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13 大战狼子湖 3

(2016-11-02 06:44:40) 下一个

   3113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章 大战狼子湖 3

   第三节

回归大概的正题.这个非常“大”的说法就是毛主席除了这次自己说的被捕之外,还有另一次,捉放毛主席的是樊崧甫,爆料人是陈鸿年、吴越,《九死还魂草》。

吴越的父亲吴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是上海市司法局第一法律顾问处民事组组长,当时兼任樊崧甫的秘书。在《九死还魂草》这个文字中,对于这个说法可是娓娓道来、绘声绘色。吴山先到川公路去看吴先生。吴先生已去樊崧甫家,而且最近“天天下班就到樊家去,都要到很晚才回来。星期日整天都在樊家”,于是作者又掉头去樊府。樊夫人挡驾,“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办,任何客人都不见。”好神秘、好紧张啊,真是吊足了胃口。

平日常来常往可是这次夫人还要上楼通报,奇怪啊奇怪。好不容易进门登楼,“只见樊、吴两位隔着写字台一人端坐一边儿,桌子上摊满了写得密密麻麻的稿纸。”吴山说了关于解放前当过上海市黄浦区区长陈佑华现在被捕的事儿,二人听了也是无法可想,因为政治问题是花钱也不能办的。既然不能办就先放下,作者就问最近樊公忙些什么,樊崧甫答道,“即便不是世界级绝密,至少也是国家级保密事件。我估计,这件事情,至少三十年之内,是不会公开的。”(既然密级这么高,那桌子上摊着那些东西干啥?还不先收起来?)

樊崧甫卖完关子就迫不及待地揭秘,管他秘密不秘密,还是把这个“世界级绝密”多告诉一个人吧,“就是半个月以前,一辆汽车在我家门口停下,进来两个高级军官,拿着中央军委的介绍信,没有通过任何部门,直接来找我,开口就问我当年在江西围剿中央苏区,是不是逮捕过毛泽东。……我以为世界上只有我和毛泽东两个人知道,是我们俩人之间的绝对秘密,……他们两个也不多说,只叫我把这一段故事如实写出来,他们过一个月再来取。……

接着,他就把当年怎么逮住了毛泽东,毛泽东又怎么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樊崧甫,最终拿他当老百姓发给路费放了的故事简要地说了一遍。

在这段描述中并没有具体的时间、具体地点,人员只有“世界上只有我和毛泽东两个人知道”,不过有个模糊的时间段,“当了中华苏维埃主席以后的事情……蒋介石在江西围剿中央苏区”。统共五次围剿,前面四场咱们都获胜了,这都是因为毛主席正确的战略战术指导咱们红军干的。虽然第四次围剿的时候,毛主席已经离开了工作岗位,但是毛主席的正确思想还在起作用,当然也有人说是因为国军部队都忙着北调去长城忙着抗战去了。不过到了第五次围剿的时候,毛主席正确思想的药劲儿消退了,结果咱们红军的病就没治了,就不行了。

五次围剿,开始于1930年11月,止于1934年10月开始长征开始。头三次毛主席都是胜仗的指挥官,当然不可能被俘,而且这三次樊崧甫也没参加。再有毛主席是在1931年11月7日当选的苏维埃主席,也就是第三次围剿之后的事儿了。到了第四次围剿,毛主席遭排挤、受打击,离开第一线工作岗位,但是保留了苏维埃主席这个没啥用的东西,住进了瑞金武阳山区的一个山洞,开始养病。

1932年11月,毛泽东和贺子珍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毛岸红。小家伙很可爱,给毛主席带来很多欢乐,这对养病是很有好处的。如果说樊崧甫抓了毛主席,那只有这个兵力空虚的时候了。

但是兵力空虚也并不是只有贺子珍一个女战斗员,也是有秘书、医生及警卫班的,如果被俘,那只有把这些人和贺子珍全都杀了才能“世界上只有我和毛泽东两个人知道”,当然国军方面出动的只有一位中将樊崧甫,否则樊崧甫还要杀自己人,这就不合适了——出动“海豹突击队”抓了毛主席,再把“海豹突击队”全杀了,然后再放了毛主席,这个事情不知该如何解释。况且,毛主席被放了之后,如何解释秘书、医生及警卫班连同贺子珍全部被杀,这个也做不到啊。所以讲,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在双方都是过不去的。

既然杀人解释不通就不能杀,那只有樊崧甫单人匹马潜入苏区,先脱光溜溜涂满驱蚊剂、接着换上polypropylene材料制作的内衣,再穿上吉利服,面部涂上油彩、蒙上面纱、左手戴厚手套、右手戴薄手套、戴好护膝护肘、装上尿袋、铺好18x18英寸的粗麻布、摆好指北针、风速计、温度计、打开数码录音笔、披好斗篷、伪装网,埋伏在毛主席居住的山洞附近,趁着毛主席一个人出来的时候,抓住他!当然也不一定非得毛主席一个人的时候,如果毛主席抱着孩子也可以抓。因为毛岸红还小,只有2、3岁,还听不懂人话、说不清,风险不大。

然后俩人会谈,当然先是审问,然后位置颠倒,樊崧甫被教育,放人,收拾好18x18英寸的粗麻布、指北针、风速计、温度计、数码录音笔、斗篷、伪装网、护膝护肘和尿袋,埋好食品包装,然后各回各家。您说说,北路军第3纵队指挥官兼第79师师长的樊崧甫樊师长,您来干嘛来了?

当然,樊崧甫告诉作者这个秘密不是为了当时就公布的,而是“万一你们被杀,也好有个人知道是为什么被杀的。”当然没事儿就不能说,定好日子,要保守这个世界级的秘密30年。时间到了就可以随便了,也就不需要维基解密了。

很明显,作者的这段描述是靠不住的,但是为什么还要这样写呢?吴越早已成名成家,而且年高德重,不会故作惊人之语的,这确实令人感到奇怪?

吴老先生的博客很有内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从博客和其他文字来看,吴老先生绝非人云亦云之类,是很有一定独立思考的。俺私下猜想,这个故事也是吴越听别人转述,并非亲眼所见的第一手资料,未经仔细推想就采信,是不是吴老先生有点儿用力过猛?

如果不是用力过猛,是不是就没有这个第二次被俘事件呢?是不是另有所指呢?唉!就到这里吧,不管了。有机会当面请教就是了。

反正樊崧甫一直活到1979年,中间咱们自己风波不断,但是并没有怎么影响到这位老人,让他有了一个幸福的晚年,幸甚。樊崧甫好酒,脾气暴躁,并不是学问高深、人情活络、夹着尾巴的人,所以这个一生平安,也成为了作者认定樊崧甫捉放毛主席的一个推测依据。毛主席啥人啊?伟人!伟人还能不报恩?不过,吴越的这个推测缺乏革命基础,报恩之说放在无产阶级革命家身上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是把无产阶级利益放在第一位的,阶级不同还要划清界限不是?所以俺猜想,樊崧甫平平安安后半辈子,是不是因为身在洪门的缘故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