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099 六路合围 7

(2016-10-12 06:33:27) 下一个

   3099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八章 六路合围 7

   第七节

刘斐在《回忆录》里提出的这个方案当然是事后所写,多多少少有点儿事后诸葛亮的嫌疑。不过刘斐是个很聪明的人,在人事、政治上都有很好、很针对的见解。1936年两广的“6.1”儿童节造反行动前,刘斐就让李宗仁要么打出抗日的旗号、要么就准备好棺材板子;“台儿庄大捷”刚一发生,刘斐就立刻意识到是个机会,让李宗仁紧紧抓住这个难得的历史机遇,好好宣传宣传。在后世,更是及时弃暗投明,参加了开国大典。虽然是革命不分先后咱们不计较,可是李宗仁总还是跑得慢的太多了不是?所以讲,李宗仁还是应该听刘斐的——无论是打仗还是投敌。

刘斐的这个方案是符合战法的,无论什么时候,机动力量一定要大大大于守备力量。可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这个方案也会失败的,当然程度要轻得多。因为,如果守备兵力少了,那就干脆守不住;打,就是再强大的机动兵团,也不能短时间内彻底解决当面之敌,那么日军就会增援上来,就成了打不动,因为咱们的攻击力、机动力都很有限。

刘斐的方案基础还是决战,而决战的基础是力量,问题是咱现在就没有这个力量啊!

不过人家军令部让决战那就决战好了,咱们也拦不住。刘斐把这个方案报给蒋委员长。蒋委员长从善如流、自然同意,形成“军令部作战计划”,4月21日下达第5战区。从这会子开始,刘斐就着上急了,天天打电话催问第5战区的执行情况,预备队和机动部队抽调出来没有啊?啥时候能抽出来啊?战线啥时候能调整到运河啊?

“调整到运河?那运河北的台儿庄还要不要了?国际视听所在!面子工程!面子工程都不搞了还有啥搞头?胡闹!”

李长官心里反感还在其次,主要是顾不上这个“军令部作战计划”了,忙着呢。现在日军的部队渐渐都上来了,战斗区域渐渐扩大。日军不断进攻,如有空隙就穿插,没有空隙就再找地方试探进攻。例如月初,第5师团进占郯城欲向西发展,结果撞上了第59军第180师的强硬抵抗,随即回头攻占临沂,从向城再向西进。

如此前线各处都有战斗、处处有枪声,李长官只好把部队不断派上去,添补空挡和展开阵线。有个术语叫“延翼”,就是像鸟一样把翅膀展开。李长官现在搞的就是和日本人比赛,“你不是想找俺的侧翼准备包抄嘛,俺就再往外扩展。你还往外,俺也往外!你还……”如此李长官就把翅膀越展越开——“延翼竞赛”!

比赛的结果就形成了一条很壮观的战线!从西侧的白山开始,獐山、峄县南部、兰陵镇、向城东南、沂河码头镇、郯城。

行了,就到此结束吧,再往东就掉进海里了。刘斐对此很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笨的东西,可是李长官自己很欣赏这个毫无机动性的笨东西,“我命令周、李两军自台儿庄向东延伸。因此时矶谷残部尚死守峄县待援,敌板垣师团已舍弃临沂战场而向西挺进,与矶谷会合,企图对台儿庄卷土重来。我周、李两军向东延伸,正拊其背。

正拊其背”!眼熟不眼熟?“待我方守军在台儿庄发挥防御战至最高效能之时,即命汤军团潜行南下,拊敌之背,包围而歼灭之。

哈哈哈,再来一次“拊背”活动!记得有首歌好像是日本的,“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看哪大家都一齐拍拍手”,然后是跺脚、拍肩膀、拍手啥,日本人这次如果让李长官再拍一次背,估计是幸福不起来了,姓曾吧。

问题“拊敌之背”拊不成了。咱们也搬搬正经的兵书,《孙子兵法》言道“战胜不复”——胜仗是没有重样的!

《孙子兵法》?这个、这个“李猛仔”哪里能知道?还是走老路,建立防线准备“正拊其背”。要是从微山湖算起,这条战线长度是300里地,华里,换成公里是150公里。这要是“拊背”拍上一家伙可是够日本人喝一壶的了。

咦?150公里?好眼熟的数字耶!去年黄紹翃在山西娘子关就要搞一个150公里的大防线计划,当然由于主客观因素和日本人不配合就没搞成,结果造成太原会战全面失利。

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个150公里幸运数字大防线计划竟然在山东也出现了!还是38线规模的!过了半年多竟然一点儿都没变样!你看看人家桂系是咋整的?保质期就是长嘛。

上次黄紹翃在山西没搞成是因为兵力不足,就把兵都撒出去也站不满150公里,这次在山东可是不一样了!第2军、第13军、第22军、第30军、第40军、第42军、第46军、第51军、第52军、第59军、第60军、第67军、第75军、第85军、第92军!(注:按姓氏笔画排列,排名不分先后)

40多万人!

哈哈哈,这下子怎么也是足够站满150公里了!

其实150公里的防线根本就不是防线,这种重点不突出、小起伏丘陵地带、几乎平铺的防线,日军集中力量突击一两点哪儿能突不破?过长的防线根本没有防御作用,比如长城,自古只是边境线,而不是防线。只能防止极小规模的进攻,主要作用就是防止偷渡、走私买卖啥的,正儿八经的进攻是一次也没有能够防住的。

总算是枪林弹雨里爬出来的,“李猛仔”也不是白叫的。第139师师长黄光华的一份稍显夸大的电报就让李长官清醒过来了,立刻放弃了这个150公里大防线计划,命令部队后撤。其实也不能光怨黄光华,日军已经进占郯城,防线的一头已经靠不住了。

一声令下,前线翻翻滚滚撤下。一边下令撤军一边给委员长发电报要援兵,要搞“在此一举”,“拳头收回来打人才更有劲儿”不是?4月17日,汤恩伯率领第20军团一下子后撤30多公里,到了邳县,前线阵地为邳县北部的连庄山。孙连仲也撤到了台儿庄以北扎下阵来。

拳头是收回来了,可是李长官立刻敏锐地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日军再从临沂出发向台儿庄增援肿么办?那样的话,就搞不成“矶谷师团长”孤军南下的态势了,日军就成了两路夹击了,那第2次“台儿庄大捷”就无论如何也搞不成了。

上次是第59军和第3兵团在临沂拖住了日军,而现在,临沂是保不住了,那掐断临沂到台儿庄的大路,效果也能达到让日本人孤军南下的倒霉状态。对啊!就这样办!

原先在向城防守的第139师向东支援临沂去了,而现在南线平安无事,部队在南边呆着实在是浪费,那就把驻扎固镇的第51军调上来吧。于学忠就把防务放心地交给了日军机械化集团的克星——李品仙付司令长官,带领部队坐车北上。

问题是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上次临沂大军激战日军并不占优,南下很费劲儿,而这次,临沂已经陷落了;再有,上次是汤恩伯的第20军团在抱犊山待机,日军从临沂南下是往口袋里钻找死,而这次,汤恩伯已经后撤了几十里地了,第51军再去兰陵镇就是孤军了。而且,第51军第113师第339旅第677团和军属山炮营已由旅长梁忠武带着增援临沂去了,现在部队手里没有重武器!

没了就没了吧,第51军坐火车在台儿庄下车,计划的是下车集结后再向北开进,没想到在火车上就接到命令了,“准备战斗”。于是部队到了一部就向北开进一部,抓紧时间上战场吧。

第113师第337旅第673团是先头部队,到了兰陵镇找到自己的阵地,并无敌情,“真是的,着啥急啊?这不是还静悄悄的吗?”部队放松警惕、疏于防范。日军在夜里突然发起进攻,也不是什么大部队,可是黑灯瞎火、地形不熟,第673团混乱不堪,损失很大。好在后续部队不断开上来,到了也是接火,总算日军兵力不强,防线还能撑得住。

就这样不温不火打了几天,第51军都上来了,也都占领阵地了,也就出现了动摇的迹象,出现了散兵,这就是失去控制的兆头了。4月21日,日军开始正儿八经的进攻!飞机大炮战车一起上!到了中午,第51军第1线阵地被突破,两个小时后第2线阵地被突破,全军崩溃!部队撒开腿儿就往后跑,日军压住阵慢慢追击。

溃兵乱跑,于学忠到现在也没办法了,自己找了把大刀,带着1班人,在运河北岸站着,看见逃兵就砍头!“那大家就绕着跑呗,军长还能追上咱不成?”

战区长官部并不知道这个事情,“好几天了,第51军守得还是不错的嘛。”于学忠没有报告自己防线崩溃的事情,这个无论如何都是犯罪了。如此长官部也就不知道,这也充分说明第5战区对战局的掌握很差劲儿。

第51军崩溃,日军要是直接追击南下就可以直达邳县,截断陇海路,对徐州实现对东包围,也可在邳县右旋,攻占徐州南部的宿县、符离集,这样也可截断徐州南线。当然,汤恩伯的第20兵团已经撤到此地,也可一战,但是在运河北边与日军搞“在此一举”的决战战场就失去了!台儿庄早已在日军背后了!

不过李长官的运气还是很好的,这时候卢汉率领第60军增援上来了——徐州会战最激烈、最惨烈、最壮烈、最轰轰烈烈的战斗——血战禹王山!

注:受业于国学大师梁启超、又曾师从法国史学权威马第埃教授、学贯中西的“世界级学者”、“东方讲史第一人”的黎东方大师在其《细说抗战》中说,“四月四日,西边的三十师,由军长田镇南率领,反攻南洛北洛;一一○师也同时反攻了泥沟。东边,守禹王城的独立四十四旅遇到了强大的敌军部队而失去了几处高地。卢汉的六十军此时到达了战场。它派了两个师来救独立四十四旅,未能救成。”真是天雷滚滚啊——这段话基本全错,其中第60军的描述实在是《细说抗战》中诸多硬伤中的典型代表,时间错、事件错,属于硬伤中的战斗机,不过这种战斗机黎大师搞了不少架——飞机少了还是大师嘛?——不过你想当大师自己去当好了,干嘛要胡说?

本人虽然对砖家、叫兽不敬而远之,不过也没有差劲儿到故意去揭人家的短,实在不愿第60军的血战让砖家、叫兽们胡说埋没,特意点出“大师”的错误,让我们记住真正的英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witshanghai 回复 悄悄话 chinese killing more chinese....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