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千卷書, 行萬里路

。。三十年来,竟也走了大半个非洲,大部分欧洲及亚洲。加上几乎整个西半球,却只数得区区一百五十来个国家。。
正文

阿富汗:“鬼门关”前的潇洒

(2019-06-02 14:56:22) 下一个

                                                                                                           “大象无形”            

作为当今世界最危险的国度之一,阿富汗犹如一道鬼门关,充斥着自杀式炸弹,恐怖袭击,以及绑架勒索。如果有人想去那里旅游,定会被认为是吃错药了。然而,竟有一批“胆大妄为”的国人,大都还是女生,居然已在阿富汗生活工作了十多年。一扫国人近百年来缩头畏尾的刻板形象,不但成为人人追捧的“网红”,而且让那些缺胆少识的“男子汉”们无地自容。

受到这些同胞的激励,笔者也于近日前去鬼门关潇洒了一回。飞抵喀布尔机场才切身感受到,局势的确不容乐观:自从美军主力撤出以后,塔利班武装大有“农村包围城市”之势,使得都市之间只能靠飞机来往。总统因此被嘲笑为“喀布尔市长”。首都也几乎成了战场,到处都是街垒,机枪站。晃眼的AK-47徘徊在每个商店与机构的大门口。政府各部尤其紧张,因为最近一次爆炸就发生在三天之前,恐怖分子竟然打到了阿国的通讯总部。。。但这一切吓不倒巾帼英雄们。鼎鼎大名的红姐饭店,虽然坐落在喀布尔市中心,却仍然高朋满座,来自山东的名厨贾师傅忙进忙出为大家端来各种家乡菜肴。作为使馆的安全联络人之一,红姐的饭店不但包吃包住,而且还为游客提供车辆。甚至可以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生生把鬼门关变成了国内驴友的“打卡”之地。

坎大哈-塔利班的发源地

如果说,首都喀布尔靠着网红们的庇护,成了驴友的避风港,而地处南部的第二大城,也即曾经的故都坎大哈,却没有这样的好事。作为塔利班的发源地,那里的主要居民是占总人口45%的第一种族普什图,铁杆伊斯兰教徒。非但没有华人在那驻扎,就连该国别的种族都要受到排挤。为了挑战自己,笔者谢绝了找个“地陪”同去的建议。第三天一早,套上了阿富汗长袍,把双肩背包换成手提塑料袋,单枪匹马地踏上了坎大哈的旅途。总算运气不错,刚到喀布尔机场,就结识了一位回去探亲的年轻人。大概被笔者的胆大妄为所“震撼”,居然主动邀请访问他的家庭,并包揽了笔者在坎大哈的观光。一个小时的飞机之后,坐在500公里外法利德家的客厅中,口吸慢茶,品尝各种自制的点心及水果,还真有些恍如隔世。

一百多年前,如日中天的大英帝国就在此地遭到再三的挫败,因此留下了坎大哈凶狠难缠的“英名”。如今又让笔者亲身体会了什么叫普什图人的热情好客。然而,就在这个客厅以东几百米处,坎大哈老城的北大门口,近年来已上演了无数次恐怖袭击,包括月前刚刚刺杀了警察总监。对法利德一家老小来说,爆炸已经像烟花一样见怪不怪了。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由法利德的律师哥哥开车出门,一路上车水马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至少在表面上,远不如喀布尔那样神经紧张,尽管还是不能大张旗鼓地拍照。市内外几个主要景点中,最为精美者要数有着蓝色拱顶的“巴巴瓦利”神社。令人感慨的是,平时连非普什图族人都不让进的地方,却对“勇者”大开方便之门,甚至允许笔者照相。之后独自一人行走在市中心时,感觉也还算不错。。。这一切,使得本来就比喀布尔干净,平坦的坎大哈,几乎显得有些可爱。当然,除了恐怖袭击。

巴米扬与班德米尔湖

巴米扬大佛虽然已被塔利班破坏,20年来人们还是把她当作阿富汗最主要的名胜。地处中部山区,巴米扬距离东部的首都不到200公里。为了避开沿途的塔利班—据说他们“不起早”,第5天天还没亮,就坐上红姐安排的车子独自出发了。晨曦之中,风光旖旎,正准备照相,“塔利班!塔利班!”司机大叫起来。原来是几个拿着AK-47者在路边蹒跚。只好放下相机,学着司机的样子,挥手与他们打个招呼。如此数般,便怀疑司机是否故意吓唬。后来才知,其实所言不虚。在巴米扬就遇到了为美国机构工作的当地人,因为到首都的飞机停飞,但又不敢坐汽车走陆路,而被“困”了很长时间。也有中国建筑队,为保安全而被警察拦住,不让开车从喀布尔到巴米扬。更令人拍案的是,月前曾有一北大文人,坐同一位司机的车子来巴米扬,就因拍照而被路边村子逮了,动出了中国大使才获解救。

这一路有惊无险的回报,便是举世闻名的巴米扬大佛。曾为全球最高的立佛像,始建于1500年前。除了佛像本身,令人惊叹的要数四周崖壁上大大小小多达700个佛窟,居然大都由明栈暗道层层相连。可惜的是,所有佛像全被塔利班炸毁,这也导致了他们自身的毁灭。但在夕阳下,佛影若隐若现,似有“大象无形”之意,令人动容。

与此相呼应的,是从巴米扬再往西70公里的高原明珠,班德米尔湖。延展数公里的湖水,在西端竟然高出地面数十米,形成了极为罕见的“天然水库大坝”。并且不断地在“泄洪”,形成无数条瀑布从边缘奔流而下,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而大湖本身,则显出世间难得的深蓝色。泛舟其中,令人流连忘返。

喀布尔市内的惊喜

因为红姐饭店搬家,便在最后几天撤到喀布尔商业中心的旅馆。也趁机尝试一下,独自一人在喀布尔如何生存。号称4星的“金星”酒店几乎没有旅客,整栋大楼大概只有笔者与另一位来自塔吉克斯坦的女商人。每次进出要经过两道手持AK-47的岗哨,看来安全绝无问题。安顿妥当,走到大门外,叫上一辆出租车,开始了首都一日游。没想到,就在这么一个被战争搞得灰头土脸的地方,居然藏着莫卧儿帝国第一任君主巴布尔的陵墓。他的曾祖就是自称成吉思汗后裔的,建立了横跨中亚之帖木儿帝国的瘸子。而他的重孙则是建造了泰姬陵的沙贾汗。本来葬在印度阿格拉,可能是因为喀布尔凉快,所以搬到这巴布尔花园中。另一个惊喜是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本属世界十大。但因战乱,现存不到三分之一。除了大大小小清真寺,还有英国公墓,里面长眠着搬走了敦煌长卷的斯坦因等。城中心偏北部还有一座叫比比马鲁的小山,爬上去可以俯瞰整个首都。最料不到的是,竟然在喀布尔吃到了最佳英式鱼片土豆。。。

本打算再访1000公里之西的第三大城赫拉特,参观波斯风格清真寺,宣礼塔等。但耳闻了境内航空公司的种种不靠谱,尤其是飞机说停就停一两个星期,只得放弃计划。当然,每次坐飞机要经过多达5次安检,也令人不爽。。。华人在喀布尔雇佣的都是哈扎拉人,只占阿富汗人口9%的第三大民族。在飞离喀布尔的途中,终于有机会与占27%的塔吉克族人聊天,进一步了解到这个国家3500多万人的各种问题。

结束这次旅行之际,阿富汗正开着全国代表大会,希望这是个新的开始。

 

1,鼎鼎大名的红姐饭店(旧居)

2,鼎鼎大名的红姐饭店(新居)

3,到处可见的AK-47与迷彩服

4,美军扩建的坎大哈机场,曾与苏军扩建的喀布尔机场一比高下

5,坎大哈笔直的机场大道

6,坎大哈好客的年轻人法利德家中的客厅

7,坎大哈的宣礼塔

8,坎大哈市中心广场

9,坎大哈市外普什图族的神坛之一

10,坎大哈西南方巴布尔修建的“40级台阶”

11,坎大哈老城北大门,曾多次被恐袭

12,坎大哈城北,当年联军与塔利班决战的战场

13,塔利班当政期间“唯一”的政绩:凿通了两山之间的路

14,坎大哈“巴巴瓦利”神社

15,坎大哈“巴巴瓦利”神社内部

16,法利德家中午餐

17,坎大哈“先知的斗篷”清真寺,塔利班的头目奥马尔就是在此发端

18,壁垒森严的坎大哈总督府

19,从喀布尔去巴米扬的路上,塔利班的堡垒(40-70公里间)

20,从喀布尔去巴米扬的路上,哈扎拉村庄的堡垒(70-75公里间)

21,从喀布尔去巴米扬的路上,翻越海拔3400米山峰(80-100公里间)

22,从喀布尔去巴米扬的路上,翻越海拔3400米山峰(100-130公里间)

23,巴米扬小镇上的“高级”饭店,俯瞰整个街道

24,巴米扬东大佛,内侧的佛龛上下左右相连

25,巴米扬东大佛,内侧上部的“阳台”

26,高原明珠,班德米尔湖

27,班德米尔湖西端的“天然水库大坝”

28,喀布尔商业中心及“金星”酒店

29,喀布尔市南部,巴布尔花园中的巴布尔寝陵

30,喀布尔南郊国家博物馆中珍藏之一

31,喀布尔南郊国家博物馆中珍藏之二

32,喀布尔南郊国家博物馆中珍藏之三

33,喀布尔老城,具有欧洲风格的Shah-e-Doh Shamshira清真寺

34,喀布尔老城,崭亮的Abdul Rahmna-Khan清真寺

35,喀布尔市中心英国公墓

36,喀布尔市中心偏北,比比马鲁山顶

37,喀布尔市中心,最佳英式鱼片土豆

38,喀布尔市中心,“鸡街”-金银手饰店

39,喀布尔的中学生

40,喀布尔市中心,无家可归的吸毒者

41,喀布尔市中心,身着“波卡”乞讨的女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真心佩服不住的勇气和胆量!热爱旅游的人就应该如你一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