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降龙伏虎(58)《海上佳人》

(2021-02-21 18:13:40) 下一个



钢琴美人娜塔莎的出现让林翔意识到原来自己的中年危机主要源于生活中缺少一个娜塔莎这样让他痴迷的年轻女人。男人实际上都是可以被驾驭的,主要看缰绳在谁手中。得到这个美人不算难,但也花了林翔不少钱因为他还要养活她一家子。她的父亲伏拉基米尔——就是林翔在“小莫斯科”酒吧遇到的那个会说几句中文的古怪的老酒保——说自己是俄国贵族,现在虽然破落,不改他们血统的高贵,然而他从海参崴带来的东西不是卖光用光了,就是丢光了,再也无法证实他们的贵族身份。
其实这对林翔来说已不太重要,在他这个年纪他也不去关心娜塔莎喜欢的是他本人还是他殷实的家底。伏拉基米尔要求林翔资助将他的“小莫斯科”从四川北路搬到时尚的霞飞路,林翔欣然同意出资租下了店面。现在伏拉基米尔不仅在法租界继续开“小莫斯科”酒吧出售伏特加和俄罗斯食品,也开始经营西伯利亚皮革。此外林翔甚至同意了伏拉基米尔更为苛刻的条件--即他必须明媒正娶娜塔莎之后,才可以和她同床共枕。林翔在大学读过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人的作品,也学过一点儿俄语,足够跟德米特里进行日常交流。现在他又开始继续学习俄语希望不久能阅读俄文原著。他的桌子上除了他订阅了多年的英文和中文报纸外,现在增添了上海订阅量很大的俄罗斯报纸《Shanghai Zaria》,《Slovo》和俄罗斯诗集。

当发现司机德米特里和娜塔莎都来自海参崴,每次见面都用俄语亲密交谈时,林翔立刻与胡医生商量跟他交换了司机小刘。德米特里习惯了林家不想离开,林翔心里也很难过,但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和所爱的俄罗斯美人的关系不受任何威胁。所以在多给了德米特里三个月的薪水弥补自己的内疚后,林翔还是叫他走了。

*     *     *

丰泽其实有比外甥世雄的婚礼更让他操心的事。《海上花》电影为银河公司带来了空前的利润。丰泽和秋秋乘风破浪,迅速推出了另一部主题相似的电影《海上泪》,仍由丹凤和邡林主演。电影还没上映,银河便买下了《潘金莲》剧本版权,拍摄这部银河有史以来预算最高的影片。《潘金莲》根据《水浒》和《金瓶梅》两部名作改编,讲的是一个人人尽知的故事:妖艳狠毒、不守本分的潘金莲嫁给了丑陋的穷光蛋武大郎后,与镇上有钱风流的西门庆通奸、勾搭杀死了她的丈夫做了西门庆的第五房妾。西门庆死后潘金莲与女婿通奸被赶出家门最后惨死于她的小叔子武松的刀下。这个美艳淫荡的女人一直震撼着中国人的灵魂,让男人女人都为之心惊肉跳。银河的制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角潘金莲的扮演者丹凤的表演,使这个历史上名声不太好的坏女人成为一个寻求女人自由解放、叫人同情的新女性。公司计划在1928年秋季拍完上映。

预算、剧本分镜头绘画、场景搭建、服装设计制作都已完成,电影也顺利地拍了三分之一,但却意外飞来横祸:上海影片局的许可部门拒绝给银河公司发行《金瓶梅》所需的许可。丰泽和楚秋秋由于过去与影片局的关系一直十分密切,银河公司申请许可从未获拒。他们也一直是一边拍片,一边申请许可。对银河而言,提交给许可只是走过场而已。这一次也不例外,银河在《潘金莲》上花了一大把银子后才提交发行许可申请。
所以当银河得知未能获得许可发行时,犹如晴天霹雳般震惊。没有许可,电影就不能发行;不能发行,投资就收不回,资金周转不起来,公司便举步维艰。细究原因竟是影片局的许可部已经批准了另一家公司的《潘金莲》电影的发行上映。银河公司怒了。他们如此大张旗鼓高调宣传《潘金莲》电影闹得整个上海滩无人不知。谁敢如此公然挑衅他们、跟他们过不去?很快,一个名字浮出地表:张飞龙,沈浮的一个徒弟。
银河影业公司的天空顿时乌云密布。大家都觉得走到这步打住,不管在名声上还是在实际经济利益上皆等于自杀,所以公司必须坚持把《潘金莲》拍完发行。丰泽、秋秋和一平在一起抽了几天闷烟讨论后得出结论,如果他们直接与张飞龙打交道,那等于赤手空拳地去揪老虎的尾巴;唯一的选择是屈服于沈浮,请这位上海黑帮大佬出面帮忙。

*     *     *

沈浮闭目在他的竹林院子的莲花垫上已经打坐了好久。不远处,保镖沈云鹏在用一块布轻轻地擦枪,他的一只脚踩在石凳上。云鹏是沈浮本家人,乡下过不下去了来上海投奔他。沈浮见他忠心耿耿,力大无比,头脑机灵特别喜欢。不久让他当了自己的保镖,还认他做了干儿子,像个影子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管家仆人老刘戴着毛茸茸的的皮耳罩,像一只熟练的老猫一样迅速轻巧地走过来,在离沈浮五步之遥处停下来通报道:“银河影业公司的几个头儿们想见您,老爷。”
沈浮没有回应。几分钟后,他伸直了腿站了起来。云鹏迅速过来拿起旁边的牛角文明杖递给他,沈浮拄着往竹林边踱去。“把他们带到这里。”
“是,老爷。”老刘深深地鞠了一躬,退了几步然后转身下去。
丰泽、秋秋和一平穿戴整齐,跟着老刘进了园子。他们身后是两个短衣帮手挑着一个沉甸甸的大木箱子,旁边福生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二月的寒风吹着竹叶沙沙作响,假山旁边一条蜿蜒的小溪在半融化的雪下潺潺流动。这里看不见红尘滚滚,听不见车马喧嚣,叫人不敢相信他们仍旧在大上海。一个腰上别了两把手枪的彪形大汉抱着胳膊立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进来。丰泽早听说沈浮有个6尺高的贴身保镖沈云鹏,估计就是此人了。沈浮一头整齐的黑发,穿了一件单薄的的黑长衫,外面套着一个短袖皮袄夹克,背对着他们站在竹林前挂着的金色鸟笼子跟前。他的左手放在背后的文明杖上,右手拿着一把长长的金勺子在给两只黄鹂鸟喂食,一边自我陶醉地轻轻吟道:
      百啭千声随意移,      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      不及林间自在啼。
“老爷……”老刘等沈浮背诵完才张口。沈浮慢悠悠地道:“老刘,你读过欧阳修的诗吗?我怎么觉得自己就像这只鸟一样被关在笼中,你说呢?” 
老刘哦哦了几声,不知怎么回答。沈浮背后的食指动了一下。老刘明白他的意思,向他的后背鞠了一躬,并朝丰泽点点头。
丰泽只穿了件薄的棉夹袍,手里捏着皮帽,他的秃头在竹园中央寒冷潮湿的风中感到冰凉。他知道沈浮跟自己一样没读过几天的书,所以十分厌恶他的做作,但因有求于他也只能强压心中的委屈,恭敬地对着他的后背道:“沈老爷,生活在同一个天下本是缘分,我等本该早来拜见您了。这点儿薄礼,是兄弟们的一点儿心意,请笑纳。”
两名助手把木箱子抬过来。丰泽拉开锁,打开箱子,露出满满一箱子闪闪亮亮的大黑鸦片球。
丰泽解释说:“印度进口的……”
沈浮慢慢转过身来。这是丰泽第一次近距离看着沈浮。他知道对方快五十岁了,但他那光滑而端正的脸看起来顶多四十岁,与其说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黑帮大佬,不如说他更像一个儒雅的学者。
沈浮冲着鸦片球略略点头,面部仍无表情。他把手里的金勺子放回鸟笼上。丰泽合上行李箱,在福生的帮助下,抬着箱子往沈浮身边挪。云鹏一个箭步冲上去用手挡住他们再往前走,腰上别的手枪正好顶着丰泽的脑门。丰泽笑笑制止福生,一起放下箱子。丰泽走过去从秋秋手里接过一个红色的丝质卷轴,放开露出几行工整的金字。沈浮只瞥了一眼,就示意刚快把它拿走,道:“不需要这样,丰泽兄。我一直视君为兄弟,怎么能收你们为门徒呢?这太不妥了。直说吧,君有何贵干?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沈浮的冷漠使这本来就尴尬的局面更加难堪。丰泽和楚秋秋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们知道现在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直说了。丰泽清了清嗓子道:“不瞒您说,我们正在拍摄一部电影《潘金莲》,已经拍了一半了。不巧的是,您的大弟子飞龙兄在我们之前提交了许可申请,也拍摄《潘金莲》电影。但是据我们所知,他并没有计划拍摄这部电影,至少还没有开始。我们想知道您是否可以跟他谈谈,叫他撤销他的许可申请?”
沈浮问:“怎么现在都在争着拍《潘金莲》?这女人不就是一个毒死了自己的男人后嫁给了西门庆的婊子吗?你们的电影谁演潘金莲?” 
“林-林丹凤。”
“她为什么自己不来求我?”
他的问题使银河的人吃了一惊,丰泽知道事情失控,开始冒汗了。但在他还没来及擦干汗之前,沈浮又道:“我要林丹凤亲自来这里求我。”他挥一下手,要老刘送客。

“好吧,”丰泽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回答。“让我先和她谈谈。”

 

【原创】民国长篇小说《海上佳人》连载  © 2018 & 2020 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海上佳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竹箫' 的评论 : 竹箫好!谢谢看帖子。这个麻烦会有一种十分戏剧化的方式解决。
海上佳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末代皇帝' 的评论 : 是。世雄是沈浮的干儿子,所以好戏还在后头。
紫竹箫 回复 悄悄话 丹凤真的有麻烦了!丰泽会怎样?
末代皇帝 回复 悄悄话 小说里好几处提到上海黑帮大佬沈浮,现在终于露面了。原以为他三头六臂,没想到还吟诗打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