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名文集

路漫漫其修远兮,有谁能到尽头?人生之短暂兮,走完则无悔!命运之不济兮,无顾则不惧!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疫情已过百日,大家该冷静了

(2020-03-23 06:32:05) 下一个

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已过百日,对全球经济和全人类的影响史无前例。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一样,仍然处于愤怒之中。但是,我觉得大家只要认真考虑我这个问题,你的愤怒就会慢慢消失。大家都谴责武汉和中国政府,有意隐瞒,反应迟缓,造成病毒全世界蔓延,可为什么世界各国在知情后仍然对疫情的反应和处理都是如此缓慢?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病毒的危害吗?日本、韩国是如此,美国、加拿大和欧洲如此,就连具有十三亿人口的印度也是如此。直到今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才开认真对待。为什么?

在任何一场重大的战役中,主帅往往用少数兵力去牵住敌方的主力,而把自己的主力转向可以全歼敌人的战场。他明明知道,这一部分部队根本无法阻挡敌人的主力,可能是全军覆灭,但为了赢得整个战役的胜利,他需要时间,这部分人的性命,是战役获胜的必要代价。听起来有些残酷,特别是对这部分战士来说,是极不公平的,但在战争面前,人们的生命是不相等的。有的人必须先死,有的人可以后死,都是为了一些人(或是大多数人)不死。

这次新冠状肺炎病毒的突发,也是全人类所面临的一场伟大战役,最后的胜利不是今年有多少人恢复,而是从今以后有多少人不再感染或是病毒是否被消灭。治疗,只是为了减少死亡的代价和取得实验数据,不是目标。为了获得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必须找到一种能使全体获得免疫的方法。现在人们所知的方法不外乎两种:英国式的放任不管,直到病毒自己灭绝。这是理论,实行起来代价太高。另外一种就是尽快找到能够控制病毒流行的疫苗。在这个新的病毒面前,人们一边想法去寻找治愈方法,但把精力都花在研制疫苗。这就需要时间、需要大量的数据,只有这样,才能找出病毒的所有传染途径、传染率(R0)、存活时间和失活机制。无论是中国的科学家还是美国以及世界各国的科学家,都在等待时间,这就是美国首席专家所说的:“我们需要数据,才能做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中国的专家们说:“一开始,大家都举足无措,我们需要时间,才能认识这个病毒。”在明白不过了。这也是美国包括全世界各国都在疫苗问世之前或有效治疗方法出来之前,隔离是唯一的手段。送进医院,不是为了治疗,而是为了获得上述的数据和资料。大家这时就应该理解为什么在没有快死的程度,医院都不会让你住院、给你治疗的原因了吧?因为根本就没有治疗方法,现有的方法,包括呼吸机,都是帮助病人获得自身恢复的时间,是否死亡,要看你的体力。看到这里,你的愤怒应该减少一些吧?在这次疫情面前,和一场惨烈的战争一样,必须有人为此付出,才能为活下来的人赢得时间和新的活路。每一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有幸不被选为阻击战士,这一点,既是随机,又是运气。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目前所谓的特效药,不是它能杀死病毒,而是它能治疗肺炎,和呼吸机一起,给病人争取的了时间,让病人体内的杀菌细胞,将病毒消灭或抑制。

所有的政客和媒体都知道这一点,所谓的“甩锅”只不过是为了平息各自民众日益高涨的愤怒而已,不必当真。世界经济受到冲击,不是因为病毒本身,而是民众的恐慌。美国为了大选,对手拼命打击TRUMP, 说政府早已经知道中国来的消息,反应迟缓,延误战机。你说因该做什么?在没有爆发前就全民隔离?那样你能获得制造疫苗的资料?“不是娄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你是体制内的负责人,你也会做出和武汉、中国政府、美国政府以及全世界各国一样的决策:隐瞒、推迟而使病毒爆发,然后了解病毒、开展研制疫苗。为了尽早获得治愈方法和疫苗,所以中国政府不会让任何外国专家插手的,以免第一手资料泄露,不是怕外国人知道病毒的来源,而不想外国人先一步研发出疫苗。你以为美国人多次想要进入武汉,中国会答应吗?大家急急想知道的不是病毒的来源,而是病毒的结构、特征、传染途径、传染率等等资料。由于各国无法从中国武汉获得第一手资料,不得已,只能牺牲一部分自己人的性命,付出自己的代价,这才是包括美国和意大利在内,所有政客们愤怒谴责中国政府的原因。

希望大家安静,惊慌无用,理解万岁!平安无事,是我们的万幸。不幸被传染,要么康复、要么给科学家提供数据。一万的万一、一万的一万,只有靠自己的抵抗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佳名 回复 悄悄话 不识庐山真面目,输入错误,改正。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Innoen,赶紧把你的东西发给崔天凯大使,让他放在美国国务院高官的桌上,然后提出严重抗议。
佳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nnoen' 的评论 : 你当然可以这样叫,没有人会反对你的。
Innoen 回复 悄悄话 先必须起诉川普流感Trump Flu,其它事情都是次要

川普为什么会不顾礼仪,在大庭广众下耍泼皮无赖,污称什么中国病毒,就因为美国流感,或者川普流感实在太猖狂,比川普污称的什么新冠更厉害一百万倍,川普无法向美国人民交代他草菅人命,遮掩事实的重罪,为逃脱美国人民正义的审判,只好污个什么中国病毒,来转移美国人民注意力。
我们先姑且顺川普的流氓思路看看川普流感Trump Flu的事实真相。在CDC网站上,从2006年就开始有流感死亡数据,我们先从2009-2010年度H1N1爆发开始看,从那年开始,一直到2019-2020年度,美国每年死于川普流感Trump flu的人数最低12000,最高达到79000. H1N1实际是2009-2010从美国传出,却污蔑其它国家。甚至搞个什么禽类背锅。
注意,这些数据是没有做完全检测情况下统计,从2009到2020十年间,其实应该是每年几个主导病毒,加起来一共20多个主导病毒,这些死亡数据是20多个已测病毒加起来的死亡数据,但是还有大量未测的病毒,如果全部检测,这些数据肯定还会上升。
要知道,美国不过二亿多人,一年掉至少一万多,这非常吓人,新冠病毒在中国那么厉害,目前在中国死亡人数也不过三千多,如果三千多稀释到14亿人口,比起川普流感来说,实在太小儿科。14亿人死掉3000跟2亿人每年死亡至少12000,这真的是天差地别,意大利现在这么厉害,也不过死掉三千多点人。
这川普流感Trump flu这么牛逼,川普实在怕美国人民追究他罪责,即使不追究罪责,这死掉的12000以上冤魂,每人家属找川普赔上几百万,估计这总统早就该下台。为避免每年一万二以上的死神找川普要钱,所以川普耍流氓逃避罪责。
现在全世界人民以及美国人民,应该问清楚川普总统先生,川普流感如何治理,如何赔偿,没有个让美国人民接受的方案,马上滚下台!鄙人支持弹劾川普流感。 支持向美国要求正义的赔偿!打倒川普流感(
Trump flu).
至于川普流感说的什么美国军人没有传播川普流感(Trump Flu)病毒到中国,麻烦公布军人运动会所有人的行踪,病例,既然无责公布一下有什么关系呢?全世界75亿人所有的眼睛都盯住这批军人,看是不是他们散布病毒。如果他们真的没有做鬼,公布一下何妨?
川普流感祸害美国人民还有全世界,美国人民能让这中口中吹牛皮让美国再次伟大,实际行为是把美国人民拉向死神的家伙当总统吗?这种川普流感死神总统,还早点下台,对美国人民对世界都有好处!

本文学术参考资料,经得起全世界所有科学家质疑数据真实性,文献如下:

1. Reed C, Chaves SS, Daily Kirley P, Emerson R, Aragon D, Hancock EB, et al. Estimating influenza disease burden from population-based

surveillance data in the United States. PLoS One. 2015;10(3):e0118369.
2.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Estimated influenza illnesses and hospitalizations averted by influenza vaccination – United

States, 2012-13 influenza season.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13 Dec 13;62(49):997-1000.
3. Reed C, Kim IK, Singleton JA, Chaves SS, Flannery B, Finelli L, et al. Estimated influenza illnesses and hospitalizations averted by

vaccination–United States, 2013-14 influenza season.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14 Dec 12;63(49):1151-4.
4.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Estimated Influenza Illnesses and Hospitalizations Averted by Vaccination — United States,

2014–15 Influenza Season. 2015 December 10, 2015 [cited 2016 October 27];
5.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Estimated Influenza Illnesses and Hospitalizations Averted by Vaccination — United States,

2014–15 Influenza Season. 2015 December 10, 2015 [cited 2016 October 27]
6. Biggerstaff M, Jhung M, Kamimoto L, Balluz L, Finelli L. Self-reported influenza-like illness and receipt of influenza antiviral drugs

during the 2009 pandemic, United States, 2009-2010. Am J Public Health. 2012 Oct;102(10):e21-6.
7. Simonsen L, Fukuda K, Schonberger LB, Cox NJ. The impact of influenza epidemics on hospitalizationsexternal icon. J Infect Dis.

2000;181(3):831-7.
8.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Estimates of deaths associated with seasonal influenza — United States, 1976-2007.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10 Aug 27;59(33):1057-62.
9. Foppa IM, Cheng PY, Reynolds SB, Shay DK, Carias C, Bresee JS, et al. Deaths averted by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the U.S. during the

seasons 2005/06 through 2013/14. Vaccine. 2015 Jun 12;33(26):3003
10. Wong KK, Cheng P, Foppa I, Jain S, Fry AM, Finelli L. Estimated paediatric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influenza virus infections, United States, 2003-2010. Epidemiol Infect. 2014 May 15:1-8 6
水光潋滟晴方好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
我个人认为,民选政府很难在大多数人都反对的情况下推行隔离政策。因为政府无权限制个体的自由。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佳名 发表评论于 2020-03-23 09:27:42
高福说:“我们不能仅凭十几例病人,做出最终的判断。”
------------------------------------------
看看中国的防病毒系统多么发达,高福那个是否在采访中怎么说的,再看看中国对待以前发生的冠状病毒如何应对的?这些可都是央视的官方宣传。

h t t p s:// youtu. be/g_e9-h_6WNQ CCTV 10, 走进科学 隐性战场的绝命病毒
h t t p s:// youtu. be/rrsFZx065DU CCTV 10 人物采访中国病毒学家 侯云德,高福
佳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twadk' 的评论 : 你说的没错,但是政府能做的只是“挥泪斩马谡”,找几个“替罪羊”,这也是为什么不处理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家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做法没有错。高福说:“我们不能仅凭十几例病人,做出最终的判断。”
意思很明显,科学家需要更多的病例和病毒传染途径、规律等等。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理解万岁是中共的洗脑手段,其实质就是遇到对政党有错,对政府有错,对个人有错,让你别去抱怨,要理解对方,这就是放弃原则,纵容犯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