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风语空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互联网在改变思维模式 -【以往的大脑在消失】

(2015-10-23 18:05:57) 下一个


互联网也许在改变思维模式 -【以往的大脑在消失】

(摘自《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美】尼古拉斯 卡尔 著 - 报刊文摘 10-2015)

(一)专注和思考能力被撕碎

过去几年来,我有一种不祥之感,似乎某些人或某些东西正在熔化改造我的大脑。我不再以过去的思维方式来思考,当我阅读的时候,对此感受最为强烈。以前我很容易就会沉浸在一本书或一篇长文中。即使是索然无味的长篇大论,我也能花上几个小时徜徉其间。但现在这种情形已经很少见了。现在看上两三页,注意力就开始游移不定。过去那种自然而然的精读,如今已经变成了费力挣扎的苦差事。 我想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过去十多年来,我把大量时间花在网上,我在互联网庞大的数据库里搜索查找,畅游冲浪,有时候也会“添砖加瓦”。我是一个作家,互联网是我的天赐之物。过去需要化上几天时间泡在图书馆期刊室中所作的调查检索工作,现在几分钟就能完成。在谷歌网站上搜索一下,点击几个超链接,别人对我的评论或引用,都会一目了然。互联网为我节省了多少时间、多少汽油,真是无法计算。 互联网成了我的全能传媒,它是进入我的耳目乃至头脑的绝大部分信息的来源。不过,便利也有代价。媒体提供思考的素材,同时它们也在影响思考的过程。互联网所做的似乎就是把我们的专注和思考能力撕成碎片,抛到一边。

(二)读书显得愚蠢

或许我是一个不合常规的局外人。但事实并非如此。当我向朋友们说起阅读中遇到的烦恼时,很多人都说他们也遭受着类似的困扰。他们上网越多,阅读长篇文章中就越难集中注意力。有些人担心自己正在患上慢性注意力分散症。 在有些人看来,读书已经显得落后过时,甚至可能有些愚蠢了 - 就像还在自己做衣服穿,自己养猪吃肉一样。乔 奥谢是佛罗里达大学学生会前主席,也是2008年罗氐奖学金获得者,他说:“我不读书,我上谷歌网站,我可以迅速获得相关信息。” 奥谢学的是哲学专业,在利用谷歌图书搜索引擎只需一两分钟就能精选出教科书上的相关内容的情况下,他认为没有理由去一章一章地精读课本。他说:“坐下来把一本书从头翻到尾,这没有意义。那不是利用时间的好方法,因为从网上得到我所需要的信息要快得多。” 他的观点是,只要你学会在网上做一个“娴熟的猎人”,书就成了多余的东西。 奥谢并不例外。2008年,一家名为 nGenera 的研究咨询公司发布了一项研究结果,该项目研究的是互联网应用对年轻人的影响。该公司采访了大约六千名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也就是那些用着互联网长大的孩子们。研究项目带头人写道:“数字化浸染甚至已经影响到他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他们无须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地看完一页内容,他们可以腾挪跳跃,一瞥而过,到处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相关信息。”

(三) 思维模式急剧转型

我们似乎已经抵达了人类智能和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关头,这是两种大相径庭的思维模式之间急剧转型的关键时刻。平心静气,全神贯注,聚精会神,这样的线性思维正在被一种新的思维模式取代,这种新模式希望也需要以简短、杂乱而且经常是爆炸性的方式收发信息,其遵循的原则是越快越好。约翰 巴特勒以前是位杂志编辑兼新闻学教授,现在经营着一家网络广告公司。他这样描述自己在不同网页之间匆匆掠过时经历的心智震颤:“在网上游荡了几个小时之后,当我正在东拼西凑地完成任务时,我'感觉'自己的大脑腾空而起,我'感觉'自己正变得聪明起来。” 我们大部分人上网的时候都体验过类似感觉。这种感觉让人陶醉 - 足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使我们忽视互联网在认知方面带来的更深层的后果。

自从活字印刷术发明以来,读书成为人们的普遍追求,线性的文学思维一直都是艺术、科学及社会的中心。这种思维既灵活又深奥,它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想象力,它是启蒙运动中的理性思考,它是工业革命中的创造性。它还是现代主义的颠覆精神,但它马上就要变成昨天的思维方式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