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三十九)邂逅相遇 明皓八年完篇

(2017-08-13 10:20:18) 下一个

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日凌晨,从基隆开往青岛的重庆号。天还没有大亮,周围很静,只听见船里机器的声音。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很浅很浅的。转眼间,天水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红霞。那道红霞慢慢地变宽变亮。 过了一会儿,那里出现了太阳红彤彤的小半边脸。波浪中那并不太亮的太阳时隐时现,终于冲出了海平线,完全跳出了海面,颜色红得可爱。刹那间,那红色球体光彩夺目,为其上下的云层涂上了金色的光彩。日出之处,红霞满天,天空顿时美丽无比。

 

一声汽笛宣示了一天的开始。二等舱里,依然和衣而卧的明皓睁开眼睛。拾头看见那舱顶下的蜘蛛网一闪一闪,这才想起来昨晚上盯着这蜘蛛网想了许久心思,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了自己如何身陷牢狱;想到师傅如何奇迹般地出现,如何像观音救悟空一样地把他从军人拘留所保了出来;想到窃油案结案他被无罪释放;想到被释放后离开国民军,加盟长江运输公司继续做驾驶员。在滇缅公路上,用师傅的话说是把脑袋别在腰带上玩,直到四五年日本人投降。苦吃了无数,福也享了不少…..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明皓起身在盥洗室里洗漱停当,提着他从不离身的小皮箱又一次来到餐厅,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坐了下来。

 

他叫了杯咖啡,两片烤得带黄的面包,一个被称作morning glory 的鸡蛋。中间的蛋黄如红日当空,周围的蛋白如白云朵朵。开始明皓还纳闷这鸡蛋与喇叭花有什么关系,待侍应生端上了食物,他看了看云海之间的一轮红日,再看看这碟中的鸡蛋,这才恍然大悟。

 

明皓不急不忙地吃了早餐,回到自己的舱位,想到当晚就会到达青岛,就拿出纸笔给老父写信:

 

 

父亲大人明鉴,

 

儿二十号晚将抵达青岛,然后取陆路乘火车回宁,预计的农历中秋左右能归家团聚。此行一路变故不断,辗转曲折,历时月余。想我为避战乱背井离乡十载,眼见不日就要回归故里在您面前再尽孝道,继承祖业,儿兴奋不已……

 

 

下午四点,经过两天一夜的海上航行,重庆号长鸣一声汽笛缓缓驶入青岛港。明皓随着人群慢慢地下了船。迎面入眼帘的是挂在德式建筑物上的巨幅标语蒋委员长万岁!中华民国万岁!和一屏巨幅照片,照片上是蒋介石夫妇与罗斯福、邱尔在开罗会议上的合影。紧接着的是印有青岛啤酒,健脾开胃字样的巨幅广告牌,和印有“All new 1947 Mercury for you” 英文字样的福特汽车广告牌。

 

未敢耽误,明皓直奔火车站。一路上大鼻子士兵、水手比比皆是。美国吉普、国军军用车辆川流不息。火车站广场前,一队队美军装备的国军士兵从卡车上爬下来,列队向车站走去。明皓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进火车站售票大厅。

 

他前胸贴后背地挤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售票口。最早的车票是两天后的早班车,而且已经没有坐票,除了站票就是卧铺。明皓想想自己历尽艰辛,还是弄张卧铺吧。一张卧铺两万金圆卷。

 

买下了火车票,明皓心里定了下来。下一个目标就是找家客栈落脚。

 

没有太多周折,明皓住进四方路上的新亚饭店。明皓把在船上写的信稍稍改了一下,交给前台用航空快递寄出,走出旅馆。放眼望去,四方路和远处的市场路已是华灯初放。

 

明皓正在琢磨何处就餐,猛地听到有人向他大声说道:这,这不是明皓吗?怎么这么巧!明皓抬头望去,只见一国军军官,肩戴上校军衔,头戴大盖帽,身披土黄色呢大衣,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人是何方故人。

 

我是福源,王春记家的老二呀!霞妹可好?军官用一口字正腔圆的南京话说。

 

啊,福源,你不是在南京吗,怎么在这里,还在国军里当上了军官了?明皓答道。

 

走,走,走,找个地方吃饭,慢慢聊…...”

 

两人走进一家海鲜酒楼。相对于明皓,福源似乎挺熟悉当地的海鲜菜肴的。稍事客气后,福源做主点了蟹鉗核桃虾、金砖佛跳墙、海参炖鲍鱼、清蒸生蚝、双喜炒饭,一扎青岛啤酒。

 

一会儿侍者送上啤酒、蟹钳核桃虾。两位故人他乡不期而遇,碰杯后喝下一大口。

 

两人边吃边聊,一会儿菜都齐了。

 

明皓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经历,遵父命回宁继承父业,和父亲来信提到两位妹妹安好。

 

福源也说了他火线投军,随国军转战南北的经过。此次随军北上长春,在长春休整片刻,即将开赴前线增援卫立煌部。

 

当明皓提到霞妹,福源的表情暗淡了起来,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我离开时是抱着必死的心的,开始是与日本人打,现在又与共产党打。结局只有一个,战死沙场。让她忘了我吧,你回去帮她找个好人家嫁了…...”

 

两位故人谈了很久,很久。想到就此一别,各奔南北,两人不禁唏嘘不已…....

 

秋九月十号,明皓只身平安到家,举家欢愉。时吕父已经六十五岁高龄,明皓三十岁。

 

 

明皓代表父亲赴上海,与裕华烟草公司接洽合作,成立南京分公司。明皓子袭父职任分公司经理,并同时参与永丰、源丰商号的运作。老父正式退休

 

回来的第二个星期,明皓到王春记拜访寿庭,转送福源的信和告知与福源不期而遇的经过。

 

文字编辑:Ell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P67' 的评论 : 谢谢HP67默默的支持,热情的鼓励,欢迎常来。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暖冬鼓励。文章写到这里,算是一个段落吧。南京就快解放了,天翻地覆的时代就要来临了。数不尽的试炼,数不尽的磨难。越写越沉重。
HP67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好文,一直在跟读!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谢狮子好文和更新。明皓终于回来了,三十岁了,子承父业,即将开始人生新篇章。明皓遇见福源,福源提及霞妹,作者这样的铺垫很好,自然地把读者带回南京和往事中,期待下集,期待更多王家、吕家的悲欢离合儿女情长的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