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206)驾鹤西去

(2019-09-18 04:34:30) 下一个

静之若仪(206)驾鹤西去

作者:狮子羔羊

 

子菁走上前去,搂着正璿,劝道:你刚做了手术,不能这样哭,别伤了刀口。你也别着急,现在南京是半夜,等到晩上,他们的早上,你打一个电话回去。了解了情况再说。正璿听着就平静了下来。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七点钟,他急不可耐地拨通了二姐家的电话。

 

你好,哪位?听筒里传来二姐正琅的声音。

 

二姐姐,是我,姆妈怎么啦?怎么给我写这样的信?正璿急切地问道。

 

正琅听了,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慢慢地讲了起来……

 

 

自从去年入冬以来,静仪的身体状况开始滑坡。糖尿病愈加严重,腿脚都肿得厉害。冬天的哮喘也比以前严重。后来又发现左肾功能衰竭。去医院看了,医生看了检查结果也摇头叹息说:一个人到了这种时候,就像快要落山的太阳,转眼就没了光亮。

 

其实,妈妈自己也清楚,瞒也瞒不住。她趁自己还能动的时候,把以前家里的照片、和与爸爸的书信全部烧了,说:一了百了,然后她就写了那个遗嘱,吵着要寄给你,说,不然她就死不瞑目,她自己把信封都开好了,让我帮她寄……

 

听到这里,正璿忍不住地打断二姐的话问道:那,姆妈现在怎么样了?

 

二姐带着哭腔说:姆妈昏昏沉沉,神智不清,饮食不进已经一个多星期了,现在只是用葡萄糖点滴维持着,医生说她的时间不多了……”

 

 

正璿失声哭了起来。

 

你怎么样,你现在身体还好吗?正琅问道

 

我,我,我今天刚出院,上个星期做了一个直肠手术……”正璿吞吞吐吐地说。

 

那你千万不要回来,本来妈妈就要你不回来,你现在刚刚开刀,就更不能回来!姆妈的事我们安排!正琅决断地说。

 

那我来和帆帆讲讲,看她能不能回来。她是妈妈从小带大的,和奶奶最亲,让她代表我回来吧……”

 

 

 

正璿挂断和正琅的电话后,随即拨通了女儿的电话。

 

帆帆闻讯后失声痛哭,当即表示要回中国,见奶奶最后一面。她告诉正璿她的毕业论文答辩已经通过,现在就帮导师做一些研究工作,再就是准备考博,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正璿为帆帆订了机票,并转了一些钱到女儿的账号上,让她回去时带在身上,也好在经济上出些力。

 

 

三天后,帆帆几经辗转后到达南京。她到家后放下行李直奔医院来到奶奶的床前。听到孙女的呼唤,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静仪出人预料地清醒了许多。她伸出瘦骨伶仃的手抓住帆帆的手说:妳怎么来了?

帆帆答道:我毕业论文答辩通过了,就等毕业典礼了,没有事,想妳,就回来看妳了。

 

静仪的面部舒展了开来,说:真好,我们家出了个女状元。

 

停了一会儿,静仪问道:爸爸身体还好吗?

 

帆帆答道:爸爸还是老样子,这次他要和我一起来的,他说妳不让他回来。

静仪喘了一阵说:不回来,不回来。我不想他,只要他和倩倩她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妳路上辛苦奔波,一定累了,回去休息吧,这里有二姑妈。

 

泪水顺着面颊止不住地流着,帆帆抽泣着说:不累,让我陪陪妳。好长时间我都没有陪妳了。

 

 

第二天凌晨五点十五分,静仪握着帆帆的手安然仙逝,享年八十五岁。正瑛、正琅两家人都守候床前为母亲的离去痛哭流涕。

 

 

消息传到美国,病卧在床的正璿痛哭不已,在子菁的再三劝告下他才平静了些。他支撑着刚刚手术的身体,下楼在大厅里为妈妈布置了灵堂,在妈妈的遗像两旁点上了香、烛。他带着子菁、文倩向妈妈三揖躬后跌坐在沙发里,失声痛哭,姆妈,姆妈,妳为什么不等等我?姆妈,妳一辈子为我操心,最后还惦记着我……姆妈……呜呜……”

 

文倩乖巧地趴在正璿的怀里,子菁为正璿端来刚泡的绿茶,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一家人沉浸在失去亲人后的悲痛中。

 

 

良久,正璿起身来到书房,打开电脑,敲打着键盘。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子菁来到他的身后,看到屏幕上显示着

 

    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出生于一个富足殷实的家庭。王家在南京城里有几爿店面,在城外拥有大片农田。外公,外婆早逝,妈妈一直与大舅,大舅母生活在一起一直由大舅舅舅母照顾,直到与我的爸结婚。所谓长嫂为母。大舅比我的妈妈大很多,我的大表哥只比我的妈妈小一岁。我的妈妈与我的表哥们一起玩耍读书,下乡收租,人称王家大小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谢谢OA临博安慰!这几章是写得艰难了些。回忆过去的伤痛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更何况还要把伤痛注在笔尖写到纸上呢。好几次掩卷而泣,不能自已。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这几章读得催人泪下,狮哥别太伤心,你母亲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你全家平安幸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