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狼的嗥叫

土狼游走四方,现今在维吉尼亚乡村自我放逐。喜欢边走边写边拍。 爱美人爱山爱水爱人间情愁最爱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180天的旅程 (八) 周末

(2014-12-20 05:10:04) 下一个
    明天就是周末了,按照约定陈雍和雨伊要去小董那里接回婷和波。孩子们已经整整一周没有见到爸爸妈妈了。雨伊订了中午的航班,从这座边城直飞北京。飞机飞离了蓝天白云的边城,两个半小时后降落在被雾霾笼罩中的首都机场。雨伊已经请刘松洋来机场接机,因为她和陈雍都厌恶充满烟味的出租车。刘松洋是陈雍的朋友,也做金融,在一家银行做白领。因为现在陈雍身体不好,雨伊就直接和刘松洋联系了。

    出了行李提取处,雨伊一样看见在出口等候客人黑压压人群中的刘松洋,就用力地挥手,刘松洋看到了陈雍和雨伊就挥着双手致意。

    上了刘松洋的奔驰S500,陈雍就在舒适的车中睡着了。他近来体虚,总觉得马上要休克晕厥过去,于是总是尽量采取平躺姿势,雨伊的腿成了陈雍的枕头。

    刘松洋和陈雍一样,高大帅气,比陈雍白静。今年31岁,女友换了几个,总觉得女孩不够漂亮。刘松洋和陈雍相识已有25年,算是发小了,两人无话不说。陈雍对刘松洋的情史是清清楚楚。刘松洋总对陈雍开玩笑地说:“我要像哥那么有福就好了,现在的女孩儿比嫂子差多了。”

    刘松洋在雨伊面前规规矩矩,不会说过头的话,他和女人周旋经验很多。一路上,刘松洋问陈雍怎么这么累,说回去后雨伊和陈雍赶紧休息。 雨伊说陈雍体检结果挺不好的,刘松洋很心焦,追问怎么了?

    雨伊并不答话。 刘松洋急了说:“嫂子,你可得告诉我!我和哥是发小啊。别让我急。”

     突然一辆自行车在马路毫无手势信号的情况下左转,刘松洋猛地刹车。陈雍被摇醒了。

    “等有空我慢慢和你说吧,今天晚了。”雨伊对刘松洋说。

    “那好!一言为定,嫂子,周一我和你联系。周末不打扰你们一家了。”刘松洋说着。

    回到了家,孩子们见了爸爸妈妈开心坏了,陈雍和雨伊也很兴奋。他们一起嬉笑打闹,在小区外的餐厅吃饭,又去商场给孩子们买了不少游戏、衣服。

    一下就到晚上十点。雨伊让孩子们先睡,自己扶着陈雍进了主卧室。开了灯,陈雍看见那本催命阎王的大挂历,就说:“一个星期没划日子了,又少了七天。”

    雨伊说:“别乱想了。我和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不会离开你。”陈雍对雨伊说:“紧紧抱着我睡,不要分开,我好怕。好怕一个人。”

    第二天,陈雍开着车带孩子们去室内冰场溜冰,他竟然撑着虚弱的身体全程和婷婷波波一起滑完了一个小时。接着就在预先定好的国贸III酒店里洗澡换了干爽的衣服。午餐以后,又开车四个人一起去婷婷的钢琴演奏。大家都玩的很尽兴。演奏结束已经下午三点了,四个人就去看刚刚上映的大片《变形金刚4》。电影散场,陈雍带着大家到东方广场吃澳洲牛排,那是他最喜欢的食品之一,他喜欢偶尔拿着刀叉吃饭的感觉。席间,陈雍忘情地几次把切好的牛排用叉子喂到雨伊的口中。弄得婷婷直摇头,说爸爸妈妈好粘啊。女儿已经开始懂事了。

    晚上,陈雍一家就在国贸III的一间豪华客房里度过了一夜。陈雍喜欢从高高的摩天大楼看四周灯火辉煌的景色,他开了一瓶澳洲红酒,和雨伊坐在飘窗上,看着到了十点依旧川流不息的车流和帝都不见星星的夜空。到了十一点,雨伊温柔地对陈雍说:“不早了,我们去泡澡吧。水已经放好了。”

    巨大圆形浴缸的水面飘满了玫瑰花瓣,浴室里点着六支蜡烛,雨伊细心打开排风扇,免得烟雾报警叫起来。

    浴缸足够容纳两个人,雨伊出生在水边,被水滋润的皮肤吹弹即破,只要一近水,她就和一条美人鱼一般。 陈雍很多次感叹:“小伊,你就是水的精灵!”雨伊总会回答:“我就是条水蛇,紧紧缠着你,把你拖到水里来。”

    在浴缸中,雨伊双手撑在浴缸底部,一张挂着水珠的俏脸和一双勾魂的眼睛望着陈雍,她的腰埋在水中,臀部高翘着露在外面,上面粘着几片玫瑰花瓣,雨伊的一双cute的乳房面对着陈雍。陈雍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发呆地看着。

    陈雍躺在水里,忽然觉得头晕。 雨伊连忙给陈雍披上浴袍,扶着陈雍去巨大的床上,再给他脱去浴袍,抹上润肤露。陈雍睡着后,雨伊就接着卸妆。等她上床时,陈雍已熟睡了。
    
    第二天,一家人睡了个懒觉,十点才下楼吃早餐。婷婷和波波很喜欢在酒店吃自助式早餐,因为种类太多,两个孩子各自奔向自己喜欢的品种。雨伊更加喜欢中式早餐,拿了小笼包子,酸辣粉,还有营养黑米粥。陈雍吃得很简单,一杯黑咖啡,两个炸鸡蛋,和一碗担担面。大家在吃完早餐后,就退房,开车去京郊十渡郊游。因为是快到周日中午了,出京去房山区的车辆不算太多,午餐的时候,陈雍一家就到了目的地。
    
    陈雍从车后箱取出三脚架和佳能1DX相机,他想拍一些全家的合影。家里雨伊的照片很多,满墙都是,书房里还有二十几个影集加上硬盘中几千张照片。孩子们照片也不少,从出生到今天,雨伊和陈雍都是认真记录下自己的孩子成长的过程。唯一少的是四个人的合影,而陈雍目前最希望的是多拍几张全家福,因为一百多天以后的照片里将没有自己。陈雍想着就心中悲哀。

    雨伊和孩子们都很配合,两个小时后陈雍很满意有6-7张很不错的照片。

    至于为什么这个周末要来十渡,而不是其他地方,陈雍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起。 其实,他心里祈望自己的命运可以“十方世界,普渡众生”来度过这人生的劫难。越是不可能,陈雍越是求生,前面提到过,他求生的最大动力是美丽的雨伊。

    在十渡的农家院吃了道地的房山农家菜,还摘了新鲜的草莓,这时天色已暮,陈雍开车返回西城区的住宅。到了家,雨伊给小董家带了一大箱草莓和新鲜的蔬菜。 明天一早孩子们就要上学了,孩子们洗完澡就和爸爸妈妈道晚安。

    这时,雨伊的微信响了起来,陈雍瞟了一眼,是刘松洋发过来的:“明天中午十一点半西单百盛边韩国烧烤餐厅见。”

    陈雍奇怪怎么刘松洋会约雨伊。陈雍没有吱声,在另一个房间上网看新闻。 雨伊忙完孩子们,过来看看看手机,就给刘松洋回了:“好的,明天见。”

    陈雍去浴缸准备洗澡水,让雨伊快些来。
    

土狼  2014-12-18写于Virgini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