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识是缘
原创文章请勿抄袭,我所有文章都将留有图片。欢迎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并必须得到本人许可!
个人资料
多伦多橄榄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悠悠岁月情(35)—爱的宽容

(2014-10-31 11:48:17) 下一个

蓉这段日子的体贴照顾,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无法忽视。吃完了米粥的庞, 突然觉得有点内急,看了蓉一眼,见她的头发有点乱,就伸手帮她理了一下,躲在门口的祺祺,心里刺痛了起来, 蓉抬眼看庞,两人互视的瞬间,庞还是逃开了她的目光,庞叹了口气:“ 蓉,离开一会,我要方便一下。”

蓉红了脸沉默了一阵, 还是鼓起了勇气:“ 护士能做的,我就不能帮你?” 蓉不放过任何一个探测他的机会。

庞大大地摇头。

蓉又找不到他的眼睛了,她心有不甘:“ 我们已经彼此属于过对方,难道我就没有在你的心里留过痕迹?!”

这时祺祺心中的那根刺穿透了整个心脏!

这时庞的手握成了一个拳头:“ 蓉,对不起,那是我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

这一句话,让三个人都泪流成河,那里面有他们的悔恨,失望和不知所措。。。。。

风穿梭于走廊,庞突然闻到一阵熟悉的茉莉花香,这种气息点燃了那些日夜攀延于心间的记忆,庞的目光扫向门口,祺祺在那一瞬间本能地躲闪,然而那长发与裙袂的迅速一飘,还是告诉了庞她的存在,庞顾不上隐隐作痛的刀口,推开蓉追了出去,医院门口,车水马龙,却没有了祺祺的芳踪,蓉尾随而来,伸手扶着庞,庞肯定地说:“ 她回来了,她来看我的,她一直在。。。”。

蓉在庞兴奋的眼睛里找到了从来不属于她的那种急切的求索,是的,这份急切的求索,只属于他心中不能割舍的爱。是时空的距离根本奈何不了的爱!

了解了一切的祺祺心乱如麻地逃出了医院,她的庞没有忘记自己,可是,他却犯了所有女人无法容忍的一个错误,爱和恨残酷地纠结成一张网,锁住了她的思维,她无法选择,因为那种为了爱而生出的恨与嫉妒,不可能让她去伤害庞,却每分每秒折磨着她的身心。

那个叫做原谅的词一直跳跃在她的脑海里,可是一进家门,看见苍老的父母亲和弱听的弟弟,她脑子里的原谅又被打了回去。祺祺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不能思考,甚至不能听见亲人的呼唤,倒在床上沉默至夜晚,父母以为她熟睡了,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祺祺努力地抓回自己的意识,然而只要稍微清醒一点,那种身心俱焚的痛楚就不肯放过她,祺祺推开房门,想让自己喘一口气,茶几上,一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跃入眼帘,祺祺突然觉得只有这把小刀子了解她,于是捉了来,一刀一刀划入自己的手腕,每一次划入,心中的那份痛就缓解一点,于是她更深更狠地将冰冷的刀刃划进自己的身体,脸上竟呈现出了一份释然。

熬了大半个夜的杜医生刚要脱下白大褂休息会儿,又听到护士们急切的脚步声,他暗自叫苦:“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果然不出所料,又送来一位自杀的年轻女孩子,已经昏迷,手腕上有四五道刀痕,最深的那道还在往外面冒着温热的血,杜医生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看着祺祺出众的容颜,摇了摇头,心里抱怨着:“ 怎么这些年轻貌美的姑娘们都这么容易想不通的。” 再看外面那两位随后而来的男孩子,心里大概也有个数了,等庞和邱章都围上来问他的时候,他故意没有好气地说:“ 还要观察一天,明天不出状况,就不会有事了!” 看着两个男孩眼中的焦急和担忧,忍不住问:“ 谁是她男朋友?” 两人同时说:“ 是我!” 杜医生摇了摇头:“ 你们这样爱,会爱死人的!” 转身走向祺祺父母,看着年迈的老人家,就拉他们去自己的办公室,叹了口气安慰到:“坐,不要太担心,没有什么了,她的小命保住了,不过,如果她醒来继续想不开,医生是救不了他的,是有心结吧,这个结如果门外的那两位小伙子解不了,你们父母要帮着解,不能再给她任何压力了,从她的刀口看,她显然活着比死还难熬,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吧, 生活还没有开始呢,就这么离开,太不值。。。” 。

杜医生正安慰和劝解着祺祺家人,护士又奔了进来:“ 杜医生,十二床把点滴拔掉了!!”

杜医生把病历一推迅即站了起来:“ 我今天不用下班啦!” 跟着护士冲进病房,和护士一起按住祺祺打针、检查伤口,祺祺依然疯狂地推着医生护士,杜医生突然大声喝令大家停下来:“ 方祺, 我是你的管床医生,我从凌晨四点起一直忙到现在,就为了挽救你年轻的生命, 我现在又饿又累又心烦, 你再这么下去, 我也活不了了,不是自杀, 是他杀,还有。。。今天是周六,我的女朋友一早就要来找我,因为你,她要等很久,如果她看到我为了救你这么个貌美如仙的女孩子拖那么久,她也要自杀了!”

懵懂中的祺祺被杜医生这番话说得愣在了那里,来不及反应什么,祺祺父亲怕女儿再受刺激,堵在门口不让庞和邱章进来,杜医生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祺祺, 知道药物和自己的话同时在起作用,于是在祺祺睡去前的一分钟轻轻说:“ 你还没有开始真正的生活呢,有多少快乐和幸福你还没有品尝,活下去,命运有他的安排,也许前面那一站,你的幸运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祺祺在迷迷糊糊中听着杜医生的话,心里的那个结似乎松动了些,她最后一个意识,是护士的针插进了她的血管,有一点疼,她却不想挣扎了。

病房外面,祺祺父母悔恨万分,懂事的小弟弟打破了沉默:“ 妈妈,我知道姐姐为什么难过,姐姐喜欢庞哥哥,庞哥哥也喜欢姐姐,爸妈,我不要去加拿大治耳朵了。” 说着他看了眼有些方寸大乱的邱章,这个结果是邱章最怕看到的。祺祺妈还能说什么,她再爱自己的儿子,也不舍得让女儿用命来换的,看着还穿着住院服就赶来的庞,她无法再狠心棒达鸳鸯,此时当然流着泪满口答应着儿子。这时的邱章真想一拳头挥到庞的脑袋上,特别看着他身边还跟着个蓉,他就想打得他脑浆崩裂,自己好好一个媳妇,就这么折腾地快要没了,他咬牙切齿地对自己发誓,再不管这一家人的事情,自己逃远远的。离开前,终究扛不住对祺祺的那份关怀,于是铁青着脸走进病房看了眼昏睡中的祺祺,心又开始滴血,他脑子里不自觉地冒出个新念头:“ 如果她醒来,知道自己的弟弟终于没有机会去国外医治,终身带着残疾,她会恨我一辈子吗?” 他想起那晚他送祺祺回公寓,祺祺那一次甜蜜而热烈的拥抱,他真的不想这样一个女孩子从此在心里恨着他。他知道自己是赶上这种事了。他不是个崇高的人,但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何必那么狠。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太冲动,总之在那一刻,他很想挽救这个局面,只为了醒来后的祺祺能得到一份宽慰,好好活下去。

“ 阿姨,我想好了,祺祺可以拥有她的爱情,也可以完成他的学业,庞可以在以后一起来加拿大,我做担保,弟弟会有个美好的未来。祺祺醒来就告诉他, 我是她和庞的邱章大哥,永远的邱章大哥!”

说完,邱章在众人惊愕和感激的眼神中走下楼梯,离开人群的那一刻,真是百般滋味一起涌上了心头,这种情绪导致他最后一级台阶都没有看到,一脚踩空,有一滴悬在眼里的泪震落了下来,砸在他自己的脚上,邱章知道,那是他心中对祺祺无法抗拒的不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顶邱章!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