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 (24)

(2015-04-09 19:02:27) 下一个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 (24)
红叶  作品

第八章  活着 (2)
2

卢丹清楚地记得韦先生告诉过她们,这里的租金很贵,总共要四千元一个月。

韦先生要求姨妈分摊三分之一,姨妈觉得他慷慨仗义,对他心存感激。

其实每月租金不过才一千四百元,没想到韦先生一直在欺骗姨妈。

等到韦先生回来, 卢丹把信封递给韦先生。

“ 谁叫你拆开的?” 韦先生很不高兴,当即变了脸。

“ 是房东交给我的,我以为是给我们的信,所以就拆开了,对不起。” 卢丹解释
道。

韦先生狠狠地瞪了卢丹一眼,把信收好,锁在抽屉里。

丽娜昨天开始重新又回来上班了,若无其事的,神态自如,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
生过。

卢丹没有问丽娜这段时间究竟到哪里去了?丽娜也没有说,大家心照不宣。

丽娜同韦先生也重归于好,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在那里聊天。

韦先生照例躺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卢丹经过时无意中看见一条有关战争的报道,平民居住区
被炸的新闻。

她同情地说道:“ 这些无辜的老百姓真可怜。”

韦先生却说:“ 有什么可怜的? 谁敢反对我们,我们就打他!” 

他同时还握着拳头挥舞着,做着坚决打击的手势,俨然一副全球霸主的神态。 

丽娜也不以为然地撇嘴说道:“ 那么多的炮弹放在那里不用,时间长了反正也是发
霉烂掉,还不如早点用掉好了。” 
 
卢丹惊讶地听着丽娜的言论,心想:如果那些炮弹掉在你家的房顶上,把你的孩子
炸死了,可能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但是卢丹懒得和他们争辩,她知道那简直就是同外星人谈话,无法沟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其实不是星球之间的,而是人与人之间的。  

晚上回到家, 卢丹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姨妈有关房租那件事情呢?

思虑再三,卢丹还是告诉了姨妈这件事情,她不想让姨妈一直被韦先生蒙骗着。

本以为姨妈会很不高兴,责怪韦先生欺骗了自己。但是出乎意料之外,姨妈只是
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我知道了。” 

卢丹想着,她也应该告诉姨妈她要辞职的事情,下星期一她就要到那个律师楼去上
班了 。

找了个机会,卢丹对姨妈婉转地说道:“ 我以后就不去您那个诊所工作了,到这个
星期天为止。”

象冷水滴进热油锅,顿时炸开了。姨妈立刻大发雷霆,朝卢丹嚷道:“ 如果不去那里,
你那一天二十元钱从哪里挣来?”

“ 那我就不挣这二十元好了,我另外找了个工作。” 卢丹冷静地回答。

“ 你的学生签证是不能打工的,万一给移民局抓到,你就会被遣送回去的。我是好
心可怜你,才让你在我诊所里帮忙的。”姨妈冷言冷语地说。 

“ 多谢您的好意, 可是真的不用您费心了。”卢丹回答。 

“ 那好啊,随你的便吧。” 姨妈气愤地嚷道。

第八章  活着 (3)
3

自从开始律师楼的新工作后,卢丹每月付给姨妈房租,还负担了家里的电话费。

卢丹一厢情愿地以为,从此后,她同姨妈的关系会好些。 

但事与愿违,情况并非有丝毫好转, 反而进一步恶化。

无论卢丹如何小心翼翼,如何忍让,平日里的任何一件琐碎的小事,都能成为姨妈
找她吵架的导火索。 

而日常生活,就是由一件件小得不值一提的小事组成的。两个不同个性的人生活
在一起,哪能事事和谐, 没有一点小矛盾和意见不合的?

姨妈要求卢丹完全听命于自己,但不久卢丹就悲哀地发现,即使她对姨妈言听计从,
出了错后姨妈仍然能找到各种借口归罪于她。
  
每天,每分每秒,只要和姨妈生活在一起,卢丹随时都处在一种愤怒的情绪下。每天
就象在地雷上行走,不知哪一句无心的话语或者不顺眼的举动就会引起爆炸。

不知为何,卢丹想起萨特的一句名言,大意是:何需火烤,油煎,他人就是地狱。

萨特也许是有感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难,而发出这样的叹息的吧。

这段时间,不知为什么,白天好好的,晚上只要一躺下,卢丹就感觉身上一阵阵发
冷发虚。

在黑暗中,卢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 讨厌。整天咳嗽,弄得我睡不着。” 姨妈冷冷地说道。

不用开灯,卢丹似乎也能看见姨妈那副满脸厌烦的样子。

一时间,热血往头上涌。

卢丹想也没想,她起身抓起一件外套,就冲了出去。

她发现外面下着雨,雨点霹里啪啦地打在她身上。卢丹不禁打了个哆嗦,衣服顿时
全湿了。 

她想要回去, 但是这个念头让她更觉寒冷了。

那个家就象一个阴暗的陷阱,一旦掉进去就是灾祸的起源,再也爬不出来。

卢丹一直跑到了公园里, 那里很安静,茂密的树荫挡住了雨。

小路上偶然有一个男人走过, 在夜里遇见比狼还可怕。

面对着面, 警惕地沉默地提防着。卢丹害怕那个男人似乎会随时上来侵犯她, 但
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好在手机还在外套的口袋里,卢丹拨通了凯文的号码。

“ Hi 。” 凯文说道。

听见凯文温和的声音,卢丹有种想哭的感觉,她说道:“ 我现在在你家附近的公园
里。”

那边沉默了一下,劝告道:“ 晚上一个人不要在公园里瞎跑,很危险的。”
  
“ 没关系。” 卢丹故作轻松地说:“ 以前我一个人旅游, 深山里也去过,还遇
见过熊。”

“ 世界上最可怕不是野兽, 而是人。”凯文说。 

这句富有哲理的话忽然从他口中说出来,让她不知如何回答。

确实,人性中阴暗和丑恶的一面,在动物世界里是找不到的。

凯文说得对,世界上还有比人更可怕的动物吗? 
 
“ 你能出来吗?” 卢丹听见自己的声音,游丝一般显得那么微弱而苍白。  

“ 我出不来。” 凯文很快地回答道。

虽然不问原因,但彼此都心知肚明。

卢丹的心一直往下沉,径直沉进那幽深冰冷的湖底。 

她知道凯文在哪里,他是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她仿佛还能看见那里微弱的灯光,
她的想象仿佛一只蝴蝶,飞进那窗口里。

他们此刻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在床上亲热缠绵? 雨这时停了,天空如同水洗过一般湿漉漉的。
月亮升起了,是一轮弯月,此时银钩般挂在天际,拉开黑漆漆的帷幕。

公园的中央有个小湖,卢丹走到湖边,茫然地看着湖水。 沉睡中的湖水在月光下发亮,显得平静而神秘,此刻对她却有着一种危险的诱惑力。

湖水看似平静,其实湖面下一定也有无数的生物,在明争暗斗着。

这个人世间就是这样现实,而她却总在幻想着不现实的事情。

能到哪里去呢? 卢丹绝望地想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