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雨日的花木之思

(2020-06-13 12:45:23) 下一个

早晨起来,感到腰还有点儿痛。腰是因为前天砍树枝时弄伤的:干活时觉得比较注意,当时也没感到什么。昨天早晨感到腰有些痛疼,不很严重。

泡了一个热水澡后,坐在窗边观视着阳台和花园。

外面在下着小雨,这是西雅图的冬季常见的,丝丝沥沥,连绵不断。今年看来要延伸到初夏末。昏暗的天空塞满了无限的愁绪。

花园里最让我注意的自然是那棵用“笼子“罩起来的玫瑰。那棵玫瑰是受一个邻居的启发而栽的。邻居说她为了纪念爸爸在后院栽了棵花树,这样在想爸爸的时候她会去树前与爸爸说话。我们和孩子选了一株叫做“elegance of queens”的玫瑰,觉得这个会开紫色的玫瑰更能代表妈妈,美丽而又恬静。

曾经非常愤闷的是在栽上那棵玫瑰的第二天,她茂盛的枝叶被该死的鹿几乎要啃光了。我急急地到店里买了一个金属栏栅,然后用它做成了一个圆形的屛护,上面又加了一层,像个罩子。这样她不会再受恶鹿的伤害了。现在枝叶又长好了,希望能尽快地见到她紫色的花朵。

玫瑰绿叶和她的笑靥交替地映现,泪珠和雨珠也交替地滚落。

良久之后,转眼看到了她培育的盆栽。在她刚走的那段日子里,那棵盆栽也逐渐要枯萎了。所有的叶子一度全部枯黄,眼看要随着精心呵护它几年的主人而去了。我把它从阳光比较充足的窗台移到壁炉前阴凉的地方。有几天我已对它完全失去了希望,不过我还隔两三天给它浇一次水。

可后来它居然又发了一点点小牙,现在看来能完全恢复健康了。

由此,又想到了邻居送的一盆兰花。那是在她刚走的大约一个礼拜在家里悼念她时送来的。花保持了几个月了,可是在个把月前,可能由于泡水不当,下面的叶子开始发黄了。已经拿掉两片黄叶了,这照片里是第三片黄叶。花朵也坠落了两个。过去的经验是,它剩下的日子不会太久了。两个礼拜前,我从草地里取了些苔草放在它的盆里面,似乎剩下的花现在还好。我心中的不祥如同她刚发现病的日子。

这三株植物命运各有坎坷。那株玫瑰虽然惨遭蹂躏,但她在保护下会重新生机勃勃。那棵盆栽能“死而复生”。而那盆兰花让我忧心忡忡,也许它还有争斗的机会。

然而,为什么她仅有不到十天的时间,几乎没有挣扎的机会就被推入了另外的世界? 心哀泪常伴,花前思更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雪中吟 回复 悄悄话 是啊,有时人比花花草草更脆弱。这样突然的离去,家里人确实很难承受。现在即当爸又当妈,一定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出问题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