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三十二)拼死搏斗

(2017-06-23 16:33:39) 下一个

清晨,除了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和车的马达声,不时能听到山杜鹃、画眉的啼鸣声。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突然,远远地从武汉方向传来一阵轰鸣声。不好,怕是日本人的飞机来了。杨少校紧张地说。

 

明皓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了。盘山公路非常狭窄,两辆卡车错肩而过,中间不足一尺。一边是万丈深渊,一边是峭壁万丈,路面是九曲十八弯。如果真的是日本人的飞机打来,那真的无处藏身,被动挨打,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当儿,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两架日军神风战斗机像旋风一样地飞到头顶上。紧张地驾着卡车的明皓,除了死盯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还注意着头顶上的日军飞机,一会儿急刹,一会儿猛转,心里就一个念头:别挂在这里。

 

汽车比飞机有优势的是它可以刹车还可倒车,飞机只能向前飞,不能停也不能退。再一个就是飞机有机翼,需要更大的活动空间。在高速飞行中不小心就会撞上山崖,机毁人亡。不过飞机具有进攻性,汽车只是躲避飞机的进攻。

 

不对,汽车也有进攻性!只听得呯呯呯…...”,一阵高射机枪的声音从后面车厢顶上传来。明皓扭头一看,副驾位置上的杨大哥不见了身影。啊,他一定是在我一会刹车一会急行的当儿,开了车门爬到后面用车厢后面的高射机枪向敌机发起了进攻。呯呯砰…...呯呯呯” ,明皓听到更多的枪声,一定是更多的同伴加入了反击的行列。

 

突然,明皓发现头顶一黑,抬头一看,一架飞机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吱…...一阵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卡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前方路面上在两只车灯的照射下,明皓看见一排机关炮的子弹打在地上激起一道烟尘。如果不是刹车及时,这一排子弾一定会穿过车顶把明皓和后车厢上的杨大哥打成蜂窝煤了。

 

与机关炮同时射出的是杨大哥手中的高射机枪。高速前行的飞机、紧急刹车的卡车以非常快的速度交错而过。借着这个交错,杨大哥一阵猛射,用机枪子弹在日机机腹上从头到尾整齐地打上了一排弹孔,就像用尺子画出的一排虚线一般。飞行员明显地中了弹,飞机像醉汉一样在没有控制地前行着。飞机左翼擦向山崖,在摩擦发出火花中机翼顿时灰飞烟灭。剩下的机身重重地撞在山崖上,轰的一声,一片火光,一声巨响。飞机残骸越过路面散落到右侧的无底深渊。

 

 

另一架日机见了自己的同伴机毁人亡,顿时发了疯似地向明皓这辆车子冲来。

 

在这样的战斗环境中,固定机翼飞机并不占多少优势,速度慢了就维持不了高度,速度快了随时有撞上山崖的可能性,更别说沿路还有一排排高射机枪伺候着。剩下的飞机最好的应对是通知基地,派出轰炸机以消灭这支火炮部队。但是由于日本武士道精神,由于日本军人固有的相对于中国军队的优越感,被复仇的火焰吞灭的僚机飞行员不顾一切地向地面冲来。

 

与上一架飞机不同的是,这架飞机不是从后面而是从侧面冲向卡车,大有同归于尽之势。就算它击中卡车它也无法即时拔高安全离开。这可能与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有关,武士道精神倡导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日本的国民上战场以献身国家为荣,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妻子送丈夫,母亲送儿子上战场绝不会说保重身体,等你回来团聚,而是说去为国,为天皇献身吧,让我们重逢在樱花树下。这样的武士道精神在当时为其军国主义所利用给中国、亚洲邻国乃至世界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战争把人弄得疯狂,疯狂的政客把战争强加于人类。二战时期的徳意日法西斯如此;中国屡次国共内战如此;朝鲜战争如此,冷战时期的匈牙利战争,野猪湾事件如此;当今的金三也是如此。总结出一个真理:一旦权贵者能够掌控臣民的思想时,他们一定会对和平造成威胁。权贵们在对外族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的同时,也给本族本国人民造成巨大伤害。希特勒如是,东条英机如是,史大林如是,金家王朝如是,本拉登如是。

 

言归正传,明皓眼见敌机从右侧悬崖方向俯冲下来,右脚猛踩油门,卡车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长啸一声冲向前方。由于高加速度的作用,车厢上的杨少校一屁股坐在车厢里。扬尘而去的卡车把一排密集的机关炮弹丢在身后。紧接着一声巨响,黑色的神风战斗机撞向刀削的石壁,机身撞向峭壁后起火燃烧,一个赤红的火球,腾空而起。回头看着半空中的火球,杨少校庆幸明皓反应敏捷,两兄弟与死神擦肩而过。

 

驾驶室里,明皓刚刚闯过一劫,眼前的情况告诉他,更加危险的一劫正在等着他和同车共济的杨少校。顺着山峦的走向,盘山公路在这里一个急转弯向山背伸延过去。距转弯口仅有十米远的卡车以七十公里小时的速度前行。眼见着卡车将毫无悬念地冲出公路,坠入深不见底的山涧。

 

急刹、转弯,明皓手脚并用掌控着车辆,在十秒以内转过一百多度的弯,把速度降到十公里小时以下。本以为可以转危为安了,明皓刚刚松了口气发现车体已经驶出了公路,慢慢地向悬崖滑将出去....

 

前轮悬空了,车头向下倾斜。一个黑影从窗前划过,那是杨少校的身影。只见那黑影越过卡车,向不见底的山谷落去。

 

那一刻,明皓清楚这车一定会滑向山崖,如果自己一起落入这无底深渊,必死无疑!如若跳出去还有一线生机,不至于在这里等死。想到这里,明晧轻轻打开车门。明皓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左下方两米左右的石壁上有一颗老松树。

 

移出两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明皓一跃而蹴向那松树跳了下来。就这一跃一蹴破坏了卡车的平衡,轰的一声,卡车翻了个个儿,车厢朝下,车头朝上落入山崖。

 

两手抱着松树主干,明皓看着轰然而下的卡车,庆幸自己跳车的决定。

 

吱,吱,吱….." 树干发出艰难的呻吟声,由于明皓扑下来的冲击力,石缝中的松树也要承受不住了。随着慢慢断裂的树干,明皓像树叶一样向山谷的深处飘落…...

 

文字编辑:Elll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