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13)毕业离歌

(2018-11-14 19:34:19) 下一个

静之若仪(113)毕业离歌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从此以后,吕家天天做些山芋作为米饭的补充。开始时孩子还都挺喜欢吃,甜丝丝的,软和和的。水煮、火烤油炒,不论什么做法,都挺受欢迎的。可这样山芋当饭吃的日子过了一阵子后,三个孩子对山芋的热情渐渐减弱,直到后来完成了由爱到恨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实话说,这整天吃山芋,满肚子的山芋,打个饱嗝儿都是山芋味道,确实不好受。可是饿肚子的感觉更难受。看到他们姐弟三人争着吃米饭,想到明皓的胃不好,静仪不声不响地把山芋盛到自己碗里,把米饭留给明皓和孩子吃。尽管这样,吕家的孩子在成年后再也不碰山芋了。整麻袋的山芋让他们吃反了胃。

 

 

转眼到了七零年。前三届的学生大多下乡插队。两年来,报纸上大篇幅地宣传邢燕子、侯隽等放弃城市生活,投身广阔天地的模范典型。明皓、静仪当着孩子的面不说,背地里暗暗地为两个女儿要下乡插队而担心。听说现在有个什么身边留一个的政策。可是留谁呢?老大机灵,讨人喜欢,遇事不大会吃苦。可她自幼体弱多病,下乡干农活那个苦她怎么受得了。老二身强体壮,出力气不是问题。可是她实心眼,不会随机应变,再说她才十五岁,生日刚过没几天。在父母身边她还是个孩子。让她一个人下乡插队,这怎么让大人放心啊。每当两人谈起这事,静仪常常忍不住地伤心落泪。

 

明皓也没有什么办法安慰静仪,他长吁短叹之后总是这样说:妳这样烦神也无济于事,事来心运,事去心闲。从最坏处打算,向最好处努力。妳老是这样愁眉紧锁,到时候她们没下乡,妳倒愁出病来了。面对小孩要下乡的也不是我们一家。这是现今的大趋势。别人家能过,我们也能过。

 

静仪抹着脸上的泪水反驳说:你说得轻巧!我们家是两个女儿。要是儿子的话,我也不烦了。你知道多少女知青在乡下遭人欺负。她们要是迫于无奈嫁给本地人做老婆,那就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下田做活,背着毛娃围着灶台烧火做饭,再也回不了城了。事去心闲,我怎么闲得下来?!

 

静仪暗自祈祷在天的母亲保佑,让她两个姑娘留在身边,不要逼着她在她们两个中间选一个留城,另一个下乡插队。尽管如此,她流着眼泪开始为她们准备下乡的行装。

 

六月,端午节前的一个下午,春光明媚。院子里的白兰花散发着特别的芳香。温暖柔和的阳光透过院中的枇杷树叶洒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静仪想着这可能是女儿最后一次在家里过端午节了。明年至少有一个女儿这个时候已经不在身边了。她知道她们都喜欢吃粽子,就特意请了半天假,买了粽叶、糯米,在家里包粽子。

 

这会儿,她刚刚把粽子包好,站起身来要把锅里的粽子端到炉子上煮上。这样晚上他们姐弟三人回来就能吃到现煮的粽子了。

 

就在这时,从大门外传来急切的呼唤:姆妈,姆妈!那是老二正琅。静仪纳闷现在才三点出头,论理还没到下课放学的时候。她怎么就提前放学了?就在她疑惑地看着女儿的当儿,正琅三步并两步地走了进来。

 

姆妈,姆妈!正琅激动得讲不出话来。她一把抓住静仪的手,摇来摇去,灿烂的笑容无法掩饰她心里的兴奋。

静仪手里的锅差点脱手。看她那样是有什么好消息了。唉,这个家是应该有些好事情了,自从嫁到吕家,近二十年了。一直都过得磕磕绊绊的,总是一个坏消息接着一个坏消息,就没有舒心过。女儿的满面笑容也感染了静仪,她不气不恼地说:妳慢慢讲,别再拉着我的手了。再拉,这粽子就吃不成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听到妈妈说粽子,正琅眼睛一亮。很快她又转回到她原来的思路。她急急地接过静仪手中的铝锅,放在桌子上。然后她转身拉着静仪的手说:粽子等一下,妳先坐下听我讲嘛。

 

静仪随着正琅走进房间,在方桌前的椅子上坐下,面带微笑地看着女儿,等着女儿讲话。

 

今天,今天,今天我们学校公布毕业分配方案了!正琅激动得有些结巴了。

 

静仪听着心里犯嘀咕。这是怎么了?我们六八年才小学毕业,初中才上了两年,还没到毕业的时候呀。别人毕业分配方案公布了,她也不致于这样开心吧……

 

我,我,毕业了!正琅终于把她要讲的重点讲了出来。

 

什么,妳也毕业了?妳才初二呀?妳没搞错吧?静仪将信将疑地问道。

 

听到她们母女的讲话,明皓也凑过来听。

 

姆妈,毛主席的五·七指示讲的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我们这次是三届一块毕业。别说我是初二的,人家初一的也一样毕业!

 

明皓插嘴道:其实,他们在学校也学不到什么。早毕业晚毕业没什么不同。关键是毕业以后的去向。如果是下乡插队,那越迟毕业越好,能拖一阵是一阵。如果是进工厂,做工人,那就赶快毕业。反正现在大学都不招生了。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弄个国营工厂就是最好的去处了。

 

爸爸,被你讲中了,我们这次三届毕业生全部留城,没人插队!我被分到气轮电机厂了。下个月报到。学徒工资十四块一个月!说着,她从书包里拿出毕业分配通知书递给明皓。

 

明皓接过拿在手里认真地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转手递给了静仪,说:我们正琅真的毕业做工人了。

 

静仪接过,看了两遍,说:好是好,我就怕她们下农村插队。这样就不用愁了。可是这小娃的书是少读了些。才十五岁就当工人,和解放前的童工差不多了。

 

明皓释然地笑了起来。说:妳看,妳看。以前妳最怕她们下乡插队。现在不插队了,妳又嫌书读少了。要不,这样。她继续读书,读到高中,然后下乡插队。妳干不干?

 

被明皓一说,静仪也笑了,正琅也笑了起来……

 

历史证明,静仪的考量是有道理的。正琅初中没读几天就进厂当工人。她的文化水平是相对低了些。几十年以后,静仪的担心还真的应验了。四十出头的正琅就成了下岗工人了。只是在那个时候,不下乡是高于一切的目标。除了个别不懈努力,自学成才,在恢复高考后又考进大学的,知青的结局绝不比下岗工人好到哪里。明皓说得对:能把孩子留在身边,大人放心多了。

 

突然,静仪想起了老大正瑛。那,按照一家留一个在身边的原则,正瑛不是就一定要插队了吗?

经静仪一问,明皓和正琅愣了起来。正琅反应过来后,着急地说:那我去跟学校讲,我要插队。这样姐姐不是就能留城了嘛!

 

明皓正色道:别乱说话!别看报纸、广播天天讲邢燕子、侯隽之类的宣传,现在没一个要主动下农村的。别去做蠢事!

 

正琅被爸爸一讲,又不敢出声了。其实,她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如果必须有一个人插队,她宁愿下乡的是她。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正瑛推门进来。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看着正瑛。

 

正瑛丢下书包,不是太高兴地说:爸爸、姆妈,我毕业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欢迎OA到访。正琅小小年纪就当工人,是那个时代的悲剧。正瑛下不下乡,下集见分晓。是的,狮子我写着写着就成羔羊了。回顾过去是痛苦的。不过,为了让下一代人了解中国的过去,我要写下去。谢谢OA支持!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真的是毕业离歌,这么小就离开学校走向社会。正瑛不会下乡吧?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如履薄冰,每一步都潜伏着危机。想必狮大哥写来一定也是心有戚戚。谢谢带给大家这么一部剧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