,向北发展。此时贵州王家烈腐败透顶、军队无能,红7军集中两个师的力量,先占领紫云、安顺几个地方,与右江地区连成一片,如此再扩大势力,相机攻取贵阳,也不一定办不到。龚楚的这个想法是有一定根据的,因为现在红7军的实力、军事素质,要远远超过井冈山的红4军。别人说这话不一定靠得住,龚楚担任过红4军前敌委员会委员,自然有根据。龚楚根据红7军自身的情况和周围的形势,认为在此地搞出一个大的割据势力来,是很有可能的。

邓斌、陈豪人不同意,割神马据?攻取贵州当然轻松,but,贵州属于老少边穷地区,哪儿能比得了武汉这样的大城市来的过瘾?这要是都去搞边区,全国胜利啥时候能来到?

唉!看看,还得毛主席农村包围城市才对,毛主席一天没掌权,中国革命就要多摸索一天。“当我们搞得好的时候,正是毛主席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凡是毛主席思想不受尊重、受到干扰的时候,就会出毛病。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个历史!

可是现在毛泽东思想还没来得及搞出来,而且邓斌、陈豪人真的不知道李立三已经下台,“立三路线”已经被批判,还是要坚决执行这个过时的被新的党中央抛弃、批判的旧党中央决定,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执行,实在不理解执行完了再理解,Do you understand?

I see now.那就走吧。此时红7军下辖3个师,第19师师长龚楚,第20师师长李谦(李立三的弟弟),第21师师长韦拔群。主力部队是第19、20师,这是广西警备第3、第4大队为基础组建的,第21师是韦拔群在广西领导的游击部队,战力有限。不过二位领导人认为游击部队对地形、人文熟悉,太适合留守了,再没有合适的了。

出发!红7军从1930年11月上旬奉命北上,转战桂、黔、湘、粤、赣五省,历时近9个月,行程7000里,经历大小战斗百余次,打破敌人的围追堵截,战胜了种种艰难险阻,终于实现了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合的目的,当然,武汉那道黄花菜就别想了,再当然,别人也没吃上不是?

这次小长征很是艰苦,1931年7月,全军抵达中央苏区,归红三军团建制,仅剩不到2个团。期间1931年2月3日,在梅花镇战斗中李谦牺牲,龚楚负伤,不得不脱队养伤。还有一个问题是,那个人又脱队了!上次脱队是因为中央电招回上海,而这次脱队,可是自己负责的前委自己决定的,往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部队改由李明瑞为前委常委,总负责。1968年6月20日写给中央的《我的自述》中说,“现在我认识到,当时失去联系的两部分部队还没会合,立足未稳,作为主要负责人的我,在这种情形下离开部队是绝对不应该的,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