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风语空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机场遇停电 - 大漠高原深秋游(1)

(2019-11-04 13:07:11) 下一个

飞往圣塔菲(Santa Fe)

刚从中国回来,偶然发现新墨西哥州的 Albuquerque 将在十月上旬举办国际热气球节,据说此热气球活动是全球最大的。那漫天飞舞的各色热气球将会是一幅幅美景,是拍照的绝好机会,于是想去看热闹。结果由于日期太接近,Albuquerque 的酒店爆满,只好在网上找周围城市的酒店,其中看的最多的是约60英里之外的新墨西哥州首府圣塔菲。不看则已,一看则一发不可收拾。以前,对圣塔菲稍有了解,知道它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小镇",很多学术会议也选择在这里举行,没有想到它竟然是如此别具特色, 而且还号称"The City Different",是州政府所在地。之后,十月上旬正好有一些急需的事要办,国际热气球节没能去成,却因此引起了对圣塔菲的"一见钟情"。虽然十月下旬已是秋末,地处海拔 7,199英尺 (2194米) 高原的圣塔菲可能会进入秋冬混合天气,但仍然未能阻止我们想去一探究竟的好奇心。继而上网一看,去圣塔菲的机票和酒店价位都还合理,于是就果断地下了单。
 
圣塔菲的阿西西 圣弗朗西斯大教堂 (Cathedral Basilica of St. Francis of Assisi) (Taken by iPhone 11 Pro’s three carmera system)

去圣塔菲至少有两种选择,第一是在亚利桑那的凤凰城(Phoenix) 转机飞圣塔菲,然后在机场租车去约14英里之外圣塔菲城的酒店。第二是乘直飞 Albuquerque 的航班(新墨西哥州的最大城市),在机场租车,然后向东北方向开车1小时或67英里到圣塔菲。经过再三权衡,我们采用了第一种选择,在凤凰城机场的转机时间只有1小时5分钟。

出发前一天,航空公司通过电邮送来了网上办理登记牌的链接,点击这个链接,选了往返程的座位,然后用截屏的方法"下载"了登机牌的二唯码。出发当天顺利地在机场使用此二唯码通过安检到登机口候机。就在起飞前50分钟,我还在电脑上看早上未看完的有关古巴历史的Netflix视频,从美西战争到一次世界大战一直到古巴革命。我收起电脑准备在登机前买一杯咖啡喝喝,刚来到附近的一个咖啡店排上队,整个候机大厅突然出现停电,这对我们来说是破天荒头一回遇到候机厅停电的情况。虽然机场的备有电源立即自动启用,但仅限于天花板上的部分照明,咖啡店的收款机在无电状态,前面的顾客本来要用手机付款的,没电了不能用手机扫码,在身上摸来摸去发现金不足,只好放弃。后面的顾客见状也收起了信用卡,转而用现金付费。此时手持20元美钞的我,禁不住有点儿"幸灾乐祸"(literally):没有了电,还是现金最管用啊!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闪现,忧虑也接踵而來:飞机是否能按时起飞?手上捧着刚买的咖啡来到登机口询问,服务人员说,登机桥没有电不能就位,电脑没有电不能启动登机程序,一切得等供电恢复后才能操作。唉,刚躲过买咖啡的一劫,又有了不能登机这一难。我心里想如果这一程飞机晚点,在凤凰城机场一个小时的转机时间就不够用了,今天旅行的变数陡然增高。

来到太太身边的座位坐下,两个人讨论着新发生的状况,不胜感叹: 停电已经波及到这么久负盛名的国际大机场了,是不是加州走向拉美化的前兆啊(拉美化的特征之一就是基础设施的老化,疲于治理。但是事实上,旧金山国际机场仍然是世界上最好最高效的机场之一,各项设施完好,希望这次我们不幸遇到的停电,只是某种形式的"昙花一现"是个 fluke)。另一方面,纵观湾区的交通,高峰时拥堵不堪不说,很多路面坑坑洼洼,修修补补,纳税人上班天天要使用的这些道路似乎无人关心,可对非法移民却事必周到。目前高达14%的州税也不知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你也毫无眉目,看看金门大桥上安装的跳桥自杀保护网,你就有点数了,公共费用对这个项目的支出高达2亿1千1百万美元(211 million US dollars,这个数目是80年前金门大桥造价的三倍) 。问题不在于应不应该加装这个防跳网,问题在于它真的有效果吗?能阻止跳桥自杀行为吗?有点儿头脑的人,都会给出否定的答案(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下面的链接中2018年财富杂志的文章: A Suicide Net Is Quietly Being Added to the Golden Gate Bridge. Here’s Why It’s So Controversial

正当我们二人在"忧州忧民"的时候,整个候机大厅突然亮了起来,供电恢复了! 候机的人群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虽然预定的登机时间已过,立刻登机也为时不会太晚,结果却被被告知,整个登机系统电脑的启动需要一定时间。好在服务人员灵活地实行了变通,改用人工验证的方法登机。这不禁让人感叹,真是"一夜回到前解放"啊! 断了电,再好用的科技手段,什么扫码支付刷脸验证全都被打回原形。

接下来的旅途非常顺利,在凤凰城国际机场下了飞机,立即在邻近登机口排队上了去圣塔菲的飞机。

 
从空中鸟瞰美丽的凤凰城 (该照片是用iPhone 11 Pro 在飞机降落时速约为 200mph 时,隔着飞机舷窗的玻璃拍摄的)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Somewhere in Arizona, the forest is burning that day)

约1小时后安然到达圣塔菲,机场很小,候机楼和顶层的塔台都是橙黄色的土坯模式(adobe, 泥土为墙的房子),看上去很有味道,很是别致。Hertz租车行的小伙子熟练地为我们办好了租车手续,又飞也似的跑到停车场去把我们预订的车开了过来,并把车钥匙交到了我的手上。这是一辆七人座的雪佛莱太浩湖级四驱越野车,黑幽幽的颜色,硕大的身躯看上去与总统的坐驾"野兽"(The Beast)相媲美,今后几天里它将伴随我们在高原上纵横驰骋。
 
两三天之后我才注意到该车挂着加州的注册车牌 (Not until a couple days into the trip that I realized the rent SUV have a California license plate)

走出圣塔菲 - 大漠高原深秋游(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