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时光

日子。心情。人和事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思绪游走在生与死之间(四)

(2015-10-19 09:27:49) 下一个

星期二的早上Chloe打电话到家庭医生诊所,结果还没传过来。 星期三再打过去, 接待小姐说结果收到了, 一切正常, 哈塔米医生让两周后去诊所复查。电话放下了好一会儿, Chloe还没有回过神来。  一直处于压力状态的精神像是突然失了重, 千头万绪一下子没有了去处,漂浮在半空, 彻底失去了方向。 Chloe有点头晕 -- 这世上原来真是有不能承受之轻的。

还是不放心, Chloe又给诊所打了一次打电话, 这次接电话的是另外一个接待小姐, 传递了同样的信息。 Chloe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一切正常, 那么那个包是什么呢,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Chloe反反复复问自己。

文学城一个博主越王在写“癌细胞是怎样发生的”科普系列, Chloe一直有跟读。 越王说人体的每一个细胞有一套DNA,含29亿碱基, 其中2千多万是用来造蛋白质的基因。人体蛋白质有2万多种,其中仅有2种是和癌变有关的,一种叫Proto-Oncogenes,一种叫Tumor Suppressors,2种都突变了,这个细胞就变成了癌细胞。那么人体有多少细胞呢?距离生物课程的学习太久远了,Chloe头脑有点短路,上网查了一下,  一个成人人体大概有40 到60万亿个细胞。 Chloe伸出自己的手掌, 凑在眼前端详, 这个手掌里有着数不清的细胞, 数不清的, 被越王称作木牌串的碱基和蚂蚱串蛋白质,他们在自己的体内存在着, 马不停蹄地活动着, 他们就是自己,但又感觉不到是自己, 他们微小因而遥远, 看不见, 摸不着, 你不知道他们正在做着什么, 出了什么问题。

星期五的早上Chloe 和几个同事一起参加了艾德的丧礼。 艾德是部门雇佣的一个高级技术顾问,曾经在环境部任职多年, 退休后在几大咨询公司里做兼职赚些外快。 Chloe跟艾德一起做了不少项目,突然从三个多月前, 跟艾德再也联系不上了。 正是一个项目收尾的时候,艾德不坐班,Chloe发了好几封电邮手机上留了几个言, 那边一点回音儿都没有。 这在沉稳可靠的艾德身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部门的大头和艾德是有些年头的朋友了,把电话打到了他家里。 电话是艾德的老婆接的, 说艾德住院了, 情况不大好, 项目是做不了了。 再有艾德的消息是这个星期三的下午了, 大头转给大家一封艾德儿子发来的电邮, 是有关丧礼时间和地点的。

丧礼安排在湾景和斯地欧斯交界的一个教堂里举行。 教堂能容纳三四百人, 那天位子几乎坐满了, 黑压压的全是人。 看着红木的棺材从身边缓缓经过, Chloe精神恍惚,  那个三四个月前还站在自己身边神闲气定地讨论技术问题的老人就躺在这个硬邦邦的盒子里吗。癌症这个病症的残酷和无情在那一刻在Chloe的心中升腾到了极点。优美而悲壮的圣歌响起来了, 歌声沿着哥特式建筑高高的墙壁和尖顶迂回攀升。 Chloe仰起脸,看到那日的灿烂的阳光透过树的枝叶映射到色彩斑斓的镶嵌窗玻璃上, 叶影轻摇, 竟是出人意料的柔和。 有个信仰真好, 这个念头随着柔和的光影一起投射到Chloe的心里。

艾德的突然离去让Chloe心底下暗潮汹涌, 她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淋巴病症的信息。 淋巴肿块儿容易出现在什么部位, 有什么会引发腋下淋巴的肿胀。 淋巴腺遍布全身,只有比较表浅的部位才可触及。颈部、颌下、锁骨上窝、腋窝,腹股沟等最易摸到。当淋巴腺肿大时,可摸到皮肤下有圆形、椭圆形或条索状的结节。这和自己腋下的肿块儿的形状,部位和深浅是一致的, 那应该就是淋巴结节了。 腋窝部淋巴腺肿大,常常因为同侧的上肢或乳房的疾患引发。由此Chloe锁定了自己身体上审查的第一个目标, 右侧乳房。

Chloe按照护士詹妮特教给的方法给自己的胸部做了仔细的手检, 没有发现异常的硬性肿块儿。 乳房胀痛是有的, 可作为一个成年女性, 谁又能少得了乳房胀痛的经历呢。 可是自己的乳房胀痛到底是因为期体内雌激素水平的正常波动还是因为长了什么东西呢。  网上说恶性肿瘤一般是单向性的,很少同时出现在左右两侧, 那么自己右部的胸胀和左部到底有没有不同呢。 Chloe明显地感到自己的感官触觉在无限地扩张放大,伸出了无数支毛细血管状的珊瑚触角, 每个触角都有着猎狗一样的敏锐嗅觉,在自己的左胸和右胸内爬行游走,检测评估每一个角落里的肿胀和疼痛;平时注意不到的旁枝末节都变得清晰异常,包括旁边cubical里同事翻动书页的声音, 哗啦哗啦的,夸张的像是在电影的镜头里。

还有颌下, 也是淋巴腺发病的常见部位。  Chloe 颌下到两耳后的间断性不适已经持续有几个月了, 家庭医生给手检过两次没有发现异常。 网上说颌下淋巴腺肿大一般是口腔内病变引起,如扁桃体牙周炎等。Chloe嗓子一直不太好, 咽炎最近一段时间尤其严重和持久, 也许是长期的咽炎诱发了淋巴腺肿胀和不适, 也就没有太过重视。 因为右腋下的肿块, 这个部位的不适又被提高到了警戒线之上,于是除了胸部, 颌下也被加到了手检的单子上。 隔三岔五的, Chloe会给这两个部位做一下检查。

那是腋部B超结果出来后的第二周,洗完澡,站在穿衣镜前, Chloe两手手指放耳后, 手掌托着自己的下颌, 做例行检查, 左手的食指不经意间触摸到了耳后那个长条形的肿块儿。 和腋下黄豆形的肿块儿不同, 这个肿块更像一条肿起来的小肌肉条, 附着在下面的大块儿肌肉上, 直接上去摸是摸不到的, 只有在拇指托起下面的大的肌肉条时, 才能凸显出来。 Chloe摸了一下右耳后相同的部位, 这样的东西是没有的。

真是祸不单行啊, 轻松了没有几天的心又缓缓沉了下去。 Chloe给哈塔米诊所打电话做了预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哪里啊。 只是试着写写, 至今写的都是自己的, 自己身边看到过听到过的事。 不能和青荷妹妹的创作相比的。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一直以为写的是真事,原来cxyz和青荷一样都搞创作的,佩服!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草之书' 的评论 : 谢谢草姐姐。
最近上班比较忙, 周末儿子的各种班都开了, 到处跑。 有空只看别人的放松了, 没什么力气动笔, 这一篇拖了这么长时间。
草之书 回复 悄悄话 I am here too.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念青荷' 的评论 : 谢谢青荷坚持跟读。
思念青荷 回复 悄悄话 沙发,点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