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2002 第二部 冤杀韩复榘 第二章 主政山东 第一节 归顺中央

(2016-04-26 06:05:33) 下一个

1930年,在蒋总裁与冯玉祥、李宗仁、阎锡山之间爆发了中原大战。在中原大战之前,冯玉祥在陕西华阴召开了一次军事部署会议。当时冯玉祥的军队战线拉得太长,如何打呢,各位军头发生了分歧。

冯玉祥手下最能打仗的军头叫“韩石二孙”(即韩复榘、石友三、孙良诚、孙连仲)。冯玉祥总是对人说,“这是我的四只老虎。”其中,韩复榘还是老虎老大。冯玉祥实乃枭雄,无主义无主张只要势力扩张,如此风起云涌、西北军自然关系复杂,按亲疏远近大致可分为娘家派、三家店派、皖系、正牌、杂牌和学派。“韩石二孙”当中的孙良诚属于第二关系的三家店派,石友三属于第四关系的正牌,而孙连仲和张自忠一样都属于杂牌,而韩复榘则属于娘家派,每年除夕,冯玉祥都要招呼娘家派的各位将领一起吃饺子。

 

冯玉祥

    韩复榘胆子大,脾气直,有意见就要说出来。那时西北发生大饥荒,要把四、五十万军队调到西北,军队吃饭都是大问题了。因此韩复榘的意见就是,军队不用调动,在河南待命就可以,而且最好先打阎锡山。冯玉祥此时的思想比较犹豫,又想打别人还又怕挨打。韩复榘这样把简单的道理这样一说透,显得冯玉祥自己比较笨蛋,火了:“小孩子,谁让你多嘴?小孩子,不许多嘴。”

 

韩复榘不服,接着说:“你说不打阎锡山,打蒋总裁。那何必要等蒋总裁打咱们,主动打他不行吗?你给我十万人马,包打武汉;给孙良诚十万人马,包打南京;给石友三十万人马,两边策应,这样分三路打蒋总裁。”

冯玉祥更火了,说:“是你指挥还是我指挥?到院子里给我跪下。”

韩复榘这个时候已经是河南省主席了。虽然有人劝解,但冯玉祥还是让省主席去院子里跪下了。

有此一出,韩复榘也看到了冯玉祥的草莽,后来找机会投降了蒋总裁。这样,就有很多人说韩复榘背信弃义啥的。

从“历史唯物主义来”看,韩复榘投靠蒋总裁那是“顺应了历史潮流”,抛弃了军阀割据的旧思想,拥护中央、拥护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这完全是进步的,符合历史潮流的,也是民心所向的,属于正能量。退一万步,就是从封建主义和江湖义气的“背信弃义”来讲,背叛冯玉祥这种人,也是实实在在没啥好指责的,就是冯玉祥本人,也不会说出啥来的。

冯玉祥此人,外热内冷,狡猾多智。特别善于利用局势变化来扩大自己的实力,真可谓乱世枭雄!冯玉祥的一生,那可真是现实主义、实用主义登峰造极,见风使舵、反复无常家常便饭!

冯玉祥15岁参军,自然是官军——清军。当兵期间和上司的侄女结婚,当然自己也干得不错,很快从士兵爬到团长一级。

清末了,新鲜东西就是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那就开始信仰吧。武昌起义成功以后,宣布服从革命党,起义!

很快,袁世凯当总统了,投身袁世凯。

袁世凯称帝了,冯玉祥帮着皇上打蔡锷,因为战功还封了一个洪宪朝的三等男爵。

很快,袁世凯要倒台了,反袁!

倒来倒去,到了1920年,冯玉祥得到了陕西的地盘。

袁世凯一死,天下大乱,军阀混战,大家的目的就是多捞东西。为了得到西方列强的支持,冯玉祥开始信仰基督教!骗骗外国神父。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先是投身直系一派,攻打奉系。

到了前线,冯玉祥临阵倒戈,宣布脱离直系!冯部连夜占领直系老巢北平,从背后击溃自己的上司直系吴佩孚,又把直系大总统曹锟关了起来。

冯玉祥的这下子搞得真是不错,捞着了北方广大的地盘和巨大政治影响力。可是直系、奉系都不干了,“就没有你这么玩儿的!”,准备联起手来收拾这个小子,南北夹击冯玉祥。腹背受敌,这可肿么办?好办!冯玉祥立刻宣布信奉三民主义!邀请孙中山北上北平主政。那如何表示其革命的坚定性尼?简单!和后世红卫兵干的差不多,砸烂“封资修”!把溥仪赶出了紫禁城!

孙先生的政权不是从枪杆子里出来的,而是从嘴里出来的,到北京是带不来广州的兵,只带着夫人、汪精卫、胡汉民等等,这样搞搞政治可以,打仗那是万万不行的。这个时候的政治,木有军队撑着,主义的号召力还不如马戏班。马戏班一开锣就能招来不少人围观,而孙中山先生此时的号召力还真比不了这个。就在双方尴尬、为难之际,孙先生很快在北京逝世了。那也就好办了,冯玉祥又联合奉系,把段祺瑞捧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出卖了孙中山先生的主义。

张作霖、段祺瑞也不白给,到了北京站稳脚跟立刻翻旧账还以颜色,联手把冯玉祥排挤下野,让他回陕西老窝了。

下野也不能闲着啊,得想点儿办法啊。“编练新军”、“反清复明”、“倒袁护国”、“三民主义”……这些东西都玩儿过了,还玩儿啥呀?“一声炮响送来了十月革命”,对!玩儿这个去!冯玉祥于是跑到苏联,到了莫斯科就开始表示信仰共产主义,同时又宣布加入国民党。好么,这下冯玉祥成了信仰共产主义的国民党党员里的基督徒。

1926年,国民政府在苏联的帮助下准备北伐。冯玉祥也忙着在五原誓师,宣布参与北伐!既然一伙儿了,苏联就给了不少东西,步枪8多万支,大炮100门,手榴弹1万枚,步枪子弹7000万发。

北伐一成功,冯玉祥就控制了河南、陕西、甘肃、宁夏、察哈尔等省,成为西北王。

苏共本来打的主意就是帮助国民党北伐,并且在其中发展共产党的势力,从而最终取代国民党。这个把戏其实大家都是知道的,只不过在盖头没揭起来之前都装作不知道。如此北伐告一段落,国民党先动手,清党。冯玉祥也发动了反苏、反共事变,把西北军里面的苏联人和中共全部撵走!

1927年,冯玉祥和蒋总裁义结金兰!

1930年,就是现在,开会!“大家一起研究一下,肿么打俺的干弟弟蒋总裁!”

冯先生是真忙啊,不是一般的忙。

这次打击干弟弟蒋总裁的会议开的很不好,问题就出在不民主上。冯玉祥这次和中央政府对抗的结果就是彻底完蛋了,西北军全部瓦解,冯玉祥下野。

所以说冯玉祥你搞了N多次的“摇摆”,韩复榘搞上一次,而且是唯一的一次,真的也没啥大不了吧不是?所以讲,韩复榘“背叛”一次冯玉祥,没啥了不起的。许你做就不许别人做?没这个道理吧?不致于给扣上“背信弃义”的帽子吧?况且孙连仲这次也一块搞了,为啥他就捞不着这顶帽子也戴一戴呢?

行,“背信弃义”就“背信弃义”吧,韩复榘戴着这顶帽子当了山东省主席。冯玉祥中原大战下野,去哪儿啊?没地方吃饭还是找“背信弃义”的韩复榘吧。就这样,冯玉祥带着两个手枪连到了山东泰山住下了。

这些人吃喝谁给啊?干弟弟蒋总裁?张不开口要啊。好在“背信弃义”的韩复榘还行,跟哥几个商量了一下,自己每月给老长官五千大洋,五百袋面粉;宋哲元是察哈尔省主席,每月也是五千大洋;刘汝明是第68军军长,每月三千大洋。

这样算来,白面500袋,总共300多人,怎么吃也不吃不完。大洋13000块,一人平均40多块。房租、水、电、物业啥的,韩复榘也不会去收,这日子怎么说也过得去了。

公是公、私是私,韩复榘分得很清楚,这可又是“政见之争宛若仇敌,关怀之殷勤同骨肉”了。

除了钱粮,韩复榘“常回家看看”,经常上泰山看看老长官。一次到山上来,冯玉祥已经得知。待到韩复榘走到门口,冯玉祥在屋里故意大骂韩忘恩负义。韩复榘一听也不吭气,伸手接过哨兵的枪,默默地在门口站岗。冯玉祥在屋里也看见了,骂得更起劲儿了。过了一阵子,冯玉祥自己也觉得没意思了,就喊:“韩复榘进来!”韩复榘就把枪交还给哨兵,进了门陪着说说笑笑,全当啥也没发生。

韩复榘够意思吧?不像毛主席说的,自己一下台,“鬼都不上门”。

肿么样?各位美女!韩复榘不光是外表帅气,而且重情重义,现在去哪儿找这样的好男人?等等等等,急什么急?各位美女别着急报名!还没介绍完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匝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评论。不过在俺看来,做什么事情应该看事情本身是不是正确的,而不是看所谓的“主人”的态度。如果主人要杀人放火,那么“仆人”是不是要跟从?原则是正确的事还是“主仆关系”?如果不跟从是不是就变成了“疯狗咬了自己的主人”?
至于您所说的“老冯的呢,是朋友之间的利益交往而已,纯粹出于利益交换的目的,利益达到了,缘分也就尽了。”俺完全同意,他的做事就是从自己利益出发。他的死,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利益朋友认为“利益达到了,缘分也就尽了。”
历史问题很复杂,俺说的也不一定对,真心欢迎讨论、指教。
polar_bear 回复 悄悄话 实话讲,老韩的倒戈性质和老冯的不一样,老韩的是出卖主人,就象疯狗咬了自己的主人,因为他跟老冯是主仆关系。老冯的呢,是朋友之间的利益交往而已,纯粹出于利益交换的目的,利益达到了,缘分也就尽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