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21 南线空虚 5

(2016-11-14 06:27:01) 下一个

   3121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三章 南线空虚 5

   第五节

此次蒙城阻击战的目的不是其他积极目的,而只是掩护桂系第21集团军撤退,如此才有蒙城血战。桂系第21集团军调来第5战区2个多月,上上下下都受上层消极的影响,打仗好不起兴,这次外围给自己的部队解围就很能说明问题。

蒙城阻击战总共打了47.5个小时,满打满算没有两天,这也算是桂系部队在徐州会战期间打得第二厉害的一仗了,整个第1033团损失大约1800多人。桂系部队在去年的淞沪战场上损失很大,影响了战斗力,可最要命的是淞沪血战摧毁了桂系头子的作战信心,从此以后桂系上层皆以保存实力为第一要素。时任第21集团军第7军第170师第508旅第1016团团长的沈治就说过,“部队经过这次损伤,影响作战能力,此后对敌作战,都没有打过一次好仗。

虽然是廖磊指挥失误、第7军溃退造成的这次血战,对整个徐州会战来讲没有什么积极意义,但是总是打死了一些日本人,对抗战还是有积极意义的。总而言之,蒙城阻击战总是硬碰硬了一次,牺牲很大,成了桂系抗战的一个宣讲典型。不过这里边并不完全是桂系这样单纯,还有一些其他部队也在此牺牲、做出了贡献。

哪支部队?您猜猜?俺是估计您是猜不出来的!哈哈哈,俺又卖关子了。NO、NO、NO,俺是从来不卖关子滴,是您真的猜不出来。

红7军、红8军!对头!红军!

没想到吧?不怪您没想到,去年红军就已经取消了,成为国民革命军的一部分了,此时哪儿还来的红军?这个事儿说起来话有点儿长,起因是在十多年前的北伐战争,甚至还要靠前。

红7军是一支百色起义诞生的部队,是一支以广西少数民族为主组成的部队。

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有过三个红8军,一个隶属红三军团建制的红8军,一个是由湘赣苏区地方武装组建的由肖克任军长的红8军,咱们说的是龙州起义建立的,由俞作豫任军长的红8军。

红7军、红8军这两支部队都是脱身于桂系,与俞作柏、李明瑞这两位重要的广西人物有着直接的关系。俞作柏别号建侯,广西省北流县人,少时和白崇禧在桂林师范学堂同学;后来又和白崇禧、黄绍竑、夏威等本省学生多人同入保定军官学校第三期学习。在李宗仁、黄绍竑从事统一广西的过程中俞作柏隶属其下,在各次战役中尽过不少力。1926年4月国民政府令将广西陆军第1、第2两军合并编为国民革命军第7军,以李宗仁为军长,黄绍竑为党代表,两军各纵队撤销改为旅,第7军共编九个旅,俞作柏为第1旅旅长,是第7军的重要力量。桂系作为地方军阀,无主义、无主张,只有扩大自身实力这一个念头。俞作柏秉承桂系这一传统,在桂系内部也是无主义、无主张,也只有扩大自身实力这一个念头。

俞作柏此人方头巨眼,脑后见腮,阴鸷险狠,甚工心计,外号“俞大眼”。李宗仁、白崇禧对俞作柏非常不满,李曾经说起:“老俞这人阴险得很,从前他当排长时,有一次在剿匪战中,他因升官心切,竟在火线上从后面发弹击毙其连长。当剿匪完毕,我一时不察,即以他升任连长以补其缺。事后从目击此举的某班长口中露出这消息,我为之骇然,不过不便明言,心里知道就算了。

当然,咱们都是知道的,李长官说话是讲究兵法的,虚虚实实谁也摸不清,不过这件事儿即便不是真的大概也有类似的。

广西“统一”了,俞作柏的军权被夺,李长官领着部队北伐去了,广西省政由黄绍竑主持,俞作柏出任农工厅厅长。带兵的竟然让去种地,这种事情自己说说、表表姿态当然是可以的,真的是落到这个地步心里还是难受的。俞作柏不甘寂寞突然跑到广州,秘密会晤苏联顾问鲍罗庭,表示要干社会主义。鲍罗庭大喜,双方一拍即合,共同语言越谈越多。鲍罗庭建议俞作柏回广西后,办个军校,名为训练干部,实际上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力量。“只要你肯照这样干,俺决定派出优秀党务人员无条件地去协助你。”

俞作柏回广西后就立即建议创设军校,校长就是“毛遂”俞作柏。鲍罗庭言而有信,派出很多党务人员去帮助俞作柏,这下子农工厅和军校就成了苏联帮助俞作柏的党务秘密机关了。

这种办军校的把戏大家都是知道的,黄绍竑聪明得很哪儿能不知道?明作不知其实暗暗准备。1927年春天俞作柏再赴广州去见鲍罗庭,黄绍竑立刻动手!一天深夜,大批军警荷枪实弹搜查农工厅,同时又派兵围搜军校。缴获文件多多,拘捕人员多多。黄绍竑证据在手立刻将详情呈报广州“两广政治分会”主席李济深,罢免了俞氏本兼各职。俞作柏不敢回广西只好跑到香港躲避。不久,清党案发,黄绍竑积极响应中央政策,将逮捕的党务人员杀了一大批。

到了1929年春天,李宗仁统率第4集团军坐镇武汉,兼任“武汉政治分会”主席;白崇禧则转战华北,所指挥的北伐大军直薄山海关。此时桂系的势力如日中天,李、白二人自然是雄心万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李宗仁一激动就动手收拾了南京中央任命的湖南省主席鲁涤平。

蒋介石当然不答应,这种“王侯将相”的苗头一定是要扼杀在萌芽状态,来了个釜底抽薪,把蛰伏香港的俞作柏给招来,以毒攻毒,准备彻底搞垮李、白、黄。这个可是太顺俞作柏的意了,又能掌权还能报仇,为啥不答应?干!

找了个人带上钱先找李明瑞去。李明瑞,号裕生,广西北流人。出身云南讲武堂,乃是桂系猛将,也是俞作柏的表弟。因为家贫从6岁起就到舅舅家生活,和俞作柏、俞作豫一起长大。就这关系这还有个不同意的?现在李明瑞是第7军的副军长兼第15师师长,这个“炸弹”的威力可是够大的。其实这个时候,钱对李明瑞来讲是多余的,早在去年秋天,李明瑞请假回乡探亲,经香港回到北流县城与俞作柏、俞作豫和中共的广西省委书记朱锡昂就定好方针了,“先倒桂后反蒋”。当然,无论倒桂还是反蒋都是有风险的,李明瑞就把妻子、女儿、儿子三人接去上海租界居住。

“先倒桂后反蒋”,现在两个对手竟然要利用咱们,机会实在是太好了!李明瑞又把第7军另一个师的一个旅长杨腾辉拉了过来。这个杨腾辉也是桂系猛将,虽然和俞作柏没啥交往可是和李明瑞私交很好,况且,去年国民革命军与孙传芳部大战龙潭,杨腾辉苦战功高,未能获赏不免心存怨望,这一下子也是一拍即合!

李明瑞、杨腾辉这一举事可是掀翻了桂系的牌桌。李宗仁收拾鲁涤平当然要把自己搞成不在案发现场留在南京。案发之后又觉得南京不安全跑去上海,现在武汉一出事儿立刻不可收拾。同时,蒋委员长也不是只做俞作柏一个人的工作,也派出唐生智,带着钱去唐山收买了白崇禧统帅之下的李品仙。

这下子就全完了!蒋委员长为了安抚李宗仁,派了蔡元培、李石增、吴稚晖、张静江来劝李宗仁到南京出席三中全会。李宗仁一看这架势,开会,也管饭,是好事儿啊。开全会当然想去,争权夺利不说,最起码能拿个笔记本电脑当纪念品。可是这个管饭嘛,这是不是鸿门宴啊?这哪儿敢去?四位元老是白天劝、晚上劝,“真的不是鸿门宴啊。”李宗仁不相信,死活不答应,气的吴稚晖暴跳如雷,要撞墙撞死。李宗仁倒是很冷静,“稚老,漫说您没有自杀的勇气,纵使你死了,俺也不去。

李宗仁是打定主意就是不去吃那个鸿门宴也不要那个笔记本电脑,想尽办法经过千险万难才偷偷地循海道逃回广西。而在北方的白崇禧就更惨了急的要上吊,总算找了条路子也跑回了广西。俞作柏率领部队由海运经广东,再到梧州杀回广西步步进逼,李、白二人只有逃跑,想避居香港都竟然没有路子了。只好跑到越南,在西贡过起了流浪生活。黄绍竑聪明,好汉不吃眼前亏,把兵权一交,回家种地去了。

如此,俞作柏就任广西省主席。先整理部队,该裁的裁、该撤的撤,编遣下来的桂军干部成立了一个教导总队,这个教导总队的总队长就是张云逸。俞作柏以前受了苏联老大哥的教育,现在有条件了就立刻实行,释放广西“清党”时被捕的党、团员、进步人士,其中一位比较有名,叫陈漫远。俞作柏大量任用受过共产主义教育的干部,宣布实行社会主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