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九)踩藕摘莲

(2016-12-06 08:07:27) 下一个

不行,以前妈妈就说了,'打死会拳的,淹死会水的',哥哥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福源断然否决了弟弟的建议,一步一回头地看着河里戏水的少年们,背着小妹福生继续与阿牛过了桥向村边走去。

出了村子,眼前豁然开阔了起来。沿路的景物真不坏,江南的仲夏,原是一副天上乐园的景色。一路上没有一块荒土,都是绿的稻,绿的树,绿的桑林;眼前是一片瓜地,绿墨相间的大西瓜错落有致地分布于巴掌大的绿叶瓜藤之间;远处朦胧的丘林山峦之下一望无际金黄色的麦浪。麦浪之中一个个鱼塘、荷池像翡翠一样地妆点其中。一条小河蜿蜒曲折地伸延到远处山林之间。阳光照射在西边的云朵,辰光灿烂朝霞满天。江南水乡的夏日早晨生机勃勃,夏意盎然。这片世代祖辈养息的土地将会给辛勤劳作的方庄农人带来一个丰收富足的夏天。


富饶秀丽的江南水乡养育了一代代江南农人,也培养了无数琴棋书画,诗词曲调无一不精的江南才子。唐宋自是不在话下,单单晚清以来就有唐伯虎,祝枝山等八大山人,“打破乌盆进山中”的郑板桥,官拜军机大臣,户部尚书,兵部尚书等高位的翁心存,翁同龢,翁同书父子;官拜部尚书的何汝霖,无一不出自江南或得益于江南文化熏陶的文人墨客。江苏常熟翁氏父子在晚清显赫两朝天子。老父翁心存为咸丰同治两朝大学士,素有咸丰帝师之称,任户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次子翁同龢为咸丰六年(一八五六年)狀元,官至户部尚书,工部尚书,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外交部)衙门大臣。是同治,光绪两代帝师,著名书法家。长子翁同书为道光年间进士,官至安徽巡抚,历经起复,官拜四品。如此功名才子、江湖奇人数不胜数,青史留名。

穿过瓜田、油菜地,小哥哥领着兄妹三人来到一片菜地,“这是我们种的豌豆,鲜嫩鲜嫩的。福源哥哥尝尝。“ 说着小哥哥摘下一把豌豆荚递给福源。福源接下,拿起一个放入嘴里,“真的哎,甜丝丝的!”说着就要分一些给弟弟福文。只见福文已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福源从豆荚里剥出几粒豌豆,回手送到福生的嘴里。趴在哥哥背上的小妺妹福生小嘴一动一动地嚼刍着鲜嫩可口的豌豆粒。不一会儿吃完后,福生拍打着二哥的脊背说:“哥哥,豆豆。”福源连忙剥了颗豆荚把豆粒递到福生的手上。

一行四人慢慢地边走边吃,小福生也渐渐胆大了些,她从哥哥背上滑了下来,自己在豆苗地里摘了豆荚剥了吃。两个哥哥在农家小哥哥的引导下忙着捉蝈蝈,(南京人称着叫油子)。突然小福生哭了起来,三位哥哥寻声而去,只见福生两手抓满了豆荚,满嘴吐得都是咬得半碎的豆粒哇啦哇啦地哭着。福源、福文两人面面相觑。还是农家哥哥见多识广,他伸手拿过福生手里的豆荚一看,哈哈大笑起来了:“妹妹摘豌豆摘到毛豆地里了,你看她满手拿着这毛绒绒的毛豆!”

两位哥哥恍然大悟,也都大笑不止。看着大家都笑了,福生也停住了哭声,扔掉手中的毛豆荚,与哥哥们一道笑了起来。

清理完福生嘴里的毛豆,福源重新把妹妹福生背在背后,一路向前。“到了,到了!”一行人走到一池塘边,只见荷叶青青,莲蓬满满,还有几支玫瑰色的荷花盛开。水上有蜻蜓点水,红花绿叶;水中有鱼虾绕莲,锦鲤白鲢;水下有节节肥藕,居乌不染。除了景色宜人还秀色可餐。这就是几人此行的目的地。他们的活动有两项:摘莲子,踩藕。

福源把妹妹放下,叮嘱她坐在岸边不可离开,绝对不可以下水,一会儿有好东西吃。小福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算是应了。两兄弟急急忙忙脱了鞋子,背起小哥哥准备的布袋,急急忙忙地准备下水。“慢一点,让我给你说说。”小哥哥拦住了他们。“我爸爸说的'庄稼,庄稼,装到谁家都是家,就是别糟蹋了'这个莲子不到成熟不摘,成熟不成熟看饱满不饱满。踩藕是要找荷叶过密的地方踩,而且要从梢头踩,向根的方向踩两节,最多三节,不要伤了主根。最后就是收成的果实不能糟蹋了,一定要收回来....”小哥哥有模有样地说了一大套,王家两兄弟听懂了多少就不知道了,只是像鸡啄米一样地不住地点头。

终于福源、福文下水了。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池塘底部用两只脚小心地探索着淤泥中的藕节,向较大的莲蓬一步一步地前移。还是小哥哥有经验,只听咔哧一声,小哥哥弯腰探手水中,一会儿只见随着他的手出水的是一根三节莲藕!又肥又大!水中岸边欢呼声一片。小哥哥把莲藕又洗了洗放进背后的背篓中,继续进发。摘莲子比较容易,而且摘了当场就能吃,王家兄弟比较喜欢摘莲子,看到粗壮饱满的莲蓬用小哥哥给的小刀把莲蓬从茎部割下,如果想吃就轻轻地把莲蓬剥开,一粒粒莲子就举手可得了。取出褪衣去芯后就可享受那青香美味的莲子了。

看着水中的哥哥吃得津津有味,岸边的福生坐不住了。只见她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在岸上向池溏的边缘走去。嘴里不住地说:“哥哥,福生要吃....” 水中的福源见了,连忙说:“福生不要下来,哥哥给你吃!”他说着就三步并两步地抢上了岸。从背后的布袋里掏出一个莲蓬来,剥了送到福生的嘴里。坐在草地上的福生看着哥哥在为她服务,高兴地站了起来,趴在坐在岸边的福源的背上搂着哥哥的颈项......

天近午时,火辣辣的太阳照在空旷的农田上,他们一半身子泡在凉水中另一半却在烈日下, 后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小哥哥看着两兄弟指着背篓说:“搞得差不多了,太阳也挂中间了,我们回吧?”虽然不情不愿,福源回头看了看福文,探了探手中的布袋,说“好吧,家里要等我们吃中饭了。福文,上岸,回家!”

小哥哥背着背篓,福源背着福生,福文背着两布袋满满的莲蓬,在当空的烈日下顺着乡间小径向村庄走去。路两旁时而麦浪滚滚,时而郁郁葱葱,远处天边一朵朵白云装饰着天际,好一幅江南夏日的风景画。

文字编辑:Ell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谢谢,谢谢。记得中学时夏天下乡劳动就割麦子。麦芒好刺人的。
文中提到书法家两朝帝师翁同龢。现奉上家传真迹请如斯兄欣赏。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太客气了,不要这样呵。改的一句极好,“一路上没有一块荒土,都是绿的稻,绿的树,绿的桑林”。很喜欢这一句。读了这一节才知道,原来南京周围的乡下也种麦子,我错以为只种稻子呢。学习了。
热盼你的佳作。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谢谢如斯兄,遵照您的意思我改了,您看这样行吗?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谢谢。我来想想,找个别的什么花。全凭儿时的记忆,记不清了。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一直跟读你书写古城南京,耐心地等你更新。
有个细节:油菜花金黄的时候大西瓜可能还没有结出来吧?印象油菜在春天里开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