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十)童趣盎然 幼年完篇

(2016-12-17 03:04:24) 下一个

一行四人,只有六条腿走路。二哥福源背着妹妹一路向方庄西头的王家大院走去。

日正午
饥肠响如鼓
立杆其影无踪
骄阳当空横舞

夏正伏
郊野热似炉
金牛绿池戏水
白鹅清水悠浮

赶归途
挥汗圆如弧
少年满载乐归
童趣盎然满目

当三位少年背荷累累地走进王家大院,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小福生竟然在二哥背上睡着了。

刘妈忙着接过少年上午的成果,张罗着给两兄弟和小哥哥安排中饭。怀卿从福源背上接过福生,把她抱进正房让她继续睡觉。

中饭比较简单,冬瓜海带烧鸭汤,凉拌黄瓜,芦蒿炒肉丝,蚕豆瓣炒鸡蛋。
两兄弟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在乡里的菜比城里的新鲜了许多。味道是不同。

转眼间一人一大碗饭吃了个底朝天,桌子上的菜也如风扫残云似地被一扫而光。

吃完饭,福源探头上房看了看,大哥,嫂子带着福生、耀宗都睡着了。使不完劲的少年又在想如何打发下午的时间了。福源想着大哥大嫂都睡午觉了,说:“我们去捉金铃子好不好?”小哥哥说:“那要玻璃杯!”福文说:“好好好,妹妹也睡午觉了,这回不用背妹妹了。” “玻璃杯没问题,反正我们一会就回来了。说做就做,我去弄杯子去,阿牛哥去弄纸和浆糊去。”

金铃子是一种与蟋蟀相似,但小得多又颜色浅得多的小昆虫。它一般在灌木树丛中,歇息在树干上,树叶背后,越是中午热的时候它们越叫得响亮。说是叫,其实并不是说它们像小鸟一样地用嘴唱歌。与蟋蟀一样,它们用两片蝉翅振翅磨擦发出悦耳的鸣声。捕捉工具很简单,一只广口玻璃杯贴上一个纸做的反向漏斗,末端剪个小洞。最好用深色的纸或者把它用墨汁涂成黑色。捉的时候尽量把小虫罩进杯口,小虫由于趋光的特性就顺着光线向漏斗的底部爬去,最后进入玻璃杯,出不来了。捉到后再分装小瓶子里。最简单的是用青霉素注射剂的瓶子,讲究的还有水牛角做的盒子,象牙做的盒子。每天喂以水果,南瓜,地瓜,红薯等食物。它们振翅长鸣,煞是可爱。可是它们过不了冬,如若把它们藏在棉衣里胋贴身放着,用人体的体温保护着那微小的生命。

三位少年轻声细语地忙碌着,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王家大院。午后的大院,除了树上的知了声,堂屋里小红笼里的蝈蝈声,静过无声。不停的知了声给午休中的王家人宣示着宁静和安逸。好一个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悠。

......

下午三点多,在正房大床上。第一个醒的是福生。她睁开眼睛,看到身旁的大哥还在睡觉,坐起来探头看见嫂子和耀宗,都还在睡觉。就悄悄地爬下床走出了正房,回来厢房,绕到床后马桶旁......
 
坐在西边厨房门口摘菜的刘妈看见福生走过,连忙站起来,随着小姑娘进了厢房。“福生呀,饿了吧?来,上过马桶后来厨房,刘妈给你弄吃的。”刘妈对着床后上马桶的福生说。“谢谢刘妈,是饿了呢。我马上就来。”小福生礼貌地应着。

等到福生出了厢房来到厨房时,小桌子上像变魔术一样地放着一碗凉拌面,葱姜蒜末,麻油甜酱芝麻酱。清爽可口,香气扑鼻。“来,洗手,吃饭” 刘说着端过一脸盆来。小姑娘真的饿了,快快地洗了手,一屁股坐下来操起筷子来不及拌匀就大口地吃起来了。

......

吃着吃着就看见大哥大嫂搀着耀宗从上房走出来,“妹妹是饿坏了,你看她什么时候吃得这么香。”怀卿笑着说。
看着小妹的吃相,寿庭也笑了起来。“嬢嬢,面面!”耀宗看到福生在吃着凉面也想吃,就指着碗里的面条说。

福生听着小侄子说要吃面,停了下来把面条向外推了推,用袖子擦了擦嘴,看着耀宗说:“来,给你吃。”

“谢谢嬢嬢,福生真乖。”怀卿高兴地帮耀宗接过凉面。

看着福生一碗面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寿庭没有说什么,转身向刘妈说:“刘妈,把井里的西瓜捞起来切了大家一块吃了。哎,福源、福文呢?”

“他俩吃完饭就跟小哥哥一快出去野去了,有个把钟头了。”

正说着,只见两兄弟与哥哥一道,灰头土脸,大汗淋漓,但却是兴高采烈地走进大院。一人一手拿着一个玻璃杯。看到大哥大嫂就在门口厨房里说话,两兄弟脸上的笑容一下子被吓到九宵云外,赶紧把玻璃杯藏在身后。

“又去哪儿疯去了,手上是什么,干嘛藏身后?”寿庭大声问道。
“我们,我们,我们去抓金铃了。看,我抓了好多呢,弟弟也抓了不少。”说着把玻璃杯拿出来给哥哥看。他这样做是知道哥哥也喜欢这物,只是怕嫂子骂他大热天下午顶着毒太阳出去疯会中暑的。“大哥,看这是我抓的。”见状福文也拿出了他的战果。“嗯,是抓了不少。只是这物弄几个玩玩就好了,干嘛抓来这么多。你看你们弄得一身汗、一身泥的。嫂子心痛你们呢。”寿庭缓下口气说。旁边怀卿叹了一口气说:“去,到后面去冲冲洗洗。然后来吃西瓜,解解暑。”
两兄弟高高兴地向后房去去。看着王家大哥并没有恼怒,小哥哥也拿出他的战果给他的妈妈,刘妈看。刘妈看着儿子轻声地说:“二哥、三哥是城里人。不要带着他们乱跑,给他们中暑了。” “不是我,是二哥的主意……”刘妈一个手势阻上儿子继续说下去。“去吧,到后面洗洗,然后来一道吃西瓜。”
.....

夏日的傍晚,梨花树旁,葡萄架下,王家一家人及刘妈、小哥哥围坐在一大理石桌旁,一边吃着西瓜一边聊着天。二哥、三哥激动地讲述着他们捉金铃子的经历,小妹妹福生一片西瓜堵住了嘴,睁着双大眼睛看着哥哥听他们讲故事。厢房里传来金铃子的叫声是那样的优雅,那样的安静。

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落山的太阳照在天边的云彩,红霞满天。怀卿抬头看看天说:“终于起了些风,今晚会凉快一些了。”

第一部《幼年》完

关于金铃子

文字编辑:Ell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