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民主好,但好民主体制难

(2020-09-22 19:37:43) 下一个

自由民主是世人向往的理想国,犹如仰望自由女神高擎的火炬灯塔。

美国三权分立政体成为实现自由民主的国家典范,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各司其责又互相制约,体现先贤们立国之时的集体智慧。

最高法院由九位大法官组成,任何案例一旦送至最高法院,无论是决定总统,还是判定经济赔赏,大法官投票结果一锤定音,至高至终,真正意义的The buck stops here。

鉴于此,九位至尊的大法官应当超越党派,超越种族,超越个人,以公正中立的法律代言人捍卫民主与自由,是法制国家的信心与依靠。

大法官为终身制铁饭碗,一旦上任,就意味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口气,除非自己选择退休。假设一人55岁当上大法官,85岁寿终正寝,可以见证历史三十载,而期间总统不知更迭多少次。

但大法官不是靠选举产生,而是现任总统提名,参议院多数表决赞成通过任命。这种任命只有当一位现任大法官病逝或退休时才有机会,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多不少。

最高法院的民主是九票定乾坤,但实现民主的体制却难以完善,不论哪个党掌控白宫,在提名大法官人选时首先筛选党派理念,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换句话说,政治上坚定,对总统本党忠诚是第一位。

不知从何时起,最高法院也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只是不像国会议员们一样争吵得狗血喷头,而是用晦涩难懂得法律辩论体现,但最后殊途同归,投票结果以多数党阵营胜算。

正是大法官最终审判权与终身制的结合,每有任命机会,两党会开足火力一拼高低。总统无疑要安插属于自己党派的大法官,而反对党定会不屈不挠阻止,无奈之时争取温和派人选。

就目前的九大法官,五位被共和党总统任命 (John Roberts, Clarence Thomas, Samuel Alito, Neil Gorsuch, Brett Kavanaugh),四位由民主党总统任命(Ruth Bader Ginsburg , Sonia Sotomayor, Stephen Breyer, Elena Kagan)。随着Ginsburh近日病逝,民主党阵营剩下三位。若川普提名填补,参议院通过,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大法官组成将是共和党六人对民主党三人,6:3大悬殊比分将预示着共和党在最高法院的绝对话语权,这将是民主党的噩梦。

当然民主党也要拼死一战,但胜算渺茫,因为总统和参议院多数均为共和党。在此千载难逢时机,党派利益高于一切,无理可讲。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itch McConnell四年前挫败奥巴马的大法官任命,理由是大选之年不应填补,即使有十个月时间也不予讨论。如今又是大选之年,且仅剩四十余天,他保证召集参议院对总统的法官提名表决。正是,参议院还是那个参议院,但总统不是那个总统了。

无论结果如何,胜方会言之凿凿一切均在宪法框架下个民主体制合法进行,此话固然政治正确,但是,当最高法院形成水火不容的两党阵营,投票结果大可以预测6:3时,民众对民主的信心会变得疲惫不堪。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建立真正的民主体制面临曲折与挑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鉴于此,九位至尊的大法官应当超越党派,超越种族,超越个人,以公正中立的法律代言人捍卫民主与自由,是法制国家的信心与依靠========================================================================================骗你不用相量
回复 悄悄话 法官由政客提名和任命使美国司法有了一层政治色彩,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党不那么极左,大法官就可以是倒过来的4:5了。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大法官没有任期制是美国体制的败笔。
美国其实需要一次大规模修宪,成立第二共和,甚至应该学习欧洲转为民主制,放弃共和制。
尤其是美国客观上是多元文化,民主制就尤其显得重要,使得国会有可能出现不同种族的代言。民主制的联合政府的概念适合提倡合作的态度。
赢者通吃的选举人体系是尤其与现代社会不容的。
江郎山闲话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虽然不同意结尾的观点。
John Roberts比较中立。最高法院是时候转向以宪法为依据的”保守“一点的模式了。共和党一般不主动改规则,民主党视规则如无物。
美国是真正的民主体制,相比较从前,只是里面的librals多了,吃里扒外的多了,视规则如无物得多了。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参议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规则发生了变化

过去的规则是,被提名人需获得100名参议员中的60票。

2013年,民主党人首先改变了参议院的规则变成了50票,但不包括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

2017年,参院共和党修改游规则,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60票,也变成了50票。
回复 悄悄话 Democracy is political agenda,
Supreme Court is supposed to be apolitical.


ahhhh 回复 悄悄话 这事的核心是民主党视法官为政府,超级议员,而不是宪法解释者。本来最高法院法官不是民选,就是为了不让他们随波逐流。但是民主党就是短视,每次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