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解读方方关于江学庆殉职冠状病毒的悲哀故事

(2020-03-02 15:38:10) 下一个

几位读了我的题为《我的同济室友江学庆主任因冠状病毒殉职》新博文的读者,都有关于江学庆是怎么感染冠状病毒的疑问,他只是个甲乳外科主任,应该不怎么接触病毒。读者还摘录了附在后面的作家方方的难言文字,似乎里面有很多故事,读者请求我回答。我虽人在美国,但是密切关注此疫情之发展,写出了超过20篇的文章报道武汉疫情,也请美国院士为国内献策。没有什么大道理讲,只希望家里人能够尽早出门享受阳光。我现给出些对方方所言悲哀故事的分析,让大家自己去得结论。

江学庆的感染发生在钟南山在央视明确说可以人传人之前,确切信息为江学庆是1月17日住院的,感染会更早,而钟南山说人传人是1月20日。这里的悲剧是武汉的医生早知道人传人,但是不允许说,钟南山访问武汉时大家希望通过他的口说出来。他确实说了很多人都知道的大实话,本来是很普通的行为,但是这次是功德无量。这说明了二个方面的问题,涉及上面的规则和当地医生的胆量。

这里一个重要的责任方是所在地武汉的医院领导,并不仅仅是江学庆的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是仅次于金银潭医院感染患者最多的医院,但是他们可能是医务人员感染最惨的医院,他们的院领导在保护医护人员时欠周到。写到这里想到我们以前回国,专门偷偷跑回二医院看过,那些我们实习的楼几乎全推倒重建了,非常壮观。我们都知道,因为职业素养传染科、呼吸内科和ICU的自我保护意识要强很多,这次也证实他们的感染率远低于其他科室。其他科室医护人员的高感染率的出现应该主要是院方的责任,你们害怕对公众说人传人,那是你们的辩词,但是从12月8日至1月20日你们沒有在院内保护好自己的员工,则是十分遗憾的事情。

我们可以看出去世的江学庆和同济器官移植教授林正斌都是外科医生,李文亮为眼科医生,他们都沒有保护好,因为沒有预料到会感染。我太太也说,像我这种大大咧咧不在乎的人很容易得冠状病毒。至于是他们自己没有保护好,还是院方希望他们不要戴口罩以免造成恐慌,这个只有大家根据自己的判断小心下结论了。

全国大概有3000多医护感染,23位去世,不是简单说说就完了的。下面转李文亮和江学庆所在医院之惨烈的描述,这些文字为他们医院的人写的,必须声明我没有核实:“武汉市中心医院已经是被感染的职工最多的医院之一。目前超过200名职工感染,三个副院长被感染,一个护理部主任感染,多个科室主任正在用ecmo维持;多个主任医师上呼吸机,多个一线医护经历了生死一线间。急诊科损失惨重,肿瘤科倒下近20个医护……不胜枚举。一次又一次惊恐,一次又一次撕心裂肺,我们心里清楚他们每一个中招的人可能就是下一个自己。”

资深文学城网友在我博文后的留言:“我刚刚在读方方3月1日日记看到她在日记中提到江学庆医生的死。方方称江医生是一位温暖的医生,是甲乳领域全国唯一的一个中国医生奖获得者。不过,方方记录的一点令我感到有些蹊跷,她说,她听说,“江医生的死背后有令人无法言说的故事,是悲哀的故事,不止是生命逝去的悲哀,更有不准说出来的悲哀。我也不说”。无论如何,江医生的逝世已经进入方方日记,不会随着岁月的逝去而消失。方方和大家都不说的悲哀的故事最后也会有人说的。”

我在昨天因为江学庆的去世而难过,深夜里我在小区里走遍,两个街区走完需要半小时,闹市中的世外桃源。我始终不明白,这家刚开放卖的古董房为什么设计出这灯光? GCI私人保安公司的员工,在我脚下停车询问平安过一次,然后很善良地跟我慢慢走,这时我必须报我家的门号,不然担心他拨枪,我也不能拥有把手放口袋等任何可能被怀疑有威胁行为的动作。这新的GCI保安不认识我,我看表才知道已经是深夜12:30 AM,应该回家了。夜色很美,冷中更适合思考,脑海里尽是我们的同济时光,悲催得很。

我在文学城发文时对这张照片的题录是:“当年是情同手足的室友合影。江学庆前排左一,老许是后排右一,我是后排右二。[流泪][流泪][流泪]”。先引用我的朋友斯坦福本科和圣路易斯华大MD的老爸的留言,以免忘了对不起他:“一看就知道是八十年代的好青年。老兄当你年那一头好头发哟[强]”。

让我作点小说明,国内媒体要求转载此照片,我沒有同意,你们如果看见了,别怪我啊。我也有相当的约束力,一般情况下不接受采访,虽然不断有记者找上门来。我信奉的是以我的科学论文和其他文学说话,特别欣赏钱钟书说的,你吃了鸡蛋后别对下蛋的母鸡感兴趣。为了争取我的同意,有位记者对我说:“我会把其他人处理处理”,没有想到这反而使我更加反感。我们这些配角为什么要被处理呢?美国从来没这种说法,视频镜头和照片全都是保持原样的,况且我们其他室友也可借江学庆这时髦帅哥露点脸嘛。还是文学城网友公平,她鉴定我们都不错:“喜欢那张青年男孩的照片,每一个都是酷酷的,每一个都充满阳光,可爱! ”。都说耶鲁以前招生看长相,莫非同济的高考分数也能识别颜值?

这里讲个同济的故事,同济在招德语班时,俊男美女的比例要高些。有人因为长相被裘法祖夫人刷了下来,现在成为发展得很好的教授,她想到当年因长相被刷,现在仍然耿耿于怀。这是真实的故事,但是大家别进一步猜测,那不是我太太,她凭容貌进德语班是绰绰有余的。同济的兴和衰都与德国有关,风水轮流转,现在是美国人的天下,听说过一等美女嫁美军吗?[偷笑]

网友的相关留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0)
评论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我看到的资料都说第一个专家组是12月31日到武汉的。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在武汉发现并且上报疫情之后,国家卫健委先后派出了三个专家组。第一批专家是十二月三十日到达武汉的。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可以肯定武汉卫建委的内部通知向上级报告了

证据?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on 30 December, when a directive from the Wuhan Municipal Health Commission asking hospitals to report unusual cases of pneumonia was reported by local media。
这个也可以理解为12月30日发的内部通知。可以肯定武汉卫建委的内部通知向上级报告了。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这个修改再次反映了中国专家们对SARS的敏感,特别不愿意见到这个字眼。如果说早期也罢了,还不知道这个新冠的厉害,怕引起公众不必要的恐慌。但是直到WHO把这次的病毒定名为SARS-CoV-2,几个专家还在发声反对。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中国有几个编辑组,对于Nature, Science, NEJM 的重要文章翻译很快,从来都是全文如实翻译。如此改动重要内容,在过去几年中,我是第一次见到。

我回头看当天的微信,“这篇文章的中文概述也被禁止转发…”。接下来,就是我们现在讨论的这个中文修改版出笼了,对后半部分作了关键的修改,又加上了管轶的照片。

那么,谁禁止的中文翻译第一稿,又是谁定的这个第二个版本?肯定是在北京,而不是武汉,湖北省。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雅美先生,和红米先生!

所以这篇Science 的重大中文改动,是北京定稿的,而不是武汉!所以我支持雅美先生的观点,“武汉人不背这个黑锅!” 这篇文章出来时,正是中国政府在中央电视台“辟谣”,训诫早期吹哨的医生们!

我是从元月四日的中文翻译改动,意识到情况不妙,每天与所有武汉的微信群吹风,到香港,日本都报道新的病例,我频繁与武汉的医生们了解情况。弄得不仅是家人认为我挑政府的毛病,不爱国,如同雅美先生的父母。甚至朋友群中也不耐烦了。

我的亲友们,没有听我的话,从元月中旬开始就要他们贮存足够的米油盐,香菇木耳,消毒液,口罩等。到封城后,后悔,表示以后不再听政府的,而是我的。一个多月来,我就赢了这一点点credits, 真是累死我了!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如果30号有媒体报道,那湖北武汉方面就是主动公开,也约等于上报。但事实是他们当天发的是内部通知,还注明严禁外传。国家卫健委和中国CDC似乎坚持不承认是从湖北武汉方面得到的报告。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还有一个地方有点不一样:
“on 30 December, when a directive from the Wuhan Municipal Health Commission asking hospitals to report unusual cases of pneumonia was reported by local media”

中国CDC的翻译删去了最后的“当地媒体报道”。从目前证据看30号还没有任何正规媒体报道疫情,中国CDC还是很敏感的。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谢谢,天朝经常改的,不奇怪,我开始以为Science 配合天朝政府改了中文版,那问题就严重了。华大的前教务长为现任Science’s editor-in-chief。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红米2015,是的。中国的翻译版将后面的部分作了重大的删节和改动!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因为删除了关于SARS的流言的部分,结果管轶教授说这不是SARS就显得很突兀。管轶还以为那些病例都是通过网络直报系统报上去的,之后也一直相信武汉官方的通报,所以后来亲自到武汉一看吓坏了。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中文翻译与原文的差别主要在后半部,关于SARS重现的流言以及对8名医生的处罚,在中文翻译里删除了。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翻译?粗看了一下,好像没什么不同。
http://m.chinacdc.cn/xwzx/gwxx/202001/t20200108_211132.html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我们根据后来发表的数据反推回去,就是在一月初的时候,在大家认为疾病控制比较好的时候,病人数据已经很多了。根据武汉金银潭医院的所谓初例报道,是12月1号或者是7号。可能是管轶教授压根就没有接触到一线临床医生,只是根据传染病所的报表得的结论。无论如何,我们追责没有意义,能够吸取教训,不要让医护人员做炮灰才是。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雅美先生,我指的中国国内的翻译版本改动了。并且附有管轶教授的照片的那篇中文翻译文版。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所以在1月初的时候,大家认为疾控部门工作还是可以的,尽管也还有改进余地。真正的问题是之后到18号。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这是翻译版本,沒对原文,不知哪里更改了?难道Science官文更改了?我在Science官方网站沒见中文版本。别人翻译的应该不算。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北京时间2020年1月4日,国际顶尖学术期刊 Science 官网发表了一篇题为:Novel human virus? Pneumonia cases linked to seafood market in China stir concern 的科学报道。
  该报道称中国武汉的不明原因肺炎引发关注,可能是由一种新型人类病毒导致。

  以下为 Science 报道的全文翻译。
  本周五晚,武汉当地卫生部门宣布此前发生的不明原因肺炎已经有44个病例,较12月30日公布的27例有较大增幅。引发人们对该病毒可人传人的担忧。
  面对此次疫情,武汉当地卫生部门快速共享信息受到了普遍赞誉,但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传染病专家仍渴望获得这个神秘病原体及其在患者体内产生的疾病的更多详细信息。
  在今天的报告中,武汉卫生部门已排除了流感、禽流感和腺病毒等病毒,称这种疾病为“原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随后武汉卫健委要求当地医院上报这些肺炎病例。第二天,武汉卫健委在其网站发布了通知,指出地医院报告了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肺炎病例,共发现27起病例,其中七名患者病情严重,两名已康复且即将出院,其余人员情况稳定。通知指出,所有患者均被隔离,并密切监视其亲密接触者。
  当时,尚未发现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今日,武汉卫健委发布了最新消息,44个病例中有11例病情严重。新发现的患者也已处于隔离状态。尽管武汉卫健委迄今已排除了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但仍在密切监视121位曾与患者有过密切接触者。
  据武汉当地媒体报道,武汉已经关闭了华南海鲜市场。香港大学新发传染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管轶教授认为,面对此次疫情的快速反应和公开通知对于中国来说是很明显的进步。2002年,在中国南部出现的由先前未知的病毒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中国因行动缓慢和缺乏透明度而受到批评。如今,中国已构建起完善、成熟的疾控体系。

  管轶教授,是禽流感病毒国际权威之一,最早分离出SARS病毒,也是最先提出果子狸是传播SARS冠状病毒的科学家之一,病毒学研究和中国乃至全世界控制新发传染病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曾被《时代》杂志被评为全球18名「全球卫生英雄」之一。
  管轶教授说,此次疫情的及时发现,就体现了疾病监测系统的好处。在冬季的任何时候,每个大城市的医院都可能有数十名肺炎患者,因此很难发现异常病例。管轶教授说,有未经证实的报道称,此次有母亲和儿子患有相同的疾病,这种情况也许引起了卫生部门的注意。但管轶教授强调,母子同患病不一定涉及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因为这对母子中的儿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的一个摊主,他母亲经常去那里探望他。他们可能同时暴露于[相同病原体]而感染此次肺炎。据武汉当地媒体报道,华南海鲜市场除了海鲜,还有一些摊主出售包括蛇类、鸟类等活体动物,以及兔子和其他野生动物,这有可能导致人畜共患病原体的传播。
  管轶教授在揭示SARS病原体的真正来源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此次肺炎对标准疗法有反应,因此,管轶教授认为这不是SARS。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官员称,目前WHO正在高度关注、密切监测此次不明原因的肺炎,并将在掌握更多信息后及时公布和分享。
  
(来源:BioWorld)
  原文出处:Dennis Normile. Novel human virus? Pneumonia cases linked to seafood market in China stir concern[J].Science. Jan. 3, 2020.
  链接: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1/novel-human-virus-pneumonia-cases-linked-seafood-market-china-stir-concern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雅美先生!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To 林向田: 我不开博。

Science, " Novel human virus? Pneumonia cases linked to seafood market in China stir concern" by Dennis Normile Jan 3 2020.

中文的是 Jan 4 号 出来的。 请大家搜索一下。 我有WeChat 的, 与朋友的对话记录,拍照保存了。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能不能把元月4号的文章(英文链接和中文翻译)放在你博客里,让更多的人了解。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疫情结束后,先不能让各大医院的院长和党委书记等领导们又坐在主席台上,互相歌功颂德。尤其不要搞什么英雄,庆功会。
应该认真追责,否则以后历史仍会重演。

我听到的消息是,武汉中心医院有一个分部靠近华南海鲜市场。医生发现门诊病人汹涌而至,就吹哨了。接下来,大家知道,吹哨医生们被训诫。被训诫后,医生们只能裸奔,不加防护,否则岂不是又违抗领导?!

我的疑问是,各大医院的院长,付院长,医务处,科技处等领导们都是医学专业人员。为什么在十二月下旬,元月初,已经看到门诊病人以发热求诊,极不正常,为什么仍在坚持没有“人传人”,又没防,如何控?!更为恶劣的是,没有釆取科学态度,马上警觉上报,保护医生和百姓。因为任何有点医学背景的人,都明白,这种门诊量,肯定是人传人。这些院领导,在元旦中旬,封城前,仍然在院办会议上,坚持要医务人员不要戴口罩和穿防护衣,以免引起恐慌…?

当时医院领导们究竟如何向各级卫计委,疾控中心报告的?各级卫计委和疾控中心又是如何向中央领导人报告的?究竟报到了哪一层?!

又是谁认为,不能造成民众恐慌,医务人员上班不能戴口罩等,医院领导们又为了保护自己的乌纱帽,违背自己的医学常识,违背做人良心的,传达执行这种安抚政策,造成许多医务人员感染和死亡,造成武汉防控晚了整整一个月?

我另外一个疑问是,首批来汉专家说,不传人,可防可控的根据是什么?
另外,我在元月四号,读到Science 有一篇关于武汉病毒的文章,这篇文章极为反常的,它的中文翻译,不是原文,有意作了很大的改动,就是将大事化小。当天我在微信朋友圈上评论,互动,为什么中文翻译会有阻力,为什么中文翻译会如此改动?中国政府会坦诚相见,与海外合作吗?

武汉和湖北省领导的手伸不到一篇Science 的中文翻译的定调!所以,问题的关键,仍然在北京!!!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读完心中戚戚然,只因狗官昏庸颟顸,中国的医生护士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今后一段时间里,我们会听到更多医生殉职的消息。同时感到,雅美兄能够深夜在小区遛弯儿欣赏宁静夜色,没有躺在病床上上呼吸机,全靠雅美当年有勇气有胆量出走美国,有能力有本事在美国安身立命,否则。。。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这些有助于你了解。

同济医院眼科只有两护士感染,已经痊愈出院,无其他医生感染。

武汉市中心医院离海鲜市场最近,开始院方不让戴口罩。[Sob][Sob][Sob],这些都是老感染者,影响大,长期全力抢救才拖这么久,普通人的话,早沒了[Sob][Sob][Sob]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眼科手术肯定要近距离操作,面对面,鼻对鼻,会吸进更多的病毒。
sgbigsell 回复 悄悄话 中心医院是市政府对口的医保医院,院长书记的党性太强,害死无数人。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又传噩耗,李文亮所在眼科的主任梅仲明刚刚因冠状病毒感染去世。还有重病的,武汉市中心医院这次惨无忍睹[Sob][Sob][Sob]。梅主任是中山医学院毕业生到武汉工作的!
田间地垄 回复 悄悄话 同意你的说法:武汉的医院院长们多此次瘟疫蔓延应该负很大的责任!为了讨好上级,瘟疫刚开始的时候不让医生们上报实情。医生们也逆来顺受,顺水推舟。结果酿成大错,自作自受!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所以蒋彦永医生可贵。谁敢说轮到自己能更有胆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