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识是缘
原创文章请勿抄袭,我所有文章都将留有图片。欢迎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并必须得到本人许可!
个人资料
多伦多橄榄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座城市能承受多少“低端人口”?

(2017-11-29 06:06:34) 下一个

最近大家都在讨论有关北京驱赶低端人口的事件,作为旁观者,作为一个对祖国的兴衰一直关注的海外华人,我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户口管理制度。那个时候,经常会有户籍警到家里查户口,如果有外省人员,都要说清楚是来干什么的,来自哪一个省份等等。那个时候,粮票分为地方上的和全国粮票,每到其他城市,如果没有当地的粮票,即使在一些饭店都买不到一日三餐。出差人员,要到财务那里领取全国粮票,领多少,都要根据出差的天数来定。

后来,粮票被取消了,户口也不再查的那么紧,紧接着,大批大批的农村以及小城镇的人口涌入大城市来打工,这个现象,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特别明显。

应该说,这种流动人口确实也活跃了一座城市的经济,但是他们带来的负面影响也非常大。

我不想用低端人口这个词汇来形容那些打工仔和打工妹,因为这个词本身带有歧视的味道。我只是从一个城市的管理角度和发展格局来讲,过多的流动人口,对于任何城市来说,都是一种灾难。

中国并不是一个歧视农民或者工人的国家,当时的户口制度是毛泽东的管理手段,他老人家也是来自农村家庭的。我现在想想,他的户籍管理方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一个国家的人口如果到处流动,而没有任何管理措施,那会带来难以想象的恶果。中国给了农民翻身的平等机会,高考就是一个公平的办法,无论这个人是谁家的后代,分数是一个死杠杠,他有能力考上大学,有能力在城市里找到工作,他就有能力在城市生存,就不会成为被驱逐的对象。因为他们适合在城市发展。

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即使是在自由女神塑像下,也是既有欢笑,也有哭泣。《北京人在纽约》有句经典台词:“如果你爱一个人,请把他送到纽约,如果你恨一个人,也把他送到纽约!”为什么这么说,这就是告诉人们,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纽约,就像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在城市发展一样。

就说我们出国,要么考了托福,要么考了雅思,要么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要么有过硬的技术,吃苦耐劳。无论在美国还是加拿大,都不欢迎给他们政府带来负担的人群。一开始是三无没有关系,因为你通过了种种测试后,政府愿意帮助你成为对这个社会有益的人。事实上,很多人最后适应了新环境,过得比当地人还好,那都是因为他们自己有实力,才能有运气抓住机会。

但是有一些以欺骗的手段出国,最后却去申请国家救济金的人,还有那些只打现金工,从来不为政府交一分钱税,却堂而皇之享受着政府所有福利的人,有没有想过,自己已经沦为了一座城市的蛀虫呢?!一个做了这种事情的人,自己放弃了尊严的人,如何还能获得他人和政府的尊重?就算一开始太穷可以理解,但是不能永远那样。换位思考一下,他们自己也不会尊重这样的人吧。

每个贫穷的个体都是值得同情的,就像我的小说《卿本无邪》里的小桔,她就是来自一个超生游击队的家庭。我很喜欢这个故事里的原型,她有一双乌黑而怯弱的眼睛,每次我看到她,都想为她抹去头发上和下巴上的污浊,她在我的小说里有了好运气,但是,不是所有和她有相同经历的女孩子都有好运气。很多人流浪在城市的生存夹缝里,许多年没有出路,最后成为一座城市的负担,或者从事着非常悲惨的工作。这或许就是出现驱赶所谓低端人员的主要根源。为什么,在他们的心里,自己原来的故土那么不值得留恋呢。不适合留在城里,为什么不愿意回家做个踏踏实实的农民。

现在中国处于严重的贫富不均状态,富有的人太富有,贫穷的人几代人都翻不了身,所以来自穷乡僻壤的人,都期待能在大城市中找到发大财的机会。但是最后结果又怎样呢。只有很少的人打拼出来了,大多数人却逐渐沉沦了下去。

现在,中国很多农副产品都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没有足够的粮食供应,没有足够的人从事粮食经济的生产了。

中国现在有的是钱,买得起各种洋货,可是那些贫穷的老百姓就更加显得捉襟见肘了。

所以,仅仅把所谓低端人口驱赶出城市是不够的,要对他们以后的生活找好出路才是最佳方案,那么他们自然会爱上自己的故土的。这个就要靠政府出台新的政策来安抚人心了,不然,无路可走的他们,被赶出了一座城市,又会逃到另一座城市去,依然要过着无家可归的生活,社会问题还会不断发生。他们没有能力留在城市里,依然应该拥有一份温饱的生活。

驱赶不是目的,让自己的国民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之路才是最好的目标与前景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6)
评论
jelous 回复 悄悄话 是读理工科的吧,思维比较狭隘。很惊讶在国外呆那么久还这种思想。逻辑也比较混乱。美国政府筛选外国人进入自己国家那是对自己国家负责,中国政府是对自己的国民。政府的责任应该是让国民生活更好更公平而不是搞差别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不是每个人都能考上大学的,只有上大学才配好生活吗?中国只有9年义务教育而不是12年,很多地方的人还上不起学,难道是他们的错吗?真的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在这里看到很多网络红人所持观点真令人惊讶。别忘了,你现在过的好生活也是前人抗争过来的,你只不过幸运有机会使用这个平台,很多人没这样的机会。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大家的肺腑之言,无论是否和我意见一致!不过我不想做救世主,更不会动那种连伟人都想俯视的念头,有些事让我心疼,我也就是喊一嗓子,表达一下一个普通人内心的真实感触。
人到中年的摩羯 回复 悄悄话 忘思:我本来想略过此文,但是为了支持您,特意上来留个言。感谢说出我想说的。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为家人谋生的出路有很多种啊!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忘思' 的评论 : 您不用为我担心了。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符合你的想法,就轻轻飘过吧:)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其实不是人人想发财才做打工族
多数人是为有口饭吃 再给家里老人孩子一个生活而已
搞明白现状不难吧
忘思 回复 悄悄话 我十分遗憾地看到了贵族式的arrogance。说“如果说选择留在城里是一种权力,那么一个政府的权利更大了,驱赶不属于他们的权力么?”我相信说这观点的人不在天朝吧,应该在北美吧?如果有一天当地政府以某种借口驱赶他或她回自己的出生地,天朝的某省,我不知道他或她是否抗议,如果是我一定会起诉政府。在非战时体制下或紧急状态下,政府有权力驱赶公民吗?我在澳洲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北美有这样的事。
在澳洲,如何人都可以选择生活在农村还是城市,我没有在北美生活过但去旅游过,也有不少朋友在北美地区生活工作,我朋友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北美有限制农村出生的人到城市生活的事,也许我孤陋寡闻吧。
梁漱溟曾有九天九地的说法。满世界大概只有天朝有“农民工”的说法吧。常识告诉我,在广义的工厂工作是工人,直接从事农业工作的农民。职业应该是工作性质的描述而是出生身份/地的写照。
选择是每个人的权力。不管别人眼里自己生活如何,都是自己的选择,就像自己选择爱人一样,有人觉得谁和谁不配不幸福,自我想想没问题,如果干涉别人,对人说“你们不幸福,离吧。” 这大概只有俯视众生的贵族或上帝能做这样的事。
有人愿意接受不公平的待遇,我相信大伙都会其尊重选择,但没有权力要求别人也接受不公平的待遇。选择永远是自己的权力。
另外,我不知道是否有人不明白低保不等于养老金,农村养老金没有全国统一标准,是由县或对应级别政府机构决定的。有空查查农村人口的年净可支出收入是多少吧。太arrogant不好。另外,低保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而不是个人。通常说低保户而不是低保人。低保是保障有特殊原因家庭生活的一种机制,一般包括家庭中没有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或有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但他或她必须照料其他家庭成员。还是那句太arrogant不好。
做为一个年近天命的人,我从来不理解用“大局”名义要求一部分人牺牲利益的说法。是否有人能通过“大局”说法的逻辑的论证来这一部分人的牺牲是必要的有意义的。很明显这样的“大局”说法是不合乎逻辑推理的。我可以用“阿放松当面沃阿”的名义要求某人捐出自己的全部资产给“低端人口”吗?注:引号里的字是我瞎敲而生成的。有人给“大局”一个定义吗?我还可以用“民族“名义要求捐出全部资产为天朝发展作奉献吗?
在明朝以前,当官经商的人回农村生活是社会主流,天朝有告老还乡和书耕之家的说法,我相信我们的祖上一定有是农民的,我是否可以以祖上曾是农民的说法要求城市的人回农村去。如果毛泽东和邓小平还在世,我们是否能以他们也是农民的说法把他俩赶到四川和湖南呢?
有人以救世主的姿态俯视众生,我要向上帝举报,有人要竟聘您的位置,注意安全。哈哈哈哈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嗯嗯。。。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ngtze430030' 的评论 : 求同存异吧!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悄悄话
Yangtze430030 回复 悄悄话 合适。
Yangtze430030 回复 悄悄话 对作者内容很是赞赏,但不敢苟同您的标题,标题没有全面反映内容所表达的观点。“承受”不合时。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忘思' 的评论 : 嘿嘿,早上好呀! 那么你有什办法,如果说选择留在城里是一种权力,那么一个政府的权利更大了,驱赶不属于他们的权力么?是不是在农村没有好的出路,到城市里就一定有好的出路呢,如果那样,就不会有打工仔和打工妹的各种悲歌了。或者,反正自己活不好了,也不让你城里人好过,或者把城里人换到乡下去生活,你觉得,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会有实现这个事情的可能性么,是不是只有这样才是你眼中的公平?贫民的哭泣是哭泣,城市人的哭泣就不是哭泣了?!一座城市的哭泣就不是哭泣了(我不是专指北京)。

高考相对而言是公平的,地域差别是根据各省具体情况而定的,我是江苏的,高考分数线那叫一个高,我也没有喊过。

解决问题,要从大局去想,最好是通过政府解决,作为百姓,目前只能这么做。和政府斗,能有好结果么?

另外,我朋友的亲戚在江南农村拿的低保是八百元,我去年回国听的真真的!

祝您愉快!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里飞奔' 的评论 : 所以政客总是伤了老百姓的心,但是我们有呐喊的权利!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任何事情要改变大局,都需要政府出手!
忘思 回复 悄悄话 很无语睁眼瞎说的功夫。前面说“中国并不是一个歧视农民或者工人的国家”,后面说“中国给了农民翻身的平等机会,高考就是一个公平的办法,无论这个人是谁家的后代,分数是一个死杠杠”。既然农民与其他人是平等的,谈什么“给了农民翻身的平等机会”。我父母在农村,每个月只给50元的养老金,这是江南地区,城市多少?高考就是公平的吗?知道北京考取清华的分数是多少,山东的是多少吗?还不说教育资源差异。

谈“无论在美国还是加拿大,都不欢迎给他们政府带来负担的人群。” 这当然是对的,这是因为美国或加拿大对其他国家的人没有义务,谁敢说天朝政府对天朝百姓没有义务呀。

说什么“所以来自穷乡僻壤的人,都期待能在大城市中找到发大财的机会。但是最后结果又怎样呢。只有很少的人打拼出来了,大多数人却逐渐沉沦了下去。”,这是别人选择的权力,没有人能代替别人选择。难道城市的人就天天发大财吗?绝大部分“低端人口”是靠自己的劳动获食,有什么“沉沦”的。

想想,“低端人口”愿意呆在城市,这说明城市比他或她的地方好或有其他被喜欢的优势。他们傻吗?要以贵族的心态去看“低端人口”吗?
风里飞奔 回复 悄悄话 我对“低端人口”事件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你的这句“让自己的国民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之路”让我很感慨,这恐怕只是咱们普通百姓期待中的政府的目标与前景了。
现实中的政客的目标并不在此,至少我看咱们加拿大土豆总理并没将自己国民的生存放在心上。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让自己的国民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之路才是最好的目标与前景吧”,同意小树。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梅姐,这些事说起来就复杂了。经济要搞活,但是秩序耶不能乱。

现在这个人人想发财,而不去想自己有没有发财的才能和命的社会现状,真的很容易出大问题。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火灾引起了北京的大动作,地方官为的是保官位,蔡奇又是三级跳的北京新领导,从新上任的蔡奇北京讲话看来,和这次警察暴力驱赶农村乡镇来的打工仔打工妹很是拧巴,蔡奇接的这个烫手山芋可真是给他了一个下马威。北京的水很深,很多事情还真说不准,但是无论上层怎样,吃亏的永远是老百姓。
其实自解放以来,各大城市驱赶所谓的盲流群体已经发生很多次了。
红黄蓝事件也是很诡异的,据说红红黄蓝老总姓孟,来头很大。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我的这些想法,已经在脑子里盘旋好几天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最近都在讨论低端啊,我还没有太follow, 问好小树。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fang' 的评论 : 这种操作手段的确不合适!
chufang 回复 悄悄话 把几十万“低端人员”几天内借口房子太烂赶出家门。这真是古今中外罕有的景象。自从政府封闭言论后,自认可以为所欲为,真是令人气愤。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我不相信啊:))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难怪扛二百斤大包,十里山路不换肩的神话都有人信。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从称谓上来讲,当时是农民伯伯,解放军叔叔,工人老大哥,知识分子是臭老九。改革以后,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并没有九天九地那么明显了。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初也是北漂,可到自己坐龙椅时态度就不一样了,当梁漱溟为农民说话,用“九天九地”作形容时,顿时龙颜大怒,老梁也寸步不让不听劝,不过还算好,老毛没把他往死里整。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早上好:))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ittencats' 的评论 : 我一个人的阅历和失业定然是有限的,欢迎讨论:))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要再无仔细读读你的游记,图文并茂,非常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1
kittencats 回复 悄悄话 “中国并不是一个歧视农民或者工人的国家,”
——————
呵呵,当年的新中国肯定不歧视工人!歧不歧视农民,楼主可以去做一些更具体的研究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赞成!其实这也是让他们返乡自己创业的一个举措。这次回去听说了这个政策,我是支持的,在我游记里我说过。
问好小树!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冬日,握手!:)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小树好文, 令人深思!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