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16)陋室蜗居

(2018-11-30 19:48:17) 下一个

静之若仪(116)陋室蜗居

作者:狮子羔羊

 

 

十年前,静仪在大哥寿庭一家的帮助下,从长乐路搬到彩霞街时,静仪肚子里怀着正璿,带着正瑛、正琅,妈儿三人。虽然是从大变小,开始时有些不便,但是毕竟也就是一个大人两个十岁不到的孩子,一间二十多平米的房子也算说得过去了。

 

十年过去了,两个十岁不到的小姑娘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当时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正璿现在已经十岁了。五年前,明皓生病回宁后,一家五口人,吃喝拉撒睡,就在这二十多平米的小屋里。

加上当时从长乐路搬来的时候,为了保护家业,他们尽量多带了些家俱过来。这小屋越来越显得拥挤不堪。一张大床、一张小床放下之后,在房里走动都很困难。晚上睡觉,正璿和爸爸妈妈睡大床,正瑛、正琅挤在一张小床上。

 

常言道,日图三餐夜图一宿。可吕家的每一宿都充满了摩擦和不愉快。

 

妈妈,正瑛踢我了……”

 

妈妈,正琅挤得我都掉下来了……”

 

静仪,让正璿往妳那边挪一点。他贴着我的背,我都没法睡了……”

 

无奈,静仪经常带着一个女儿在地板上铺床被子睡地铺。

 

静仪几乎天天晚上睡不好,漫漫长夜,再也无法忍受了。她决定去找居委会主任提出増加住房的要求。

 

居委会主任朱常华是一宗姓复员军人的家属。因为是近亲结婚,儿子严重智障,人称龙宝。他在人前一站,牛高马大,可连自己多大了都不知道。

 

龙宝,几岁了?” 

三岁。

 

是调皮小男孩经常与他的对话。

 

 

朱主任看到吕家的孩子个个聪明。特别是小正璿调皮里藏着灵气,她看到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淘气鬼,再淘气,我找你家王静仪去!是她经常喝斥正璿的话。

正璿虽然调皮,可是他最不愿意妈妈为他烦心,最不想看到妈妈失望的眼神。妈妈担当着一家人的起居,任劳任怨,已经够辛苦了,他不想给妈妈再添加烦恼。

 

所以,不论他怎么玩得兴起,不论他有理无理,只要听大人说找你家王静仪去,他立即不声不响地走开了。

 

 

这是七一年春的一天中午,静仪下班回来,顾不得吃饭,就匆匆地拎起两盒准备好的礼物,真奔朱主任家。

 

当静仪出现在朱主任家的门口,他们一家人正在吃午饭。面对房门的龙宝看到静仪,呜呜呀呀地说着没人懂的话。听到儿子发话,朱主任回头一看,见是静仪。她端起饭碗转过身来,就着碗吃了一口饭。她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看着静仪冷冷地问道:王静仪,妳有什么事啊?

 

静仪陪着笑脸说:没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去夫子庙陪老吕看病,在店里看到新鲜桃酥和麻花。我记得你们家龙宝喜欢吃,就顺便买了两盒。说着就把手里的点心盒隔着饭桌递给龙宝。

虽然口齿不清,龙宝准确地判断到有好东西吃了。他立即放下饭碗,接过点心。他急不可耐地打开盒子,抓起一块,投到嘴里。然后他左右开弓,把一盒桃酥的一半拿在手里。

 

朱常华既没向静仪道谢,又没有纠正儿子的吃相。慢慢吃,慢慢吃,别噎着了!看着傻儿子心满意足的样子,她的脸色是那样的慈祥、开心。

 

片刻,她这才转过脸来,僵硬的面部表情有些松动。王静仪,有什么事你讲啊。下次来不要买东西了。说完,她转身坐回桌子边继续吃饭。

 

朱主任,是这样的。我们家现在五口人,小孩子又大了。能不能请主任给调济一下住房啊?静仪小心翼翼地把来意说了出来。

 

哦,是这个事啊……这个嘛,现在住房紧张……暂时还没有办法解决……”朱主任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朱主任,妳看,六零年,政府拓宽马路,把我们家的两进四间房全拆了,只给我们一间房。说是只有三口人。我当时就指着肚子说,我这里还怀着一个呢。领导说生下才算,以后人口变动再做调整。现在儿子都十岁了,我们家老吕又退休回来了,人口变动了,怎么说也该调整调整了吧?静仪把前因后果诉说了一遍。

 

王静仪,妳说这些没有用的。十年前拆妳家的房的又不是我。现在我就是想给你调整也没房子呀。二十八号张家,十六号许家,还有那个刘家……你们都找我要房子,我又不盖房子,妳叫我怎么办?说完,她摊开两只手在静仪面前晃动。

 

听她这一讲,静仪有一种被骗、被欺又无处申冤的感觉。她忍了好久,终于没有忍住。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无声地流了下来。

 

那朱主任低头吃饭,过了一会,还没听到静仪说话,觉得有些奇怪。她扭头一看,这才看见泪流满面的静仪。她心里良心发现,放缓口气,对静仪说:妳也不要哭了,我再和居委会其他人商量一下,研究研究。有房源的话,尽量给妳家调整……妳还没吃饭了吧,也别在这耽误了,快回家吃饭吧……”

 

静仪听到这逐客令,心想再说也无益。她慢慢地站起身来,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挤出些笑容,说:那就请朱主任费心,我这就走了,对不起,打搅你们吃饭了。

 

那好,那好。我就不送了。朱主任抬头看见龙宝已经把一盒桃酥吃得一干二净,生气地打了他一巴掌,说:吃吃吃,你整天就知道吃,没用的东西!

 

那身强体壮的儿子看着他妈妈傻傻地笑。静仪看到这情景,心想还是赶快走吧,免得尴尬。

 

 

回到家里,静仪还没有从低落的情绪中调整出来,她也没什么心情和明皓讲去居委会要房子的事。她想,反正也没谈出个结果来,这住房情况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呢。她匆匆划了几口冷饭就去上班了。

 

 

劳累了一个下午,在晚秋的天气里,静仪竟然忙得一身汗。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跨进院子。

眼前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

 

只见堂屋里靠近自己家的一半放着各种居家杂物。这些物件似曾相识,又一时想不起来了。

 

她探头向屋里一看,只见明皓正在与一人讲话。那人背对着房门,静仪一时看不到那人的正面。

她满心疑惑地走进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住房任何时候都是太重要了!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谢谢蓝天雅赞!静仪是为这个家贡献了她的一切。你这头像有趣,还犹抱什么半遮面呢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静仪为了这个家真是操碎了心!
写得栩栩如生,很接地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