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忆珍丛觅旧香

凭无情骊歌,在道催我一程程远。望千里漳水东流,铜雀暮云几点。此时才识我翩翩,妍秀岂幻。燕市为家,天涯作客,彼此萍飘惯。
正文

疫情阴影下的秘鲁之行十二天:利马-瓦拉斯-瓦斯卡兰-夏文-维科斯-利马

(2020-02-10 17:20:48) 下一个

因为是和同学们一同出行,早早已经订好行程兼算作生态旅游的一门intensive课程,正正巧赶上新型冠状病毒蔓延,华人网上人人自危,又且惊且怒且悲愤的二十年一遇特殊时刻。也罢,倒是强迫自己定时远离网络调节心情的一个机会。除了对入境出境在利马机场的拖沓,以及利马的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略有微词之外,整体而言秘鲁还是个适合轻松愉快生活的好地方!这次行程重点在秘鲁北方接近冰川和高山牧场及山地农业的地区,多数情况下在海拔3000-4000米之间活动,并不涉及亚马逊雨林区和马丘比丘、的的喀喀湖、纳斯卡线等南部景区。

整个行程中有九晚住在瓦拉斯。她是去瓦斯卡兰国家公园徒步,看冰川,攀岩之类户外活动的大本营。瓦拉斯整体来说是一座非常具有生活气息的小城,原住民的文化气息浓厚。我们住的地方与市镇建在山上的墓园仅隔几个街角,初到的时候下午与傍晚时分总听见乐队在街上演奏,还有烟火,以为是什么节日。后来知道所有的葬礼队伍都会在街上巡游,然后在进入墓园之前在这个街区停留演奏。音乐真的很好听。

因为瓦拉斯的海拔是3000米,所以一开始颇适应了几天,爬楼梯就气喘吁吁的症状才有所减轻。最高的一次徒步也只到达4500米左右的湖泊,感觉短期适应后的高山能力已经到极限了。据说在高海拔地区居住六个月后细胞携氧能力会进化得和当地人差不多,只有等将来有机会再来验证了。瓦拉斯满街都是各种狗狗,大多都蛮干净健康的样子,应该绝大部分是有主人,但是很多时候任它们自由半放养的生活着。这些狗狗们绝不烦扰路人,而且自己之间颇有组织与秩序地进行共同玩耍、睡觉、有时找食物的一系列活动。只是晚上开窗睡觉会听见各种鸡叫和狗叫声,有时还会有羊叫和驴叫。这里的鸡特别逗,似乎不分白天晚上一律乱叫。

秘鲁的冰川融化情况很严重,当地人回忆二十年前的冰川和现在的冰川状况差别巨大。各种南美水果玉米土豆和辣椒非常漂亮。瓦拉斯的生活费用颇为低廉,专做欧美旅游者生意的餐厅咖啡馆除外。每天下午在有天主教堂的社区小广场售卖爆玉米花的老大爷以及售卖八个一袋新鲜烤小面包的老奶奶都给自己的货物定价一索尔(大概30美分),坐中巴到郊区的车费也是一索尔。一袋类似于尖椒的小辣椒大概七八个,在超市里低于一索尔。

夏文是公元前1200年到前800年左右的考古遗址,位置在一个风景极其壮美的山谷,名字就是“中”的意思。居中于海岸与雨林之间,因此是古代战略地位极重要的贸易集散地。

维科斯是在旧式大庄园农地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一个原住民农业社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康奈尔大学在秘鲁的人类学项目曾试图把这里的原住民改进为“现代化”农民,引进美国土豆品种、化肥、农药、农机等,但终因不适合山地农业和引致当地文化的反弹而遗憾终结。至今原住民仍延续古老的农耕和牧业传统手工种植土豆、玉米、藜麦等作物,而且因为气候变化的原因越种越高。整个村子有四千人,土豆收获季要延续两周,其间住在高山上的岩洞里。不过化肥农药的使用还是已经相当普及了。

利马很多地方真的很像一个超大号的中国城市,然而风格很混杂,可能像是一个深圳、广州、上海、洛杉矶掺在一块儿的杂拌儿:非常干净漂亮的中上产住宅区,热闹繁华的商业和旅游区,很出色的博物馆和海滩,以及郊区的庞大贫民窟。但是交通拥堵很严重,我们从瓦拉斯返回时大概花了五小时从高山经过沙漠到达利马郊区,然后花了三小时横穿利马部分城区,我感觉如果长期在利马生活肯定会受不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分享,这里也是名单上要去的地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