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12)艰难岁月

(2018-11-11 11:26:00) 下一个

静之若仪(112)艰难岁月

作者:狮子羔羊

 

第二天一大早,一辆东风卡车开到招待所门口。

 

听到外面走廊传来渐近的脚步声,寿庭连忙把接在眼镜上的一圈绳子套在左耳上,把另外一支镜脚架在右耳上。他一边费力地把眼镜戴上,一边向门口走去。咚咚咚,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寿庭一步上前,伸手开门。 门外站着三个人,为首是昨天接待他们的安置办的小李。小李告诉寿庭这是县运输大队的车子,来送他们去鞍湖公社,张庄大队,盐田小队。盐田村才是他们落户的地方。

 

寿庭也不知道这鞍湖、张庄、盐田哪大哪小,朝东朝西。既然已经出了南京城,就成了发配的囚犯,任人摆布吧。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从南京运来的家具器件再次搬上卡车。卡车沿着蜿蜒的三级公路向海边行驶……

 

盐田,是一个沿海的小村庄。全村不到百户人家。他们世世代代以晒盐为生。在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下,县领导下达了围海造田,改造盐碱地,力创高产田的指示。家家户户的壮劳力都被派到海边围海造田工地上了。

 

经过四个小时的颠簸,卡车在一间破旧的海边小屋前停了下来。一看就知道这是间倒墙破壁,年久失修的弃屋。

 

寿庭不可置信地看着开车的司机。那司机抹了抹脸上的汗,说:别看我了,你快进去看看吧。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

 

就这样,寿庭一家在这荒凉破败的海边小屋开始了他们盐田生涯。

 

 

 

南京,明霞丈夫的病越来越严重。由于食道肿瘤的增大,他渐渐地变得进食困难起来了。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早晨,他躺在床上对明霞说:妳帮我打两个糖心蛋。就着水,滑溜地,说不定我能吃下去。当明霞把鸡蛋做好,端到他床前,想把他扶起来吃鸡蛋时,她发现他的丈夫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她不顾一切地扑在他身上失声痛哭。她的哭声把他年仅十六岁的小儿子吓得不知所措。

 

好心的邻居一边安慰明霞和那小儿子,一边安排找人通知明皓和史家几个成年的儿子。

 

在明皓的关照下,史家四个儿子安葬了父亲。大儿子把四弟接去照顾,三儿子从厂集体宿舍搬回来,准备在服丧期过了就和女朋友结婚。因为要办婚事,他不太希望继母明霞继续住在那里。还好,在农机所工作的史家二儿子主动提出接继母与他们同住。明皓知道妹妹一向对他们几个儿子都非常好,特别是对老二最好。在二媳妇生小孩的时候,她天天做好了汤汤水水送去那儿。听到老二要接明霞去住,他也觉得是个不错的安排。

 

三个月之内,明皓、静仪先后经历了生离死别。唯一欣慰的是静仪厂里闹下放的事情没有烧到她头上。

 

姨妈下乡了,大哥下放了。静仪亲近的娘家人都离她远去了。她告诉自己,生活还是要继续,她心里嘴里常常念叨着姨妈日子再苦也要过的嘱咐。

 

明皓一个月工资七十二块钱,他每月交给静仪六十块钱,十二块钱留作零花钱。他自己负责他自己的烟、酒、茶和其它零花钱。其实他这十二块钱也是要省着用才行。一个月一条香烟,飞马牌两块九一条,南京牌三块一一条。一斤粮食白酒,也就八毛九一斤。一块七一斤的茶叶他要喝两个月。除了烟、酒、茶,剩下的钱大多被明皓花在无线电上了。尽管这样,明皓的花费与吕家其它的生活支出相比,算是非常奢侈了。明皓的六十块,加上静仪的十八块。除去房租、水电,柴米油盐,剩下的钱只够一天三毛钱的菜金。给小孩做一件新衣服都要计划半年。静仪已经记不得她上一次做新衣服是哪一年的事情了。但是她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着一家大小的饮食起居。买不起新衣,她自己动手把她和明皓以前的旧衣服改改给孩子们穿。裤子膝盖头磨破了,静仪一针一线地打补丁。不论有多忙多累,她都把三个孩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可是不论她如何精打细算,家里还是入不敷出。静仪看着家里捉襟见肘、寅吃卯粮的经济状况,心里愈发沉重,以前做姑娘时灿烂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紧锁的眉头。

 

平时伙食中也难得看见荤腥,几个孩子的食量出奇的大。特别是纯儿一天天长大,食量一天天大了起来。他每天下午放学回来,自己从挂在屋椽下的竹篮里盛出一碗成饭,用热水烫一下,两三分钟就把一碗白米饭吃了下去。正瑛、正琅也是抢着吃饭。静仪想就是她自己省下一半的饭量也不够这三个孩子吃,可怎么说一定要让他们吃饱了。不行,要想办法弄些粮食来,就是买黑市粮也要买。

 

从溧水来探望哥哥的明蓉看在眼里,除了来的时候带些东西,她每次走的时候都留下些钱和粮票。平时在与有才闲聊时有意无意地提起南京哥哥家的拮据。

 

 

这里一个秋天的下午,明皓在家研究着一张有报纸大小的线路图。他刚刚通过一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关系,从内部搞到一只试波器上用的五寸显像管,正准备自己装一部电视机。只听门外有一个乡下人口音的人在问道:请问这位大妈,吕明皓住这里吗?答话的是曾家老太太:吕家住这里,就在前面这家。

 

明皓连忙起身外门,只见一位中年男子,肩上扛着一沉甸甸麻袋。他一个发力,把麻袋从肩上卸了下来,轻轻地放在斯门汀地面上,喘着气对明皓说:我是溧水供销社的,来南京办事。这是我们张主任让我给捎来的。

明皓一听就知道是妹婿张有才托人送来的。他一面致谢,一面问那麻袋里是什么东西。

来人说那是一百二十斤山芋(红薯)。明皓也知道三个孩子饭量大如牛,家里粮食计划不够。这真是雪里送炭,饥里送粮。他连忙掏出钱包要给钱。

来人说不用给钱了,张主任已经给过了。因为是内部价格,也不贵,就一分半一斤。这一麻袋山芋也就两块钱不到。明皓听了坚持要给钱。一阵推搡后,来人收下了钱。

看着来人背着这么重的山芋从车站走来,累得气喘吁吁,明皓忙着为他冲水倒茶。来人小歇片刻便起身告辞。明皓把来人一直送到大门外,直到他消失在巷口拐弯处,明皓这才转身回房。

回到房里,他突然发现杯子下压着他刚才给出来的两块钱纸币。嗯,明天来写封信给明蓉,让她转告我的谢意,明皓心里提醒自己。

 

赶着兴头上,明皓煮了一锅清水山芋,捂在炉子上。

 

下午四点钟,正璿欢蹦乱跳地从后门回来。看桌上放着一碗热腾腾的水煮山芋,他把书包一扔,饥不择食地坐下吃了起来。这黄灿灿、软呼呼、甜丝丝的山芋对于正璿来说比开水泡冷饭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他来不及细品,一碗山芋连汤带水就下了肚子里。可他明显还没吃过瘾,端着空碗到处找。

就在这时,正瑛、正琅也相继从前门回来了。正瑛一走进家门,一眼看见桌上的山芋皮,连忙向明皓问道:爸爸,山芋在哪里?我也要吃!正琅跟着说:我也要!

 

刚刚走进家门的静仪看见姐弟三人围着明皓,又看到桌上的山芋皮,就问明皓:哪里来的山芋?

明皓指着堂屋里的麻袋说:有才托人从乡下送来一百多斤山芋。一定是明蓉看到我们计划不够吃,让有才给弄了这么多山芋来。

 

三个小孩看到有整整一麻袋山芋,顿时喜出望外。明皓把捂在炉子上的锅端了进来。静仪给三个孩子盛了一碗。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地吃着,静仪紧锁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这百十斤山芋还能抵挡一阵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山芋救命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