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2017 第二部 冤杀韩复榘 第三章 抗战爆发 第二节 率部出征 2

(2016-05-08 05:10:03) 下一个

展书堂第81师刚到德县,守军第23师就要求接防,“有命令,俺们要往河南撤退。”展书堂实在气愤,走的时候说是援助,现在到了成了单挑了。

“货到地头死”,那也没话可说了,碰上了小鬼子也就没有不打的道理。第23师执行撤退命令很坚决,走的急,第81师手忙脚乱赶紧接守阵地。101日,日军三、四百人在七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德县北面的于庄阵地进攻,守军虽然立足未稳,但是顽强抗敌,御敌未果,于庄遂陷。

这样德县正面暴露,到了晚上,展书堂派出一个团从德县出发,由右翼绕袭桑园。天一破晓,立刻向日军发起反攻。这个团与日军步、骑、炮联合的千余人激战四小时,战士们猛冲猛打,到了八时,竟然占领了占领了桑园及其车站,夺获日军大炮十余门!

日军后边有的是部队,随即增加部队向桑园反攻,双方陷于混战。展书堂也派出第二个团由德县驰援。援兵行至德县北十余里处与迂回的日军发生遭遇,双方立刻展开激战。

与此同时,冯玉祥下令第1集团军的2个军主力向泊头镇、沧县反攻!正司令上了泰山,代理司令又是这样一个做派,这2个军自然是磨磨蹭蹭、晃晃悠悠,一天下来走了56里路。分别“攻占”了没有日军把守的冯家口、北霞口以及泊头镇附近的代庄,遥望沧县,毫无斗志。

韩复榘得报,很是火大,“说是援助,现在成了单挑!第1集团军2个军观望不前。日军后边部队众多,打下保定,要是挥兵南下,第12两个集团军都跑了,津浦路正面仅有展书堂师在打仗!留下俺一个师干啥?纯粹是给日军塞牙缝嘛。”

要是全撤兵韩复榘也不敢,于是留下刘一和的1个第458团和2个重迫击炮连,由219旅旅长运其昌指挥德县防守,第241旅余部乘车返回济南(来时走路,去时乘车,这也是韩复榘耍的滑头。)师长展书堂带领另外一个团在德州以东游击。韩复榘同时又命令已到达平原的炮兵第1团折返济南,李汉章第74师停滞在平原附近待命。

“你们都不打,俺也没法打,不能把这点兵力都消耗在这一开始啊。”

2日晚,日军向德县进攻。第458团部队与敌混战终夜,击退了日军。

3日晨,日军集中炮火,猛轰德县城,飞机也飞来助战,县城西北隅被炸塌半截,守军冒着炮火以沙袋填堵。正午,日军坦克多辆掩护步兵冲抵德县西门,旅长运其昌率一营与敌肉搏,击毁敌坦克一辆,终将日军击退。

4日,日军加强攻势,炮火十分猛烈,县城的西北、东北角均被炸毁,夜十一时,日军由缺口突入城内,守城部队再三反击,日军也伤亡累累。战斗一直持续到5日凌晨,守军终因手榴弹用尽,寡不敌众,守城的一个团大部殉国,德县告失。

23师一撤防,展书堂第81师在德县一接战,韩复榘就立刻亲自率领李汉章第74师来到德县南边50里的平原待机。德县打了3天,韩复榘是忧心如焚,不断请求冯玉祥命令第1集团军反击,希望共同击破日军。冯玉祥也是不断下令,第1集团军当然不动,“平津这种大城市俺们还不要,要这种小地方干啥?”

韩复榘现在手里的5个团就是5只虎,“嗷嗷嗷”叫着要扑向德县,“自己的弟兄在前边流血,哪有不帮忙的道理?”韩复榘咬紧牙关,死死按住在平原待机的5只虎,“谁也不得援助德县!”去了也是白搭!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第458团全军覆没!说实话,这一点很难做到,但也是正确的。

眼看德县无望,韩复榘率领2个团撤回济南,留下李汉章第74师的三个团至平原以北扼守老黄河右岸,节节抗击。凭着咱们这点儿实力,也就只能做到这点儿了。

6日开始,日军千余人在老黄河左岸不断向李师阵地炮击,企图强渡老黄河。

9日,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在黄河涯架桥。

同日夜,敌五百余人由恩县方面偷渡梅家口。

13日,日军步、骑、炮联合之部队千余人从东、西、北三面进攻平原。李汉章第74师,展书堂第81师一个团均向禹城北之张庄车站退去,仅留孙桐萱第20师一个团守平原城。同日,平原、恩县皆陷敌手。

14日,日军在坦克掩护下,继续向张庄、马家桥、黎济寨一线中国军队猛攻,另一股日军从侧翼迂回包抄,我军无险可守,当夜退至徒骇河南岸之禹城一线布防,并炸毁了徒骇河铁桥,同日军隔河相峙。

蒋总裁对德县失守很不满意,发电斥责。韩复榘当然不服,“津浦路上无人打仗!”辞职,不干了!“打仗死人反倒挨批评,宋哲元一路逃跑你咋不说说他?!俺在平原手里捏着5个团,眼看着自己的部队被干掉,就是不敢前进一步去援助,你他娘的宋哲元要是配合,俺能不带着部队冲上去吗?”

蒋总裁这个人啊,就是心太软!此时杀了宋哲元、张自忠,那是全民欢腾。心肠太软,最后害了韩复榘,也害了自己。蒋总裁现在是一心一意无原则地统一阵线,对宋哲元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劝劝韩复榘,“勿再有辞意,务希督励全军”,“忍痛抗战,奋斗到底”

德县失陷,军令部重新规划第6战区防线,从济南东的长青开始向西延展,在张秋镇、临清、南宫一带守备黄河,从济南开始向东为韩复榘的防守范围。军令部划分黄河守备线的同时还给第1集团军溃退的部队出主意,津浦路以东的部队由济南及以东地区撤退再向西转赴张秋镇、临清。

韩复榘火了,就这样的部队只知内斗、逃跑,要他何用?“保境安民,拒止客军入境!”77军要从运河东面撤退,当地老百姓不让,“韩主席有命令,先剿匪后抗日。你们从前线撤下来的就是匪。”冯玉祥连着给打了两封电报说情,韩复榘不回。看来韩复榘和蒋总裁是一个心思,“攘外必先安内”,不收拾好了这帮捣乱的,这个抗战没法打。

话是这样说,事儿真还不能这样做。总归都是西北军,总有香火情,就算没有这点渊源,也不能干看着自己国家的部队让日本人给干掉,第1集团军还是通过济南以东、韩复榘的防区南下。撤退路上,冯治安碰见了展书堂,展书堂在德县丢了一个团,恨得是眼睛冒火,别看级别低的不少,展书堂耷拉着脸是理也不理冯治安。

59军路过山东,代理军长李文田就想脱离宋哲元、冯治安,投了韩复榘算了。这个事情韩复榘可做不出来,这会子不是军阀混战的时候,没个是非,现在是正规编制,岂能你的我的?于是只好拉倒。

此时河北全部失陷,山东的黄河以北地区也大多失陷,第6战区的辖区基本都叫日本人占了,而且,西北军旧部也并不听冯玉祥的,干脆撤销。于是重建第5战区,李宗仁为司令长官,韩复榘为付司令长官。这是1016日的事,可是直到1112日,李宗仁才到徐州执行职务,大家可以想一想,为何如此拖延?是山东、江苏不重要啊,还是这大日本皇军在李长官眼里就是小菜一碟啊?

不管在别人眼里是小菜还是大菜,反正韩复榘得打!1017日夜,李汉章第74师两个团、曹福林第29师分别渡过徒骇河北进,准备夹击平原之敌。

李汉章师两个团在平原以南十二里庙、毛家园一带同日军五百余人遭遇,交战甚烈。日军主力两千余人由黎济寨、张庄猖狂反扑,该两团支持不住,又退回徒骇河南岸固守。

曹福林第29师抵达平原以东鸡鸣店、王家店、吴家店一带与日军激战,互无进展。当夜,曹福林发动夜袭,一部袭击了平原车站,另一部袭击了盘踞大刘庄的日军。当时日军三百余人,携炮四门,正群集于一大院内酣睡,夜袭部队悄悄围拢,一声口令,战士们把身上带的手榴弹全都扔进院子里。

23日,第29师一个营夜袭陵县东南凤凰店日军,日军毫无防备,仓促应战,被第29师用手榴弹和大刀消灭一百余人,炸毁装甲车两辆。

24日,日军增援千余人,炮十余门,坦克四辆,在凤凰店东南郑家寨一线与荣光兴旅对战,寸步未进。

此时,蒋总裁命令韩复榘以重兵坚守黄河北岸,其他各旅亦应在北岸游击,以巩固黄河防务。

韩复榘不同意这个方案。如果把重兵置于北岸防守,死守不动,面对空地一体的日军火力打击,这种“坚守黄河北岸”的背水作战,无异于置身瓮中。而所谓其他部队在北岸游击,可是黄河以北全是平原,在机械化的日军面前,丝毫没有活动余地,游击纯粹是妄谈。能做到游而不击就算好的。如果北岸不守,济南临近黄河,那就在北岸炮火的有效射程内了,也是不能守的。

“那你说肿么办?”

“掘开北岸大堤,以黄河水阻止日军前进,这才是上策。”

狠!真是狠!不过此时,非如此毒计不能阻挡日军!

“下棋看三步”,这个要求很低。蒋总裁现在还远远看不到这步棋,要等到再走几步之后,8个月后他才能想到这招棋,在河南掘开了花园口。

不能不佩服韩复榘。

现在所谓第5战区只有第3集团军、于学忠的第51军两支主力部队,可要面对的是三面作战。北面黄河,南面淮河,东面大海,如果日军要认真打的话,这三个方面是都可能被突破的,这对于第5战区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如果掘开黄河北岸大堤,就能以黄水阻挡日军的北面进攻。如果日军再转向在东面大海登陆,那是一定要费时费力的,而且第3集团军可以节节抗击,可以给淞沪会战提供一个几个月时间的安全侧面,实在是事半功倍的妙计。

蒋总裁现在看不到这步棋,估计也没那个胆子,不同意。

1026日,蒋总裁明令韩复榘,“第3集团军应以主力击破当面之敌,以与我第1战区进出石家庄方面之第1集团军互相策应”。委员长真是糊涂!此时还让宋哲元的第1集团军还进出石家庄方面?委员长你到是看看地图,现在你那个宝贝第1集团军在哪儿呢?在大名!离着石家庄400多里路!还让他们“进出石家庄方面”,这不是做梦吗?

韩复榘回电,“倘能抽出三师接替胶东防务或抽调一师接替第22师防务,职愿亲率主力以赴!”烟台、青岛还要不要防了?老大你说吧。

蒋总裁不吭气了。过了一阵子,又想起来了,于116日、8日接连电令韩复榘,率主力渡河北上,采取主动进攻,打击津浦线当面之敌,并策应平汉线宋哲元部作战。其实此时已无配合第1集团军作战的必要了,就在3天后,日军进攻大名,守军两个旅的旅长带着部队扔下师长何基沣跑了,何基沣自戕未遂,大名失守,这就彻底端了第1集团军的出发阵地了,第1集团军的司令部也就从濮阳撤往新乡,离着石家庄是越走越远了。

“俺滴娘哎,蒋总裁您为啥念念不忘宋哲元尼?要是他想打,你给他发电报不好吗?”

韩复榘也是没办法了,既然委员长让俺亲率主力北上,那就是不要抗登陆、不要淮河了,也就是不要第5战区了。你不要行,俺可得考虑啊!那你把李宗仁叫来!他娘的!第5战区又不是俺一个人的,正司令长官总得干点儿事儿吧!?“拟请令李长官(宗仁)派队接津浦线济南以南防务,并莅济坐镇,职愿率所部三师或四师兵力,经武城、郑家口进出河间与宋部协同前进。”

“你老大既然非要这么干,那就叫李宗仁带点儿人来,让他那个正司令长官在黄河南岸呆着,俺这个付司令长官带着人在北岸冲锋,这总行了吧?!”

蒋总裁接到电报不吭气儿了,李宗仁他自己死活不来呀。韩复榘等不来李宗仁也没办法,正司令长官不来,俺这个付司令长官还是要顶到前面去的。韩复榘亲率展书堂师和孙桐萱师一个旅由济阳抵商河、德平附近集结,应援曹师,自己的后方、侧翼空虚,韩复榘还是不敢深入。行前安排下令把省府迁往宁阳,以免遭日机轰炸。他的妻子高艺珍及次妾都不愿远去,只好暂送曹县,而其妾纪甘青送到银川。到了前线,韩复榘给夫人去信:

“大姐:

我部这次与日寇浴血奋战,伤亡惨重,为我从军以来历次战斗所未有。眼见官兵如此伤亡,我心中十分沉重。今后战斗必更加严重,生死存亡,难以预卜。请大姐再勿为我操心,只要把孩子们照顾好,教育好,我即感激之至。现派人送去伍千元作为今后之家用,望查收

致安好。

向方”

(原配韩夫人高艺珍年长韩复榘两岁,顾韩复榘称其为大姐)

这就是打算着回不来了,托付后事了。韩夫人接信大哭。

这封信里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后世皆说韩复榘刮地皮,有的人甚至韩复榘逃跑的时候说黄金装了一列车。编瞎话也得用点儿心好不好?一列车黄金得有多重?车厢受得了吗?铁轨、路基受得了吗?要真是这样,这次搬家还要韩复榘操心这区区5000元吗?而且是“作为今后之家用”,意思是俺要是死了那以后可就是没有了。韩复榘还小心翼翼地说“望查收”。另外,委员长刚刚拨款400万黄河工事费,这5000块是不是从这里边挤出来的?无论如何,韩复榘是没钱的。

韩复榘写下这封遗书是对的,这次差一点儿就用上了。

118日,日军兵分3路向黄河推进。

1路为矶谷第10师团主力部队,在炮兵和战车的配合下,向曹福林师大秋家、郑家寨、金家寨阵地同时猛攻,曹师伤亡官兵五百余人,退向临邑,以第85、第86、第87三个旅在临邑以西占领阵地阻击日军。

2路,第10师团另一部千余人,炮二十余门,亦在徒骇河北岸向堤李桥前进,李汉章师守军一个连牺牲殆尽。

3路,第109师团本川旅团,以步兵千余人,坦克八辆为先头,从盐山出发,至11日,连陷庆云、乐陵、惠民。13日,该股日军由惠民出发,置商河之展书堂师、孙桐萱师于不顾,直接抄击后路,斜刺里扑向商河后方70里的济阳。

当时韩复榘恰在济阳,身边仅有孙桐萱师的辎重营和手枪旅的一个团。韩复榘正在济阳城东关外一个村庄里,突然遭遇这股日军!韩复榘率领的手枪旅贾本甲团说是一个团,其实只有不过一百来人,而日军附有8辆坦克!

日军包围村庄后立刻就开始冲击,韩复榘率领部队拼死抵抗。手枪旅的团长贾本甲腿断致残,卫队长牛耕林当场阵亡,其他卫士拼死护卫,几乎全部伤亡!在卫队的拼死抵挡下,韩复榘奋力突围,穿越济阳县城甩脱日军,骑着摩托,几乎只身逃回济南。

这就是日军的机动作战能力!在平原上可以随便侧击、抄击!你有啥办法?

跑回济南,韩复榘这次可是下定决心了,不和委员长打电报官司了。“光让俺往前冲,后边一点儿布置都没有,正司令长官也不来,俺这点儿兵力也防不住侧翼。俺这次是骑着摩托跑了,俺的部队到时候能有摩托骑着撤退吗?”

“撤!撤!撤!都他娘的撤到黄河南岸!炸、炸、炸!快点儿把黄河大桥给炸了!

1937101日,日军夜袭桑园始,至1116日,韩复榘军全部撤到黄河南岸,炸毁黄河铁桥止,鲁北抗战历时1个半月,经过大小战斗10余次,据孙桐萱说:在这次战斗中,曹(福林)、李(汉章)、展(书堂)等师也牺牲过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olar_bear 回复 悄悄话 老蒋就不是个领袖的样子,拉帮结派,还让外人都看出来了,这在中国是不行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