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以史为鉴,人生“监”难

(2018-09-02 12:54:50) 下一个

忆往昔,一个人若没有偷鸡摸狗杀人放火之劣迹就无需担心牢狱之灾,从电影中直观看到的坏人长相上就不良善,要么尖嘴猴腮要么贼眉鼠眼。

不知何时起,好与坏,善与恶愈来愈难分了。今日可能是商海精英,政界老臣,影视明星,他们在大众面前侃侃而谈,或训示或教导,受掌声与膜拜之荣耀,明天突然传来,此君原来五毒具全数十载,贪腐金银成箱房产无数,道德丧尽流氓成性。而且这种例子不再是稀有罕见,就像家常便饭习以为常。正所谓,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八,九十年代那些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名字,不知多少都没能善终,红塔山烟厂,大邱庄,健力宝,北京首钢等等不计其数的红极一时的弄潮儿从坐上客沦落为阶下囚,更不说人人皆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下场。

历史的车轮继续前行,到了老虎苍蝇铺天盖地之时,怀揣“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穷家子弟金榜题名走上仕途后蜕变成贪婪之虎,打黑英雄转脸为黑的保虎伞,政坛新星原来靠色起家一路升迁,书记掴局长耳光竟为家中不耻私事,视屏名嘴不料在酒桌失言被下课,“表哥“”烟哥“的媒体一露成为千古恨,一桩桩一件件举不胜举。街坊消息更是形形色色真假难辨,小道小报添油加醋乐此不疲,尽博人眼球之能。

为官跌倒者,其轨迹几乎千篇一律,初入官场时,心高志大,兢兢业业,政绩显著,造福一方。官位升迁后手握重权,一言九鼎土皇帝,利益的输送纷至沓来门庭如市,金银财宝香车美女应接不暇,开始尚犹抱琵琶半遮面甚至心有余悸,慢慢心安理得,以至最后求之不得并论贿行赏,到头来人人自悔“忘记了党和国家的培养,忘记了入党誓言“,正如在台上时的照本宣科,下台后仍言不由衷。

这些人被在位者慷慨激昂义正词严谴责忘记了所受的谆谆教诲,他们应该是由特殊材料造成的,应练就慎独的本领,对行贿者会大吼一声,怒斥胆大的糖衣炮弹;在美女投抱入怀时,学习柳下惠坐怀不乱;面对山珍海味,提醒自己吃了人家嘴软拿了人家手软;遇到假公济私的上司,坚守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但事与愿违,一个个见钱眼开,一个个拜倒在石榴裙下,一个个又大谈廉洁自律,一个个被自己的“同志“抓捕。教诲者又被教诲,审判者也被审判,真乃是乱哄哄你方唱吧我登场。

以史为鉴可正身的道理妇孺皆知,人人擅长引经据典高谈阔论,但励志豪言与警世醒言无奈收效甚微。某省的几任交通厅长走马灯似的看着前任被抓获刑,却前赴后继,“史“在眼前,”鉴“忘脑后,可惜可叹。更有那重庆大片,英雄王立军亲手把英雄文强送上断头台,乌烟瘴气还未消,王局长已逃美国大使馆求外援救命,这一幕幕的活剧天天在上演,真乃日光之下没有新事,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人会变可塑,古人知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南则为枳。人性的弱点血脉相承,无视其存在而言他,无异于掩耳盗铃,结果遍山都是红屁股的猴子,繁衍生息,突然一天,猴王宣布要惩罚红屁股猴子,景象可想而知,试比谁的隐藏术奇巧。

不要试探人性。丹麦著名医学家,诺奖得主芬森(Niels Ryberg Finsen)在确定接班人哈利时,曾顾虑哈利能否在医学研究的枯燥与孤独中坚守,有人献计安排人出高薪拉拢哈利离开研究以试验哈利,但芬森断然拒绝采用此计。多年后,已功成名就的哈利老泪纵横回忆说,如果恩师当年按计设置诱饵陷阱,他注定会栽倒进去,因为他那时家中贫困潦倒,不可能抗拒金钱的诱惑。

当然身在他乡,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痛,在这好山好水好寂寞的偏隅之地自食其力养家糊口,否则凭着当年烫金的一纸学位证书,万一遇到一个眼睛走神的伯乐非要赐个一官半职,岂不也要接受人性的考验,弄不好高墙内悔恨度余生,让后人续说聪明反被聪明误。

想起电影《我不是药神》中老太太的那句话,“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不仅活着,每个人更想体面地活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