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說說瘦金書

(2019-11-03 07:32:31) 下一个

說說瘦金書

 

元末明初的文學家陶宗儀說,“徽宗行草正書。筆勢勁逸,初學薛稷,變其法度,自號瘦金書。筆法追勁意度天成,非可以形跡求也”。寥寥三五句話,將瘦金書的起源,轉化,形成,特點以及模仿難度做了簡要概述。

 

北宋的亡國之君徽宗趙佶治國無能,卻是一個“文藝皇上”,後人說,宋徽宗诸事皆能,獨不能為君耳!他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而且體育也不錯,蹴鞠(足球),擊鞠(馬球),打獵都不在話下。尤其在書畫方面,他的工筆花鳥形象逼真,呼之欲出,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他獨創的瘦金書筆跡瘦勁,至瘦而不失其肉,轉角之處運筆的藏鋒露鋒明顯,有一種獨特的美感。後來的“仿宋體”就是源於此。

 

以現代人的眼光看,瘦金體有點似鋼筆行書,但仔細或放大觀之,毛筆的筆觸,提,按,頓,挫都清晰無比,漂亮至極。本叟極喜瘦金書和頗有瘦金味道的啟功老先生的書法,下面是徽宗的七言和五言的欲借風霜二詩帖,和啟功老爺子自作自書的七言一闕。真是賞心悅目啊!

 

欲借嵯峨萬仞崇 

故將工巧狀層峰 

數尋蒼色如煙合

一片盤根似蘚封

院宇接連常籍竹

池亭掩映卻憑松

分明裝出依岩寺

只欠清宵幾韻鐘

 

風霜正臘晨

早見幾枝新

預荷東皇化

偷回北苑春

旗槍雖不類

荈孽似堪倫

已有清榮諭

終難混棘蓁

 

昔聞花圃擅南郊

紅紫紛披色倍饒

移傍小樓人共壽

芳顏月月不曾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ar_bear' 的评论 :
悟出您所言了,您是誤敲「趙佶」成「著急」了。不過老趙不但成了仕,也是書畫名家的第一大仕呢!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所言極是!“墨者使守門,劓者使守關,宮者使守內”。老趙就是做錯了交椅啊,哈!謝謝來訪留言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本该当个文化部长,非要当皇上,坐错椅子了。。。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波城老鄉來了,握手!我也曾僑居波城六年,還真懷念那裡冬日的雪,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趙佶就是搞藝術而不是搞政治的料。同意,粉他!哈!謝謝來訪留言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特别喜欢瘦金体,虽然嘴拙,还是想表达一下。哈哈!而且我也粉宋微宗,宋朝灭亡大半也是气数已尽!谢谢分享。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虎dudu' 的评论 :
太對了,不能忘記中國文化,尤其作為中國人。孩子不一定非得讓他們學書法,但起碼讓他們懂得中國文字的美,書法的美。謝謝來訪留言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真人不露相者大有人在,很有可能哦。謝謝來訪留言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浅语忘忧' 的评论 :
皮毛而已,練手腕、習氣息,養生健體。謝謝來訪留言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铁驴' 的评论 :
書法與繪畫及其他藝術流派其實沒有什麼好與壞,個人喜好而己。徽宗是瘦金體的開山鼻祖,後人習、仿者以其為標,但也各有千秋。近代有您所說的吳湖帆、于非闇,現代仿習者更多,佼佼者如霍文祥、周應輝、邱金生等。謝謝來訪留言
東雲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ar_bear' 的评论 :
不知先生所云?著急?anyway謝謝來訪留言。
虎dudu 回复 悄悄话 东云子真是及时雨。我正劝说孩子学毛笔字。他们就是不理解为什么连我都快忘了毛笔怎么拿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学毛笔字。我本想通过学习书法来培养孩子的定力与注意力。最重要的是书法本身的潜移默化的教化功能。中国书法恐怕要比京剧和武术要久远的多。您博文说的也许有些太深噢,我们可以不会书法,但不能忘记中国文化。孩子都是您的铁粉,让他们看看中国的书法是多么神奇的古典艺术。不管 “书中自有。。”什么,我永远相信近“书”者赤。
谢谢云子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我认识一个人瘦金写得很好。自言是火葬场工人,不知真假。瘦金体第一眼看着好像有很多大只蚂蚁在纸上:)
浅语忘忧 回复 悄悄话 云子也在练瘦金书吗。您一定是找到了什么灵感了。即使是不同时期的瘦金体,除了尺寸大小、行书楷书上极细微的不同,找不到书法元素上的差别。可惜的是瘦金体虽然集瘦硬美之大成,合阴柔之美,阳刚之美,中和之美于一体,因为历史上的种种原因,瘦金体一直被冷落了几百年,实在是太可惜了。
以后云子练得一手好瘦金书,别忘了分享。
谢谢分享。
铁驴 回复 悄悄话 现在还有人说瘦金体不好,其实写的好也是水平很高的,宋徽宗就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后来写的就没那么好了,于非闇是当代最好的,但是略为拘谨,放一点的就没那么精致,和宋徽宗还是差距比较大,吴湖帆也会写的是就差的更多了。
polar_bear 回复 悄悄话 所以,学而优则仕是不对的。着急要是个普通文人,那他的大名可就不一般的着急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