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2036 张学良该不该杀?2

(2016-05-27 05:30:45) 下一个

《血壮山河》之2036 张学良该不该杀?2

此时张学良的吸毒时间已经有7年多了,毒品舒缓了职场压力可是严重了伤害身心。平时是精神恍惚,骨瘦如柴,满脸都是吸毒者特有的帅呆酷毙的麻木表情。胳膊由于注射的次数过多,已经全是针眼了,部分肌肉也都僵化了,连针头也插不进去了,心肺功能也已经开始受影响。

胳膊上都扎不进去针怎么办?日本人的压力还在啊?这个职场压力如何舒缓?那只好再用一点儿海洛因吧。吸食海洛因的人是几乎无法戒掉的!吸海洛因上瘾就等于判了死刑。好在后来竟然戒掉,而且活了100多岁!这也真是怪事,要是年轻的时候不这样折腾得活多大岁数啊?

没关系,吸毒就吸毒,能对付日本人就行,说不定可以“以毒攻毒”呢。说起对付日本人,张学良自己认为还是有把握的,要不天天吸毒岂不是白吸了?把宋子文忽悠走,蒋总裁也知道张学良一贯是这个样子,总是自己的干弟弟,盼着能帮自己一把,还是给汇来了50万元。

张学良拿手指头弹着汇票有点儿委屈,“这哪儿够?到底还想不想打日本人了?”

蒋总裁当然想打日本人,就赶紧再汇了200万元。“凑乎吧,就这点儿钱那就凑乎打一打吧。”张学良还是用手指头弹了弹200万的汇票勉勉强强塞进兜里,带队出征!

这经济问题一来二去三磨蹭,就到了1933年的2月19号了,张学良开始部署热河抗战。“打回老家去!”这个口号是一直不变的,一开始是东北军自己用这个口号给自己打气,结果越跑离着家乡越远,自己也就不大提了。到了后来“西安事变”的时候,红军又把这个口号翻了出来给东北军打气。

无论如何,这个2月19号是“恰到好处”的,或者说是“火烧眉毛”,因为关东军在两天前、2月17号就已经下达进攻热河的命令了。

不过呢,先下手为强是外家功夫,张学良练的是武当内功,讲究的就是后下手为强!“后发制人、四两拨千斤懂不懂?”不懂就谦虚点儿,一边儿看着好好学去!“不抵抗”就是内家功夫——讲究“后下手”的最高境界不是?

根据哲学理论,啥时候“人的要素都是第一”的,“张大公子”先把部队布置一下先——

张学良现在指挥三种部队,第一种是孙殿英第41军,2万多人,还有从东北退过来的各部义勇军5万多人的残部组成的所谓挺进军,组成第6军团。这个挺进军大多都不是正规军,经过简单训练,发了一些步枪、手榴弹就行了。第二种是汤玉麟的部队,总共一个师、四个旅,是2万多人,编组为第5军团。

“第5军团、第6军团立即开赴热河北部。”放到第一线,先让他们顶一顶再说。

第三种是自己的嫡系、第4军团,军团长万福麟,是东北军的主力部队,有6个师,1个炮兵团,4万多人,主要驻守热河省中部的重镇凌源、凌南一带,“第二线也很重要麽!”

总共算下来大概13万人,人数不少,可是除了东北军嫡系第4军团和孙殿英第41军之外,别的部队都很成问题。第一,汤玉麟的军队很不可靠,估计大部分都随时准备倒戈,倒戈的时间以日本人的表为准;第二,义勇军余部的战斗力很差,打打游击还凑乎,这打阵地战,那是万万没有希望的。

“没似的、没似的。”张学良的军情判断结论是没问题。当时关东军准备进攻热河的部队是第6师团、第8师团两个精锐师团,将近5万人。再有就是伪军,张海鹏、刘桂堂等部5万多人。“这才10万来人,俺这有13万呢,不打紧,可是够用了!”东北军主力的第1、2、3、7军团二十多万部队就不用来了,留在平津察绥一带作为预备队好了。

要不说张学良厉害呢,2月17日关东军下达进攻命令,咱们拖上两天到了19日再做部署也不晚,为啥尼?嘿嘿,这就是为将之道了!天文地理自然是必修课,国际形势也是必考内容,这些要是不提前准备岂不是白丢分?张学良事前准备了,国际形势了解的是门儿清,这次就得了满分!

这个时候,国联正在开会最后讨论《李顿报告书》,是国联派工作组来到东北调查组的报告,日本人决定还是等到国联有了明确态度以后再作战。

日本人一边等一边着急,2月23日,日本领事上村向中国外交部面交备忘录,进行最后通谍:要求中国军队撤出热河,否则难保战局不及于华北方面!中国当然严词拒绝。

2月24号,国联听取了《李顿调查报告》,对是否承认日本侵占中国东三省进行投票,国联投票嘛当然和咱们一样,都用的是最民主的无记名投票。既然是无记名投票,那就无论如何也要投自己一票!不投白不投、白投谁不投?反正也没人知道,说不定自己这一票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很快,结果出来了,42票对1票!于是国联宣布拒绝承认满洲国。日本人气坏了,这个不承认的结果倒是有心理准备,可是承认票竟然只有这个1票!真有点儿当众脱兜裆布的感觉,太伤自尊了!“他娘的!不干了!什么国际法、历史证据,俺占了就是占了!退出国联!”关东军早等着信儿呢,司令官武藤信义一声令下,全线进攻热河!

那就打吧!反正“张大公子”已经布置好了,谁怕谁呀?

开打!

不出所料,汤玉麟的很多部下早就和日本方面达成协议了,就等着投降日军了。驻防开鲁的汤部崔兴武第7骑兵旅,装模作样的和日军打了一下,随后驻防开鲁的一个团长李守信打开城门投降,另外两个团逃走,逃走也没跑远,稍后全旅投降日军!李守信是大日本的“好同志”,以后自然得到重用。

 

李 守 信

驻守重镇朝阳的汤部第107旅一个团叛变投敌,“没好处谁投降啊?”当然得有好处,团长要的条件是一个日本老婆,这太简单了,随便找个拍AV的就行。这位团长迎亲完毕未等入洞房,送新娘子的娘家人就逼着立刻投降,于是新郎官儿一面下命令投降、一面钻进洞房。第107旅措手不及阵脚大乱,仓惶撤退!

没有投降的部队就四散跑吧,破坏公路、桥梁是谁也顾不上,日军机械化部队沿着大道几个小时就赶到热河中部战略重镇凌源。

“张大公子”是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仅仅不到1天的时间日军就从朝阳打到凌源!汤部竟然败得如此彻底!

另外让“张大公子”没想到的是,东北军竟然也不甘落后,比汤玉麟的部队败得一点儿也不慢!守军第130师立即溃退,放弃凌源。

这都是这场“热河抗战逃跑运动会”的达标成绩,只是及格还并不突出,现在就向大家隆重介绍另外两位优秀选手!当然,好的成绩领导是功劳排第一位的,要不然缺了领导的指路,选手在奥运会的跑道上跑错了方向算谁的?排第二位的功劳大概就要、是不是能轮到选手自己了吧?这次“热河抗战”中东北军的两位师长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第108师师长丁喜春、第119师师长孙德荃就是榜样!

东北军的这二位师长各自拥有妻妾一打儿以上!这也没办法,老大“东北大公子”就有这个爱好,看上下属的老婆就上。“他们自己也知道,可是不敢说。”到了九十多岁还是津津乐道当年“勇”。二位师长多准备些妻妾也是工作需要,不知道现在的小三是不是也有这种工作上的责任?

领导需要当然是工作的重中之重,可问题是别说是师长的工资、就是军长的工资也实在是养不起这叽叽喳喳的一打儿妻妾!那只好想一想“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办法吧。“行军费”、“伙杂费”、“马干代金”、“副食代金”等等等等吧,底下当兵的能省就省吧,尽量不发或者只发一丁点儿。平常这样在军营里还好约束,到了这会子,往前线一开就开始扰民,炮声一响自然一哄而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静净 回复 悄悄话 张学良真实千古罪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