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20 南线空虚 4

(2016-11-11 06:37:21) 下一个

   3120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三章 南线空虚 4   

   第四节 

就这样突了一下部队伤亡30余人。凌云上团长的图囊和衣袖均被子弹打穿,好在没有受伤。可是副师长周元中弹牺牲,尸体也无法携带,只好舍弃。正准备出发忽然发现第173师参谋长梁家驹不见了。四处一看找不见,凌云上焦急万分,“不管了,此乃险地,不可久留,赶紧行动。”

1营长贾俊优不听,“梁家驹根本没被日军打死,刚才冲锋是俺叫他隐蔽在麦田中的,如果不救肯定迷路,一定会让日军俘虏的。”凌云上还要争执,贾俊优根本不听,带了几个士兵摸了回去,果然找到参谋长梁家驹。梁参谋长趴在麦地里已经不知所措了,四处张望,往哪个方向走都不清楚啊。

前进!果不其然,正如凌团长所料,这个东面的日军大多已经进城,兵力空虚。东门外村庄稠密,凌团长带领部队穿村跃寨,一路潜行,1营长贾俊优看见日军的电话线就一刀砍断。

一路向东,离蒙城越远越好,一气儿走出四里多地儿,突然,队伍南北两侧村庄里的日军猛烈射击,中埋伏了!一下子被打倒十多个人。凌云上戴的钢盔也被子弹打中,“噹”的一声,凌云上一头栽在地上,脑袋“嗡嗡”的,差点儿昏倒,喘了两口气儿,爬起来接着跑,总算摆脱埋伏。

跑出来10里地了,看不见日军人影儿了,枪炮声也都在远处了,估计安全了吧?歇一歇,累坏了!咦?骑兵!在前方约一千公尺处的村边有日军的骑兵!这个时候怎么能跟骑兵作战?就是跑也跑不了啊!没办法们只有化整为零、减小目标,各走各的,东南方约九百公尺处有棵大树,大树底下是个大沟,就在那儿集合。大家分散,压低身子,利用沟渠和麦苗作掩蔽,慢慢前进。

到了大沟里,就出了日军骑兵的视界了,安全了。一边喘气儿一边儿再等等,陆陆续续又来几个,最后只有第173师参谋长梁家驹、第1033团团长凌云上、1营营长贾俊优,就这三个军官,士兵十三人。

稍事休息,又再向南前进,走了几里路,遇见了七军荣誉团的部队,赶紧引到楚村铺休息。歇了一天转到凤台,又回到出发地了,这才算真正安全了。

荣誉团的团长叶浩霖赶紧接见,“真没有想到你们能冲出来,第175师两个团解围都被日军阻挡,还以为你们全军覆没了,还是老天照应,不该我们广西人遭殃。别以为你是光杆司令,这里还有你的一帮兵。”说罢通知传令兵通知第1033团的官兵都过来,凌云上一看,竟然还有差不多四百人,带回来的机枪就有七挺。

日军进入蒙城之后把重伤员刺死,能走路的轻伤员和一部分被俘的将士押到城外集体屠杀。另外一部分俘虏留下来为日军当做劳力收尸、搬运,随同日军一起到了蚌埠,后来就音信全无了。

蒙城是第21集团军撤离战场的重要枢纽,这是逃跑的紧要,廖磊自然要派出部队硬守,但是筹划失误。第1033团奉命来到蒙城时是一无粮草二无工事,三无其他部队配合,只是“防守蒙城”。第1033师一接触日军就向师长报告战况,并询问进止。第21集团军这才想起来要给蒙城解围,命令驻扎凤台的第175区楚年师北上解围。这个距离有150里地,正常走也要两天,急行军也要一天,就算急行军等第175师到了,蒙城也完了。

人算不如天算,区楚年赶不及有人赶得及,第7军的第170师赶得及,第7军副军长兼第170师徐启明正好能带着部队赶到!

徐启明的两个团原驻守支子湖防线,是第一线的,因为没有人计划第二线。日军一到,第170师的两个团,李本一、李瑞金立刻后退,日军直接冲击了师部、军部。关云长会使“拖刀计”,第7军军长周祖晃也不含糊,学着关老爷也来一出“脱衣计”,摆脱日军向西撤去,彻底脱离了日军北上进攻路线。正军长有自己的算盘,副军长也不能白给,自己也有自己的算盘,而且徐启明的算盘打法还不一样,他是倒着打算盘,逆向思维。既然军部向西撤去了,说不定日军也会向西追军长去,这北边岂不是安全了?日本人还能看不出来那个正军长比咱这个副军长来的值钱?他们能那么笨吗?是不是?

哈哈哈,这个逆向思维真是好东西!放到商场上可以挣大钱,放到战场上可以出其不意!妙!向北撤!第170师乱哄哄,一顿好跑,等到脱离战场、收容了部队、安顿下来已经半夜了。“打开电台,联系总部!”

坏了!这一汇报位置,廖司令让全师去蒙城解围!

娘的!这帮小鬼子,放着军长这条大鱼不去抓,抓蒙城干神马?俺靠!原来日本人不是打算盘的,而是用卡西欧“滴答滴——”完了,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聪明背后有聪明、聪明自作、聪明偷鸡不……副军长徐启明使劲儿抓自己的聪明脑袋,大喝一声,“李本一,过来!这次数你小子跑得快!这次你打头!派一排为单位,分四列做斥候队,每队附雇选土人二名,以重金为赏,分作带路,袭击敌人,交互行动。

徐副军长的命令算的真是可以的,一个排分四队,还要“袭击敌人,交互行动”,这个排是特肿兵穿回去的么?

“行!俺派一个排打头!不过军长啊,您想办法给找几个向导啊?这韩复榘修的大路谁敢走啊?现在都是日本人占着呢,咱得走小路啊。”

“有道理!副官,你带上钱去找村长,找几个向导来交给李团长。”

“是。”向导很快找来了,副官交给李团长。李本一早已抽出了一个排等着呢,带上向导就向北出发了。

徐启明抓紧时间睡了两小时,赶紧爬起来,趁着天还亮,出发。徐启明睡眼惺忪一扫,“咦?李本一!你小子咋还没出发?”

“军长啊,你不是让俺派一个排打头嘛?这个排早就走了。”

“那你咋不出发?”

“啊,您滴意思是还让俺跟上啊?”

“废话!”

“那您应该明说啊,俺还以为光让俺派一个排呢。”

“你这个小子!回头再找你算账!赶紧出发!”

“是!俺这就回去集合部队!”

“部队还没集合?你小子!滚!让李瑞金先走,你小子当后卫!”

“是!”李本一执行后卫任务很坚决。

李瑞金接到前卫命令吃了一惊,“好小子李本一!又给你算计了!他娘的!肿么每回都算不过他尼?”李瑞金团长没办法,整理部队,出发!

撒开尖兵,大队跟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大路不走走小路,不要打枪静悄悄。听见枪声就趴下隐蔽,站起来走就专捡青纱帐。到了下午两点离蒙城还有5、60里路,前方突然枪声激烈。一会儿尖兵回来报告,一大股日军前方停下,在怀蒙公路旁边的一个小集市集结,日军四面警戒,看样子是要宿营。

副军长中将徐启明一看副师长罗长活和参谋长马拔萃正要说话,赶紧把手一摆,“等等、等等,先给你们上上课。”徐启明咳嗽一声,“‘人不犯俺、俺不犯人’知道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人家要宿营,根本没有犯俺,根据这个原则,咱们当然不能犯人家。”

“这股日军肯定是要进攻蒙城的。咱们趁机打一下,不是支持蒙城么?”

“糊涂!你看看周围的情况!日军在公路侧傍宿营,周围高粱地稀少,人家还四面警戒,明摆着是个圈套嘛!是圈套还往里钻,说话走走脑子好不好?!宿营!”

好几千人趴在高粱地里好容易熬到天色将黑,三个团三角扎下宿营,“严密派出警戒!”

睡不着啊睡不着,半夜两点多了,徐启明把副师长、参谋长叫起来,“俺分析,这股日军明日必长驱向蒙城进击!”

副师长罗长活和参谋长马拔萃瞪着眼、张着嘴等着副军长废话后面的行动命令,“这个地方靠近蒙城,地势空阔,又没有高粱青纱帐掩蔽,行动很难保持秘密。”徐启明耸耸肩膀,把大衣往身上拱了拱,“咱们单独无法对付啊,只能等明天,看看情况发展再说吧。现在呢——先睡觉。”徐中将又把肩膀使劲儿一耸,后边卫兵赶紧接住大衣,徐中将又钻进睡袋了。

天将破晓,斥候队和便衣组都来报告,日军前队已经开始向蒙城行动了,大队随后正在陆续出发,并派有后卫掩护。徐启明把双手摊开抖了抖,用眼睛看看副师长和参谋长,“肿么样?人家有准备吧?不能打。”罗长活和马拔萃互相看了一眼,羞愧地把头低下了。

好几千人坐在高粱地里等啊等,快到中午了,估计日军已经到达蒙城了,再等等。到了下午三点,蒙城方面有枪炮声传来了!徐启明一跃而起,把肩膀使劲儿一耸,后边卫兵赶紧接住大衣,“各部队准备行动!”

副师长、参谋长和三个团长都像挨了一棍子似的跳了起来,立正。“李瑞金率领本部潜行至蒙城之南约二十余里附近潜伏!记住一个‘潜’字,千万不可让日军发现。另外要注意再记住一个“余”字,离蒙城不是二十里的整数,而是二十、余里。记住了没有?”

“是!记住了!”李瑞金领命而去,待到“潜行”距离蒙城“二十余里”,部队刚隐蔽好,徐启明带着副师长、参谋长也在第二时间赶到了第一线。此时蒙城方向炮声隆隆,正在激战。徐启明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战况。大家屏住呼吸,十多分钟过去了,徐启明副军长终于把望远镜放下了,手摸下巴沉思了一小会儿,把望远镜往卫兵怀里一扔,“有点儿远,看不清楚。你们有谁带着天文望远镜没有?”

副师长罗长活、参谋长马拔萃互相看看,一起摇摇两个头,耸耸四个肩膀摊开四只白手套,都没带天文望远镜,罗长活和马拔萃互相看了一眼,羞愧地把头低下了。

没有天文望远镜,这个敌情就掌握不清楚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不知彼”如何打得胜仗?徐启明命令“派二、三组便探,分向蒙城内我守军作联络”——“知彼”去。

就在这侦察敌情的当口廖总司令的电报来了,“区寿年师急速赶到蒙城,归我指挥。”“Good News!”徐启明放心大胆起来,“把部队都调上来,等待区寿年来了好一并攻击蒙城之敌。别人家来了,咱们自己的队形还没展开,像什么样子嘛。”

“是!”副师长罗长活、参谋长马拔萃领命回去带部队。就在此时,日军大炮轰击、战车出动,开始向蒙城发起第一次进攻,蒙城方面一片混乱。徐启明看见天边升起硝烟、听见炮声隆隆,心中一惊,“咦!日军这就要进攻了吗?现在无有天文望远镜,敌情不明,这边如何是好?不如暂时撤退,先立于不败之地再侦察敌情,乃为万全之策!”

“撤!”部队翻翻滚滚后退,往回跑了一、二里地,炮声当然是越来越小,“啊哈!原来日军只是向蒙城发起进攻啊。”

这个——解——围?当然要解围!而且是要指挥区寿年的第175师一块儿进行!现在从150里外出发的区寿年还没来到,这个仗如何打?兵书有云,“多算胜少算不胜”,咱们先开一个战地诸葛亮会,研究一下。副军长徐启明、副师长罗长活、参谋长马拔萃,1、2、3,正好三个臭皮匠,嘀嘀咕咕搞出了两个方案。第一方案,咱们先打?嘿嘿,这个方案有考虑的必要吗?要想打,前天在支子湖早打了。那就第二方案吧,等区寿年来了一块儿攻击!

对!就这样办!等着!攥起拳头才好打人不是?“安营扎寨,今夜饱餐战饭。待得明日区寿年师长来到,三军与俺共破敌军!灭此午饭!”

一夜无话,不表;

第二天一天无话,不表;

第二夜一夜无话,不表;

第三天一早无话,不表;

第三天上午无话,不表;

第三天中午无话,不表;

第三天下午还是无话,但是得表了,那边儿蒙城的炮声已经渐渐停了下来。“咦!周元副师长与守兵似牺牲殉国!痛煞我也!”徐启明副军长痛不欲生,感从心出,赋诗一首,七绝,悼念周元——

军令如山誓死生,手提残卒守孤城。

纵然城破身全碎,已遏追师阻寇兵。

徐启明副军长念完诗还是气愤难当,“咦!区寿年误国!迟滞行动、巧避不前,实有贻误戎机之罪也!”徐启明副军长怒发冲冠,感从心出,赋诗一首,七绝,

责区寿年师迟误并自疚

 

连日交兵动敌威,始终潜蹑待良机。

自惭无力摧强寇,空望区师解敌围。

 

徐 启 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