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傻猫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Fire Alarm

(2015-08-27 20:41:07) 下一个

10点才到公司,按照routine, 开电脑,到cafe取回绿茶,坐稳了,准备开案工作。突然传来了火灾报警声,洪亮、慢速,接着就是喇叭广播,高音的,仿佛是文革时的广播喇叭:

Attention please!                                        注意啦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请大家注意啦

Fire alarm has been initiated                     火灾报警器被启动了

Fire department has been called              已致电消防部门

Staff is investigating                                  工作人员正在调查

Please stand-by                                          请静候

喇叭里一次次地说着这些,我暗自期待着像以往好多次的样子:让大家下楼。

第三遍广播还没结束,警报声即刻从慢速、洪亮变成了快速、尖利:是让大楼清空的信号。

同事们纷纷站起,只见safety committee的几位已经头盔、桔黄交叉黄色反光大叉的vest穿戴着,疏通大家从楼梯疏散。

我心里就是知道不会有事儿的,庆幸着刚从楼下上来坐稳,就又可以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了。

碰到一位CBC, 虽然他不会说中文,却是亲切的同胞面孔,并且咱俩一个想法。偏偏两人正开心地聊着这等“好事儿”时,一位Manager从身旁走过 :(

公司在高层,每下到一个楼层都会碰到推开楼梯门、从那个楼层出来的员工们。楼梯上的人就越来越多。

没有人跑着下。缓缓地踏着一个个台阶,不知道哪天腿脚不灵便了可怎么办。我不由地想到了911,不知当时他们是不是也曾经这么下着楼梯。

emperor当初在的那个Junior Achievement,我去参加了两次表彰大会。记得第一次去时,一位颁奖者,他的儿子曾几次参加了JA, 后来在World Trade Centre上班,911那天,永远地去了。家人后来建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JA奖,emperor那年所在的公司得了此项大奖...... 那位的名字我不记得了,可记得他照片上英俊的面容和灿烂、明媚的笑容。当时就想,那父亲,该是怎样的痛啊。这位父亲说,后来看到儿子在纽约的公寓里,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衣服也叠得整整齐齐......

 

就如以往的几次一样,我们在大楼下溜达到远离大楼的地方,微风吹着、阳光照着。后来,大概隐患排出了,就回去了。

外边的空气真好。

失去了的,就永远地逝去了。唉,那个阳光的、二十几岁的青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