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元节--做了广姐说的"芋头烧鸭“纪念故爱。一位特殊朋友在微信上给我寄来了一篇”10首经典悼亡诗“

(2020-09-02 15:13:05) 下一个

还做了一个拌菜头,也是挚爱爱吃的

她爱吃芋头蘸糖,也应喜欢”芋头烧鸭“,两个宝贝很喜欢

羡慕文学巨人,能够抒发出咱表达不出来的情感和思念

十首中只读过苏轼和陆游的

 

10首经典悼亡诗:用一生换一首诗

奥西里斯的凝视

中元节,
诗词君想说一说悼亡诗。

 

悼亡诗古已有之,
早在《诗经》中就出现了悼亡诗。
西晋潘安曾写《悼亡诗》缅怀妻子,
后来,悼亡诗多指丈夫悼念妻子的诗。

 

中国人讲究含蓄的感情,
情不外露,夫妻感情更是如此。
当诗人们饱含感情,
写下深情怀念妻子的悼亡诗时,
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九位诗人,他们的妻子不知名,
可因为一首诗,
却让人深深地记住了她们。

 

 

《国风·邶风·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綌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诗词君

 

这首诗是男子悼念亡妻之作,诗人目睹亡妻遗物,倍生伤感,由此浮想联翩,写下此诗。

 

诗人把妻子所做的衣物拿起来细细翻看,想到妻子生前的情景,十分忧伤。这种感情直到今日,依然令人动容。

 

 

《悼亡诗三首·其一》
西晋·潘安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
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
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
僶俛恭朝命,回心反初役。
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
帏屏无髣髴,翰墨有馀迹。
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
怅恍如或存,回惶忡惊惕。
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
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
春风缘隙来,晨霤承檐滴。
寝息何时忘,沈忧日盈积。
庶几有时衰,庄缶犹可击。
 

诗词君

 

历史上,潘安是一个美丽的少年郎,走在路上,还有人“投水果”,一时传为佳话。可他对妻子的感情始终如一,二十四岁结婚,与妻子和睦相随二十六载。潘安五十岁时,妻子去世了,写了三首《悼亡诗》怀念她。

 

看到家里的陈设,妻子曾经用过的东西,每一件妻子用过的物件都让潘安觉得妻子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诗中所写都是日常生活之事,语言平易近人,自然流畅,所流露的真挚、自然、深沉的夫妻之情,让人十分感动。

 

 

《悼亡诗》
南朝·沈约

 

去秋三五月,今秋还照梁。
今春兰蕙草,来春复吐芳。
悲哉人道异,一谢永销亡。
帘屏既毁撤,帷席更施张。
游尘掩虚座,孤帐覆空床。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

 

诗词君

 

沈约对妻子有多深情?妻子已经亡去很长时间了,她的坐具和卧具还原封不动的摆在那里,生了灰尘,都不忍去翻动,就像妻子生前一样。

 

亡妻依然留在他的生活中,依然留在他的心上,多么深的一片眷恋之情啊!
 

 

《遣悲怀三首·其二》
唐·元稹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诗词君

 

唐代诗人元稹也算是个风流才子,元稹初时不遇,生活甚是困苦,可作为大家闺秀的韦丛,嫁给还是穷小子的元稹,却没有半分怨言,勤勉持家,互相扶持,夫妻二人感情非常好。

 

七年后,韦丛撒手人寰,彼时的元稹生活已不比从前困苦了,可共过患难的妻子却享受不到好生活了。“贫贱夫妻百事哀”可以想见元稹的悲痛。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诗词君

 

这是苏轼千古流传的悼亡诗。

 

苏轼十九岁与时年十六岁的王弗成婚,王弗温柔贤惠,知书达礼,与苏轼恩爱情深,夫妻俩相依相伴,度过一段十分美好的时光。可天不遂人愿,相伴十一年后,王弗就去世了。

 

十年后,在某一天晚上,历经人生沧桑的苏轼梦到了亡妻,不禁黯然神伤。“十年生死两茫茫”,哀婉凄绝,感动了无数的后世读者。

 

 

《鹧鸪天》
宋·贺铸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诗词君

 

贺铸是宋朝词人,妻子赵氏是宗室之女,勤劳贤惠,与贺铸造相濡以沫、同甘共苦,贺铸曾在《问内》诗中描写赵氏为他缝补冬衣的情景,夫妻俩的感情很深。

 

贺铸与妻子曾在苏州共住,如今重游故地,想起亡妻,聆听着南窗的夜雨,遥想当年妻子在深夜里为自己补衣的情形,诗人痛感物是人非,满腹辛酸无处倾诉,只能发出“同来何事不同归”的哀叹。
 

 
《沈园二首》
宋·陆游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诗词君

 

陆游与唐琬是结发妻子,两人情投意合,可由于陆母的干涉阻挠,陆游与唐琬黯然分手。陆游另娶,唐琬另嫁,多年后,在沈园,两人重遇。陆游怅然良久,写下一首《钗头凤》。

 

据说,唐琬也和了一首,郁郁寡欢,不久抱憾而死。陆游自此更加重了心灵的创伤,悲悼之情始终郁积于怀,五十余年间,陆续写了多首悼亡诗。

 

“曾是惊鸿照影来”,多少年,唐琬的音容笑一直都在陆游的脑海中,从未离去。

 

 

《追悼》
明末·吴伟业

 

秋风萧索响空帏,酒醒更残泪满衣。
辛苦共尝偏早去,乱离知否得同归。
君亲有愧吾还在,生死无端事总非。
最是伤心看稚女,一窗灯火照鸣机。

 

诗词君

 

吴伟业是明末清初著名诗人,他少年得志,二十三岁中榜眼,授翰林院编修,崇祯皇帝特赐他归里娶亲,娶的就是这位贤淑的郁夫人。

 

崇祯末年,明朝灭亡,社会动荡,在那兵荒马乱的岁月里,郁夫人与吴伟业同甘共苦、分挑重担,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真正是患难夫妻。

 

夫人早早离开了人间,让吴伟业十分伤怀,结尾以稚女失母、布机失主反衬悲哀之深,好似不经意的一笔,却令人回味无穷。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清·纳兰性德

 

此恨何时已。
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料也觉、人间无味。
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
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生知已。
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
清泪尽,纸灰起。

 

—————— the end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