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2025 济南夜话 1

(2016-05-17 07:33:24) 下一个

2025 第二部 冤杀韩复

2025 第二部 冤杀韩复榘 第四章 第5战区 第四节 济南夜话 1

第四节 济南夜话

1937年11月28日,第5战区正、付司令长官谈了一宿。谈什么尼?李宗仁是这样回忆的:韩氏一见我便问,“长官,你看我们抗战有把握吗?”

胆小如鼠、畏敌如虎、灰心丧气、全无定见!竟然这样不成器!

光说李宗仁军事家的大将风度那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李司令长官还很善于作思想政治工作,属于军事、政工一肩挑的全能选手。李司令长官兼思想政治工作者不慌不忙,拿出匝瑜给寄来的书,先打开第1本,《论持久战》,挑亮油灯,就在这黄亮的窑洞里(打住打住,济南千佛山有窑洞吗?乱弹琴!美工、布景!赶紧搭一个窑洞!唉!木有窑洞这个气氛还真出不来!)李长官从第1页开始讲起来了……

……李司令长官微微笑着,拿起缸子喝了一口水,点点头,搓了搓那双温暖的大手,点上一根香烟,大大地吸了一口,拿起书来又开始……微笑、缸子、喝水、点头、搓手、吸烟……韩复榘的眼珠子就跟着李长官的动作打转——微笑、缸子、喝水、点头、搓手、吸烟……

好了,思想通了!韩复榘这下子可是想明白了,赶紧要过李司令长官手里的书,侧着身子,借着油灯的光亮,双手捧着,仔细看着封面,四个墨写的大字金光闪闪,嘴里轻轻念着,《论——持——久——战——》!(俺一直就没搞清楚,墨汁儿写的字儿肿么就搞成金光闪闪了,是对联吗?)

思想通了就是一通百通了。韩复榘是基本通了,就差一点点儿了,就那么一点点儿了!追着李长官问,“持久战就持久战吧,那得持久到啥时候尼?李长官你看啥时候能胜利尼?”

李司令长官兼思想政治工作者不慌不忙,拿出匝瑜给寄来的书,再打开第2本,《第二次世界大战简史》(高教版),挑亮油灯,就在这黄亮的窑洞里(打住打住,济南千佛山有窑洞吗?乱弹琴!窑洞咋还没搭好?!),李长官从第1页开始讲起来了……

……李司令长官微微笑着,拿起缸子喝了一口水,点点头,搓了搓那双温暖的大手,,点上一根香烟,大大地吸了一口,拿起书来又开始……微笑、缸子、喝水、点头、搓手、吸烟……韩复榘的眼珠子就跟着李长官的动作打转——微笑、缸子、喝水、点头、搓手、吸烟……

这下子可就全通了!原来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一部分!要胜利就都胜利,要失败那就……行啊,那也挺好的,有帮手就好。“那李长官您说的这个欧——战,啥时候开打尼?咱们可是急着需要帮手啊?”

韩复榘你要明白,要摆正位置,领导嘛,不是啥问题都会告诉你滴。关于开战日期,李宗仁就没有把希特勒和斯大林商量的日子告诉韩复榘了,这大概也是一种思想工作方法吧。

果然,成绩斐然!李司令长官一宿的思想工作,就把这个想到天津找日本朝鲜军司令投降的韩复榘给搞定了。

“我们在济南分手的时候,韩复榘对时局的看法,便完全以我的这番话为依归。”这是绝对没有疑问的,你李宗仁要是把《第二次世界大战简史》(高教版)给希特勒讲一遍,希特勒也会“完全以我的这番话为依归”的!

他也认为抗战是长期的,有前途的,汉奸是当不得的。”这样看来,李司令长官的思想政治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如果真的如此后来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不过,李长官也对这次思想教育做了检讨,“但是,他那愚而好自用的简单头脑终于害了他。”这就怨不得李长官了,不是思想政治工作没做好、没做透,而是韩复榘自己的脑子有问题,“”、“简单头脑”,智商低呀。

接着丑化!

好了,李司令长官一晚上的思想政治工作总算把“二傻子”韩复榘训成了“三孙子”!

总而言之,在这本《李宗仁回忆录》里,在初冬的这一晚上,李司令长官是把这两本穿越来的书都讲了一遍,把这次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过程,讲的是那个清楚!至于开战日期,那是实在、实在没办法写到当时了,只好让韩复榘自己猜这个哑谜去吧,不过也用不了两年,答案就会很快揭晓。至于其他的,能写的可是都写了。就像算命先生,能说的都说了,就是具体日期,那是死活也不告诉你的。

嘿嘿,看来,桂系的“诸葛亮”可是真不少,白崇禧、黄紹翃是小诸葛,这位李代总统是个大诸葛,不过是个事后的。

其实,李宗仁做了一晚上韩复榘的抗日思想工作是绝对不可能的。

前文咱们说了,就在去年发生的“6.1儿童节运动”,就是一场日本人支持别人搞自己的闹剧。日本人这样做显然不是要真的搞垮自己,正相反,他们很清楚谁是他们侵华的真正敌人。支持、扶助一切阻碍中国统一的势力,会使他们的侵略事半功倍。日本人就是想搞乱中国,这次捣乱就是找上两广了。而李宗仁、白崇禧也想利用日本人的支持夺取中央政权,然后再和日本人如何的。问题是,不管你李宗仁、白崇禧现在咋想、以后咋办,当下中国大乱一阵子那是肯定的,而日本人是可以当场套现的!套走的现金全是中国人自己的土地和血汗!

这个“6.1儿童节运动”大家都清楚是个什么东西,现在总算是一致抗日了,你不说,俺也就不提算了。可是你现在要教育俺、说俺不抗日,你还真好意思?!俺韩复榘,对日本人的腰杆儿是直的!让俺活埋的日本人不知有多少,在山东背着俺活埋的日本人就更不知有多少了!如何对付日本人,你好意思说俺一个“不”字儿?要说也轮不到你!

确实,李宗仁在韩复榘面前是没有一丁点儿优势的。比如说刘汝明,冯玉祥的13太保第6名,各方面比着韩复榘差远了,就是这位第6名也瞧不上李宗仁。淮海战役胜负未分之际李宗仁、白崇禧逼宫,结果杜聿明全军被围,其时大势已去,可是李宗仁还是要进位,刘汝明就曾私下说过,“李德全又算什么!”所以讲,李宗仁和韩复榘的谈话,是不可能一边倒的。

 

刘 汝 明

算啦算啦,漏洞很多,俺都不愿意一一列举了。好吧好吧,咱们就按李代总统你说的算好啦,你李司令长官很辛苦,做了一晚上很有成效的韩复榘思想工作,问题是你们这是在历史课后的讨论会上吗?第5战区二位正、付司令长官就一点儿具体工作都不谈吗?到底你们是怎么计划和安排以后的战事的?在这本《李宗仁眼里的李宗仁》书里,除了诬陷、丑化和教育韩复榘之外,第5战区“业务”方面的事儿,李宗仁是一个字儿都没写。

没谈?平津失守、上海失守、太原失守、南京危在旦夕,日军现在就在黄河对面,第5战区就是日军下一步进攻的第一打击目标。战区正、付长官第一次见面谈了一宿竟然不谈战事?笑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李宗仁为啥不写?

因为没法写。

前文写的是《李宗仁回忆录》里记述的,还有一个李宗仁事后不久的说法,这里边倒是透露了一些军事问题。很有意思,回忆录不像遗嘱。遗嘱是日期越往后越重要,而回忆录是反过来的,是越往后越靠不住。按照这个“匝瑜定理”,这个李宗仁事后不久的说法更能说明问题。

声明:“匝瑜遗嘱回忆录双定理”版权所有,首家独创,专利专享,保留一切和最终解释权啊。

 

榘 第四章 第5战区 第四节 济南夜话 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匝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啥定理不定理的,说个笑话罢了——见笑了!
polar_bear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定理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