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七十四)有儿正璿

(2018-04-11 06:07:03) 下一个

在医生、护士异口同声地用力,用力……”的呼唤声下,静仪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下身一阵撕裂的巨痛,静仪失去了知觉……

 

捧着手中的初生婴儿,助产师接过护士递到手中的剪刀,麻利地剪了脐带。她处理了脐带切口,转手把 婴儿交给了护士。护士把婴儿清理、过磅、包好后,递到静仪的面前,说:难怪妳生得这么辛苦,好大的一胖小子!

 

像是从鬼门关走过了一回,静仪没有一丝力气。模糊中,静仪听到婴儿的哭声。她知道这是她的宝宝。听到医生说好大的一胖小子,静仪用力睁开眼睛,只见一粉粉嫩嫩的小脑袋在她眼前,小毛娃闭着眼睛,扯着嗓子哭,鼻子大大的。头上的胎毛还湿着呢。是个胖小子,是个胖小子。你爸爸这回总算是如愿以偿了。就是,就是,你干嘛没生下来就折磨你妈呢……

 

听着他的哭声,静仪爱怜之心油然而起。她无力地挥动着左手,示意医生将宝宝放在自己的身旁。静仪挣扎着侧过身来,接过宝宝,把他贴近自己的身体放在左腋下。

这世界就是那样的神奇,那宝宝躺在妈妈的身旁,近得能听见妈妈的心跳,不一会儿就停止了哭泣。生过两个孩子的静仪知道早点让宝宝吸乳头有益于发奶,她解开衣衫把乳头塞进宝宝的嘴里。不管有没有奶,初生的宝宝用力地吸吮着。看着儿子的憨厚像,静仪忘记了刚才所受的磨难,一下子被母爱填得满满的,仿佛世界就只有她和她心爱的儿子……

 

不知过了多久,静仪发现自己已经和儿子一道被移到病房来了。她听到门外传来福生,福生…...”的呼唤声,那是姨妈来了。静仪抬头看去,只见姨妈急急忙忙地迈着碎步,提着宝宝包,从病房门口向她走来。姨妈,妳看,妳看他……”静仪说完,就满怀慈爱地把视线重新移到宝宝身上。顺着静仪的视线,姨妈看到了静仪怀里的宝宝。

姨妈妳看他像哪个,我,还是明皓?静仪头也不抬地问道。姨妈走近病床,认真地端详了一番,说:我看他两个都像。嘴和鼻子像妳,眼睛像他爸爸。是个蛮标致的小傢伙。你看他吃奶的样子,像蛮牛。

 

这时护士走过来,轻声说:三十六床,妳刚刚生产,现在还不会有奶,不过让宝宝吸一会也是有好处。你看他吸得那么用力,一会儿吃不到东西就会哭了。还是让我把宝宝抱到育婴室给他喂些奶粉吧。听到护士这么说,静仪依依不舍地让护士把宝宝抱走,靠着床头半躺着。

 

姨妈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近十一点了,就对静仪说:毛娃也抱走了,妳躺下好好歇歇。我过一会回家去。十二点钟小毛、正琅就要放学回来吃中饭了。吃了饭,我再来,给你带点汤水来。妳生个毛娃不容易,要好好养养。

疲惫不堪的静仪因为宝宝已经被抱走,刚才的兴奋情绪也渐渐平息下来。听了姨妈的话,静仪放平身子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姨妈就听到她打鼾的声音了。看看静仪已经睡着了,姨妈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病房。

 

中午时分,正瑛、正琅背着书包,沿着小彩霞街,从昇州路口卫士礼堂小学向家里走来。走进家门,只见姨婆在堂屋忙着洗鱼。两姐妹站在姨婆面前,问道:姨婆,姆妈呢?

姆妈在医院,给妳们生了一个弟弟。妳们有弟弟了。姨婆一边洗着鱼,一边回答着姐妹俩。

姐妹一听有弟弟了,高兴地拍起手来。姆妈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弟弟呀?

大概明天吧。妳们快去洗手、吃饭。吃过饭后,我再去医院看姆妈。妳们下午放学后在家好好做功课,等我回来。姨妈嘱咐道。

说话间,姐妹背着书包走进房间。桌上一盘烧青菜,屈指可数的几片咸肉藏身其中。姨妈跟在后面,端着一盘刚蒸好的窝头。

祖孙三人坐下开始吃午饭。玉米面的窝头颗粒比较粗,又是死面的,稍微凉下来就硬得难以下咽。姨妈怕正瑛、正琅不好好吃饭,下午会饿,盯着两个小姑娘趁热吃。看到她们一人吃了两个窝头,又吃了些烧青菜,姨妈自己三口两口地也吃了一个,就收拾了饭桌,把剩下的窝头和青菜收到碗橱里。

 

下午,一点刚过,姐妹背着书包上学了。姨妈把炖好的鱼汤装进一鸡汁汤罐里,然后把汤罐放进一竹菜篮,提着竹篮出了门……

 

下午两点半,妇幼保健医院的病房。静仪沉沉地睡了几个小时。  已经二十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一觉醒来,静仪觉着腹中咕咕作响。想到姨妈就快来了,静仪盼着姨妈能带些可口的汤水。

看到邻床的妈妈在给孩子喂奶,静仪不由得想起刚刚和自己分开来几个小时的儿子。她撑起身体,靠着床背,两眼盯着病房门,望欲穿。静仪想像着下一秒钟,姨妈或者抱着自己儿子的护士会立即出现在病房门口……

 

果然,不一会儿,悄无声息地,姨妈拎着菜篮走进了病房。福生姨妈,两人同时招呼着对方。吃了吗?姨妈一边向静仪走近一边问道。没有呢,我刚刚睡醒,还真的有点饿呢。静仪一边回答着,一边在床上直起上身。

看,我给你带来了鱼汤和饭。趁热吃了。姨妈放下竹篮端出汤罐,取出饭盒,递上一双筷子。静仪接过碗筷,喝了一口漂着一层薄油的鱼汤,抬头看着姨妈问道:正瑛、正琅吃了吗?姨妈一边盛着饭,一边应道:我招呼她们吃了,现在上学去了。

听到女儿也吃了,静仪又想到姨妈,姨妈,妳也盛碗汤喝吧?静仪抬起头关切地问道。

妳真是找话讲。这是在黑市买来的,专门做了给妳催奶的。我老太婆了,还吃这个?姨妈断然拒绝。静仪看到姨妈这样决绝,知道再说也无济于事,只好低头吃饭喝汤。

 

就在刚刚把一块鱼放进嘴里的时候,静仪听到喂奶时间了……”。她抬头一看,只见护士推着一婴儿车,车上分隔躺着四个婴儿,每个分隔间侧面有张纸牌。静仪连忙匆匆吃下嘴里的鱼,吐了刺,把饭碗递给姨妈,坐直身体,解开衣襟,准备给毛娃喂奶。

 

终于,护士把一婴儿抱给静仪。静仪接过宝宝,定睛看了看宝宝,嗯,是我的儿子。静仪把宝宝贴近自己。只见宝宝张着嘴巴,摇来晃去,找有吃的地方。静仪连忙捧着自己的乳房把奶头放进宝宝的嘴里。宝宝立即停止了摇晃,用力地吸吮着妈妈的乳汁。静仪一边喂着奶,一边憧憬着未来。她想象着,高过自己一头的儿子站在自己的身旁,自信有力地对自己说:姆妈,别怕,有我呢!看着眼前的翩翩少年,静仪觉着特别踏实,放心。

就在静仪母爱泛滥,憧憬未来的当儿,小傢伙已经吸空了妈妈右边的乳房,吐出嘴里的乳头,寻找新的目标。静仪连忙把他换到左边胸前,把另一边的乳头塞进了他的嘴里。小宝宝继续吸吮起来。

 

三十六床,填一下出生证。可能妳明天就抱着毛娃出院了,别因为这事给耽误了出院。小护士走近静仪的病床,手里拿着张彩色纸片。

姨妈接过纸片,转身递给静仪。静仪腾出右手,接过纸笔,看了一下,填好,让姨妈转交给护士。小护士接过来好奇地看了一眼,在初生儿姓名栏中的姓名,读了出来:吕正……”。她不认识第三个字。正璿,那字读悬,悬崖的悬。静仪笑着把第三个字读了出来,又低下头,看着儿子吃奶。正璿,这个字这么怪,什么意思呀……”小护士嘟嘟囔囔地走向下一张病床。

 

文字编辑:Ell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五月花,说得好,“姨妈真是静仪家的天使”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恭喜静仪!母子平安!姨妈真是静仪家的天使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