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19 南线空虚 3

(2016-11-10 06:50:33) 下一个

   3119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三章 南线空虚 3

   

   第三节

 

10点来钟第1033团刚刚布置完毕,日军各种大小炮又开始激烈轰击。上次大炮炸得不够,这次多来点儿。一个多小时,打了一千多发炮弹。炮火一停,飞机也来轰炸扫射。东城墙上尘土漫天,啥也看不清楚,那就轰炸、扫射城里!

第1033团昨夜和今早的伤员5、600人无法后送,都收容在南门附近的学校里,药品缺乏,医务人员很少,治疗护理哪能到位?重伤的挣命、轻伤的呻吟,这个时候日军飞机扎下来一顿扫射、轰炸,血肉横飞,惨不可言,如同地狱。

将近中午日军火力准备完成,日军从东、南、西三面发起冲击!西面牵制,重点是东南两方面,兵力强大。先放烟幕弹,三辆战车冒着烟儿向东城、南城两方面的城下冲来,每辆战车上面拉着四、五名工兵,直冲城门。到达东门,工兵下车,拆毁城门洞的各种防御工事。城楼上的守军冒着炮火往下使劲儿扔手榴弹,把这些工兵全都炸死,又赶紧修复城门工事。日军战车、后方的步兵炮一起开火,沙包、城门板、铁丝网、石条等等都被打得粉碎、崩飞,城门洞穿城楼上守兵也被杀伤殆尽。日军炮火摧毁城门工事和守军就延伸射程构成弹幕,将守军前后方隔断,增援部队试了几次都过不去。

就是要这样一个效果!日军步兵一拥而上,越过东门城壕消灭了城楼上的残兵,爬上城顶攻入城内。凌云上率领特务排及搜索队,由东大街北侧,又令第三营残余兵力约两个排,由东大街南侧同时向侵入之敌逆袭。

这次日军占据房屋抵抗有利,守军冲了几次都不能驱逐日军,损失惨重,3营营长兰权牺牲。日军后续部队越来越多,只好展开巷战。

东门暂时僵持,突然南门方向枪炮大作,凌云上这边儿的葫芦没能按下又去按瓢,调转身子又赶到南门。日军小炮弹和掷弹筒榴弹纷纷落下,轻重机枪连续扫射,步兵纷纷将木条、门板搬到城壕附近,准备登城。南门守军是1营的一个连,新兵占三分之二,没有经过战斗,炮火中已经伤亡一半儿。炮火一停又看见日军步兵上来了,军心动摇已有溃散模样。凌云上大呼:“跟我冲上!”带领团特务排十余人冲上城头。

这个连的干部也纷纷大喊:“团长已先到城上,大家不要怕,快退城顶去!”团长带头冲大家没有不跟的道理,士兵又纷纷登城,此时日军正在爬壕,守军回到城头正好接着,手榴弹、步机枪猛烈袭击。日军立刻鸡飞狗跳,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南门算是稳住了。

左撑右支,各方面都很困难,到了此时凌云上已有放弃之意。据他自己的回忆录说,趁着战斗间隙返回指挥所,“电话查询各部队尚存弹药多少。各部队报告:步枪每支仅有弹药20余发,重机枪弹尚存100余发,轻机枪弹5、60发,手榴弹每班尚有4、5颗。”俺推测,这些东西是不需要一一询问也是知道个大概的。凌云上返回指挥所的目的其实是要向师长汇报战况,然后看看领导是个啥打算。

凌云上拟好了电报稿,译电员赶紧翻译准备发出。正在此时,东门危急!凌云上交代译电员一句“赶紧发出去”又带领特务排向东跑去。刚到市中心的十字街,就看见日军正在炮击东门附近的房屋,弹如雨下,房倒屋塌。日军战车五辆开路,摧毁守军东大街正面的防御工事,伴随步兵控制两侧房屋,守军无力抵抗步步后退。

凌云上又把守南门的1营调来两个班,在城中心的十字街建立防线,固守。安顿好这两个班,凌云上又向北跑,找2营营长李国文。2营的两个连作为团预备队已经消耗殆尽,此时2营长李国文正率领残存兵力正在抵抗。杀来杀去,中弹阵亡,士兵只能逐屋抵抗,各自为战。

凌云上看到此情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鼓励,然后返回小北门街的指挥所,一问,电报是发出去了,还没有回信儿呢。抄起电话问1营,看看南门怎么样了,电话也不通了。此时南门也快不行了,在此督战的谢团附也阵亡了。凌云上扔下电话,一个士兵跑进来报告,城中心的十字街阵地也被突破了!

这就崩溃了!东、南、北三个方向都是各自为战了!此时日军向指挥所前进,距离只有20几间店铺,凌云上只有30多人的特务排,赶紧占领附近街道上的沙包工事。手榴弹也没有,只能用机枪射击日军战车。好在日军的薄皮战车还有顾忌,不敢放胆前进,日军战车伴随步兵占领街道两侧铺户,洞穿墙壁,步步进逼,压缩包围圈。

到此地步凌云上也没有办法了,师长也不回电,副师长周元正在病中,那就自己下定决心,突围!“当此一发千钧的时候,考虑再三,下定决心,冲出重围,重整旗鼓,再图报国,若突围而牺牲,死亦光荣。

好气魄!凌云上下定这个突围的决心很不容易,因为师部昨天的命令是“第1033团务必坚持到援军出现,在援军未到达之前不要突围。”现在援军没有到达凌云上就要突围,明显是抗命。抗命就抗命吧,不抗命现在就没命了。问题是从哪儿突出去?

突围本来就是死中求活,日军包围就是一个都不留,自然是四面都要围上。凌云上仔细分析推测日军包围的薄弱环节。南面城门内外均被日军占领,不能通过,不行;北面涡河水深,不能徒涉,不行;西面城外也有日军占领,况且正是西归之路,虽然没有战斗,但是明摆着日军肯定在此埋伏,正在准备截击蒙城撤退的部队,要从西门走岂不是自己送上门去了吗?自己戎马半生,这点儿把戏还看不穿吗?这个当可是不能上,不行;那就只有东面了。东面日军已经进城,如果避开正面,绕到敌后,岂不是更安全!对!

北门外河边街的东端街口尚在控制之中,但街口外约四五百公尺处有日军轻重机枪正对着街口警戒。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就算是薄弱的了。如果冲过日军机枪封锁绕道东门后,这个方向的日军步兵进城了只留下炮兵,突围还是有希望的。

说干就干,凌云上命令部队继续抵抗,带着少校团附罗光炎和特务排,从指挥所的后门出来,绕到小北门附近,准备侦察敌情及突围路线,正巧遇到副师长周元和两名卫士也在此地。副师长周元的指挥所没有后门,前门被枪弹封锁,只好凿穿后墙,也来此地视察地形和战况。凌云上赶紧汇报战况,请示突围意图,“同意、同意、即刻行动!”

突围的信号今天早上就定好了,团附罗光炎打出信号弹,很快就集结了近百人的突围队伍,南城的1营营长贾俊优也赶了过来。南门放弃了,团部大部分直属部队人员被困在城南了。卫生队、输送连、通信排和步兵炮连的弹药队,一共大概300人,都是非战斗员。突回去接应?不一定合算。那就再等等?这个、能不能等呢?只好让他们自己突出来吧,突围的信号弹他们应该看到了吧?伤兵?这个伤——兵嘛?……

团长凌云上赶紧组织这不到100人准备突围。突围也不能一窝蜂撒丫子跑不是?咱们总是一支有组织的部队不是?总得有断后的不是?留下十几位士兵由二营一个连长负责阻击掩护,“其他人跟着俺,冲!冲出去就是胜利!”

突围的战斗部队总共有步枪兵40余人,驳壳手枪兵约30人,整理队形跑到河边街东端街口,准备行动。突然城头上的日军发现目标开始射击。凌云上指挥部队散开,手枪兵为第一线,步枪兵为第二线,利用麦地作隐蔽,一会儿匍匐前进、一会儿跃进,迅速向街口东面的小村庄接近。

这个小村庄有日军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步枪兵约三十余名。突围部队前进到手枪有效射程,步枪兵也上好刺刀,加入第一线,一起开火,随即跃起冲入敌阵。此时当面与右侧之敌,还有后方城头顶之敌,同时猛烈射击,弹如雨下,战士们纷纷被打倒。凌云上振臂鼓舞士气,高呼:“前进就是生路,后退、迟疑就是死路!”随着凌团长的口号,1营长贾俊优一路当先,步枪兵、手枪兵紧紧跟随,一起冲入敌阵,一阵乱打,日军死伤过半,剩下的四散逃命,缴获的一挺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十余支步枪,不能带走当场破坏,赶紧前进。

 

凌云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