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025 台儿庄真相 6

(2016-07-15 06:31:35) 下一个

  3025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六章 台儿庄真相 6

  第六节

去年刘峙从保定败退,叫委员长给撤了职,部队解了散,所遗第2集团军的番号就给了孙连仲。孙连仲就从第26路军团长变成了第2集团军总司令。番号给了,部队一时凑不齐,在娘子关损失也很大,调往河南休整了3个月了,只是把老部队3个师补充好了。下辖是2个军,第30军田镇南,下辖第30师张金照,第31师池峰城,第42军冯安邦,下辖第27师黄樵松,独立第44旅吴鹏举,共有兵力24000人,张自忠的第59军差不多有30000人。这个集团军不如人家1个军的人多。在指挥上,在现阶段军一级是多余的,孙连仲一般都是直接指挥到师。

第2集团军步枪大多是汉阳造,每连有轻机枪3挺,每营有重机枪3挺,团有迫击炮4门。其中第27师为调整师,是按照德国军队建制整编的,进行了现代化调整,拥有炮兵团、工兵营、通讯营、辎重营、特务营、骑兵连、小炮连、探照排、卫生队等师直部队,人员武器相对较为充足。编制是现代化的,不过武器还不行,自然也谈不到现代化作战,大刀还是必不可少,就是这样,在第2集团军的3个师里战力也是最强。全国搞了20个调整师,按照条例,调整师满编18000人,现在第27师还远远达不到这个数字。

第2集团军3月18日在河南接到作战命令,第31师打头赶赴第5战区战场。第31师“副师长”屈伸于19日夜先到徐州,晋见李宗仁。李宗仁立刻下达作战任务,“沿韩庄至台儿庄运河布防后向峄县之敌攻击前进,敌如出而迎战,应尽力堵击,迨汤恩伯军团进击敌侧背后,全力压迫敌人于微山湖聚而歼之。敌如固守待援,应尽力牵制、监视敌人,掩护汤军团攻击歼灭枣庄之敌后,再回师合击峄县日军。为协同方便,暂归汤军团长指挥。

这应该是接到了徐祖贻临沂大捷后的想法,李宗仁准备“立空前之大功”了。这个命令应该是下达给第2集团军全军的,而不是单单给第31师的。韩庄到台儿庄100多里地,让一个师去防守这样一条战线,而且布防后还要“向峄县之敌攻击前进”,这对1个师来说是完成不了的。李长官的本意是把第2集团军的主力控制在徐州正面,长官部的安全第一。要是战区司令长官被日本人搞去了,不论是对国家还是对家庭来说,都是损失啊。这样,李长官就给第31师压压担子。“年轻干部就要压压担子,压一压成长得快嘛。”第2集团军还没有到全,第31师担起来先——

第31师只好沿河撒开,从东头台儿庄一直撒到顿庄闸。21日,第2集团军接续开到第5战区,池峰城到达前线,调整部署,第91旅第181团守台儿庄北站,第182团在运河南岸驻守;第93旅第186团守台儿庄,第183团前出,进占北洛。

第31师的部队刚刚布置好,汤恩伯、关麟征率领第52军向兰陵、向城进发,路过台儿庄,汤恩伯再次重复第5战区长官部的意图,“贵师任务重大,务需努力堵击敌人之南进,军团在贵师与敌接火后,当不顾一切,马上抄袭敌之侧背,协力夹击敌人。

以上汤恩伯的这句话出自第31师“副师长”屈伸的回忆,他忽略了第31师向北、也就是向峄县攻击的任务,以下也是。俺认为这个情景会话的还原,是从事后的结果导向原因的,是想说明汤恩伯行动消极,差点儿耽误了“台儿庄大捷”,这段话并不十分可靠。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些问题的。

屈伸这段话“并不十分可靠”的推论还有一个“旁证”,就是屈伸自己。屈伸在《台儿庄大战纪实》这篇回忆里,自我介绍为“31师副师长”,这个嘛,有点儿意思。

实际情况是屈伸此时为第31师上校参谋主任、代理参谋长,差着一点儿相当于“副师长”,其实第31师另有副师长,第93旅旅长康法如兼任这个“副师长”,还有一个“师附”王冠五,这个咱们后文再说。康法如1932年即为第93旅旅长,1936年升为第31师副师长,1936年10月升少将衔,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屈伸,自1934年起历任第31师人事科中校科长, 教育营中校营长,辎重兵营长,此时为代理参谋长,在一起都两三年了,“师人事科中校科长”肿么会搞错“副师长”这个事情?

台儿庄战斗时,池峰城指挥部在城外,而前线指挥官即为第31师副师长、第93旅旅长康法如,3月30日在台儿庄内遭空袭负重伤,肚破肠出,随即又遭轰炸昏迷,退出战斗送往武汉就医。

这些事情屈伸在《台儿庄大战纪实》提也没提,直接让这位真正的前敌指挥官消失,自己充任“副师长”,这是为什么呢?

屈伸的《台儿庄大战纪实》收录在《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编审组所编的《徐州会战》一书内。此书有个此编审组自己所写的出版说明,这个出版说明的日期为1985年8月。屈伸的《台儿庄大战纪实》和此书其他文章一样,都没有注明具体的成文时间。不过此书的出版说明里有一句话,“五、由于时间仓促和和编者水平有限,加上本书作者多年事已高……”由此推断,此书大多数文章应该在1980年前后所写。

屈伸于1981年去世,哎呀呀——你说说,俺的推断咋就这么准尼?这又是《匝瑜定理》“伟光正”的又一例证啊!不跟着走都不行啊!

写这个文章的时候,屈伸已近末年,此时再把自己的级别从“代理参谋长”提为“副师长”,有何意义呢?

唉——啥都是有原因的啊!1941年康法如为第1战区长官部少将高参,抗战胜利后,康法如离职返归原籍,1947年1月除役。1948年秋康法如谢绝了朋友去台湾的建议,留在家乡迎接解放。1951年夏,康法如死于镇反,终年五十二岁。

康 法 如

原来引用的照片,似乎是董振堂。

多谢书友timblandnn指出,又找到上图,大概是了。

屈伸,1939年夏起历任第30军司令部参谋处处长兼第30军直属团团长,第30军干部训练教育长兼兵学研究班主任。抗战胜利后,任北平第五补给区司令部少将主任兼天津荣军院院长。1947年9月,“北平谍案”发生,受到牵连离开北平,回到老家西安,随即转任第七补给区司令部少将办公室主任。1948年,曾随十八兵团贺龙司令员入川做策反工作。返回西安后,进入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新中国”成立后,任九三学社西安分社宣传部副部长。1958年被划为右派分子。1979年3月借着“右派平反一风吹”的大风得到平反(三中全会后给右派平反,实在是头疼。当初也不知道搞了多少右派,有的说55万人,有的说一百万,这要是一个个甄别平反,猴年马月也搞不完,干脆一风吹了算球了),恢复公职,任陕西省文史馆员,1981年10月22日,病逝于西安,享年70岁。

屈 伸

让一个刚刚被各种风吹得晕头转向的二十年老右派写一个镇反分子的抗战事迹,这个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所以讲,屈伸在这个问题上责任不大,咱们搞清楚了就算了。当然,再看屈伸后面所写的,大家打打折扣就好了。

言归“正传”。

汤恩伯的这段话反映出一个信息,在这个时候,第5战区还没有搞清楚日军目的,日军一部占领徐州正北方的韩庄,过了运河就可以直扑李司令长官的卧室。另一路日军向东发展,连续占领枣庄、峄县,似乎转移了进攻方向。第5战区还是认为日军要南下的,台儿庄只是可能的一个渡河地点,不过实在是迂回得过于远了。

随后汤恩伯又指明第31师现在归于关麟征第52军指挥。

第31师“副师长”屈伸有点儿不放心,追着问了一句,“我师与敌接战后,贵军究竟能在多长时间挥军南下夹击敌人?我师守台儿庄最低限度须坚守几日?

这个话有点儿显得第31师底气不太足。要是一般的请示任务只问坚守几日好了,先问了一句您多长时间能来,屈伸露怯了。

关麟征当然听出来了,“贵师与敌接触,枪声一响,我们马上就能回援,按距离最多不出1日定可回援。贵师坚守台儿庄能坚持3日即算完成任务。

这个话就有点儿安慰的意思了。按照后来的战事发展,也按照一般的战斗规律,第31师应该在台儿庄多坚持、多消耗日军,这样第20军团在日军背后抄袭的战果才大。

汤恩伯、关麟征道别之后,第31师还是要执行李宗仁的命令,“沿韩庄至台儿庄运河布防后向峄县之敌攻击前进。

池峰城于是派出部队,以骑兵连为前锋,向峄县搜索前进,以第183团登峰队为前兵,在骑兵连后跟进。第183团1营为前卫,团主力再跟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匝瑜 回复 悄悄话 多谢。是的,两个说法都有,俺也偏向董振堂,不过查不到别的了。你要是有、或者别的书友能提供就太好了。
timblandnn 回复 悄悄话 照片好像用错了,是董振堂的, 原西北军将领,参加红军并殁于西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