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识是缘
原创文章请勿抄袭,我所有文章都将留有图片。欢迎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并必须得到本人许可!
个人资料
多伦多橄榄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悠悠岁月情(33)—再次错爱

(2014-10-25 07:23:27) 下一个

蓉是那么迫切地打开了庞的秘密, 她以为自己深爱着庞,就有权利闯入他生活里的私人领地, 然而, 那个领地里, 果真有她想要窃取的东西吗?

那封信里的每一字,都如同一粒粒棱角锋利的烁石,砸进她渴求被爱的心湖里,一串串涟漪带着刺痛泛滥进她的血液里。那是另一个仍然爱着庞的女孩子的心语,带着挚诚、柔情、思念和期待,诗一样故事里,没有属于她的位置,当蓉读到落款的时候,她的内心深处的极限被那种爱的昵称彻底击碎,蓉歇斯底里般将信握成一团,丢出了窗外,看着那一团信滑进草丛里,趴在窗棱上喘息、呜咽。。。直到有宿友回来,她才抹了泪避开大家。

许多天,蓉没有再去找庞, 其间她又将那封信捡了回来,藏在自己抽屉中,她也因此变得不敢再去开那个抽屉。蓉面临着毕业,她的老家是北京近郊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菜农。蓉考上了大学, 是他们那村的女状元,也是她父母心中的骄傲。所以当女儿面临毕业的时候,父母很希望她能回北京找工作, 可是蓉一想到这样会离开庞,就坚决不答应,她自己托同学的父母为自己在上海寻找着出路,只要庞一天不和别的女孩结婚,她就不会死心。

庞每翻过一页日历,就增加一份对祺祺的失望和思念,他开始相信人们说的那些“ 女人的心, 天上的云,越是漂亮女人越是随性杨花”之类的话。祺祺发了那封信后, 也陷入了一种难耐的等待中。 但因为她面临着期末考试,如果再分心,恐怕就要DROP 几门课了,祺祺只好暂时把烦恼放在一边,专心复习。 邱章还是常常来看她,然而祺祺自从那晚以后,和邱章始终保持着三步舞的距离,这让邱章又一次掉进了迷雾之中。

若是普通朋友突然失去了联系,就会不断电话书信地骚扰,偏偏爱侣之间, 经不起一丁点的波澜,爱让人脆弱地不敢去尝试,爱让人在自尊中丧失良缘,这个时候,庞只要一通电话打到祺祺的公寓里,或许一切还来得及挽救。

庞开始翘课,成绩迅速下降,钟可想尽办法安慰劝说都没有用,蓉从钟可那里听说后,在一阵良心不安和挣扎中,带着那封信去看庞。庞一个人在宿舍里喝着啤酒,蓉进来的时候,他正在那里似笑非笑地自言自语,蓉走到他床边,看见他一只手里缠着几根长长的黑发(那是当初祺祺留下的),一只手抓着啤酒瓶,想往嘴里灌自己,却摇晃着对不准自己的嘴唇,酒洒了出来,蓉和他争夺着酒瓶,庞红着眼怒骂:“ 你走开。。。谁让你来管我的,出去。。。” 庞粗暴地推开蓉,蓉被推得撞到桌角上, 疼痛也激怒了蓉,蓉看着疯颠中的庞伤感:“为什么,庞对自己连一丝怜惜都没有“?这让蓉也变得疯狂起来,她用力夺走啤酒瓶, 又狠命地去扯他手上的长发,头发割破了蓉的手,鲜血奔涌而出,蓉依旧不肯松手。庞这才有几分清醒。庞看着蓉痴情的眼睛,不忍再用力。他只是握着那几根头发,喃喃地念叨:“ 蓉,我和祺祺很久没有联系了,她是不是忘了我了?你们女人都这么容易忘记吗,为什么你就不能忘记我?。。。!” 说完竟孩子般哭了起来,蓉松开手,将庞的头揽进自己的胸前,抚摸着他松软的头发,矛盾!她矛盾着是否要把那封信拿给他,可是她的手已经触到了口袋里的信,最终还是没有将信拿出来,她明知庞的每一滴泪都是对祺祺的思念,她还是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接住那些属于别人的爱。庞象一只被关进牢笼的狮子,正在饥饿难耐之时,偏偏有只白兔钻进了这只牢笼,庞似乎没有得选了。当庞在迷醉中开始走进她的生命里的时候,那一刻的蓉很清醒地知道,庞这样地呼啸而过,留下的可能只是一串伤痛的轨迹,她却还是给了他一张温柔的红派司。

醉了很久的庞,在清醒过来的第一分钟就吓了一跳。臂弯中的蓉轻轻仰起头,和庞的目光相遇的瞬间,看到的是庞匆忙而尴尬的躲闪。

蓉什么都懂了。已经发生的一切,并不能改变什么。

蓉收拾好自己,离开宿舍前对愣在那里的庞说:“ 我走了,我不会因为这一次就缠你一辈子,我还是你姐,不要这么颓废,她和我都不想你这样下去!” 蓉又摸了摸口袋里的信,犹豫地看着没有一丝快意的庞,她对自己说,“只要你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我就把信给你”。可是庞始终没有抬头向门边看一眼。 蓉万分失落地带上了门。

庞听到门被关起来,后悔莫及地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对不起两个女人。心乱如麻中,发现祺祺的头发不知散乱到了何处,于是爬起来找,却发现那几根长发就混杂在蓉遗落的短发里,庞仔细的拣出长发,那一刻,对祺祺的思念竟更加汹涌澎湃起来,庞将那些头发盘进日记本里,扫尽散落在地上的短发,看着它们裹着尘埃变得苍白,他知道,自己铸下了大错。

五月,祺祺的考试完全结束了,邱章约她出去玩, 没有等到庞电话和书信的她,根本没有心思答应邱章。邱章在万般无奈地情况下,把心事跟叔叔和盘托出。祺祺的小姨这才知道事情的真象。恍然大悟为何他们俩总是若即若离,根本不象小情侣。于是小姨将事情又告诉了姐姐,觉得这样下去,太对不起人家邱章了,这样一来,祺祺不断接到妈妈的电话,内容不外乎让她忘记那个庞,这让祺祺倍感压力,在压力下,对庞的思念也日益强烈起来,看着自己的银行帐上打工挣的两千元,她决定去买张机票,如若不然, 她不能做任何决定。

邱章听说祺祺要飞回去,心里一沉,然而开弓没有回头剑,和大家劝祺祺未果,就决定跟着她一起回去。

五月,庞也快要到了考试阶段,蓉他是再也不敢见了。他知道蓉从来都没有死心,然而他的心里,也从来没有放下过祺祺,为了让蓉死心,除了用功课太忙的借口躲避,他开始和其他女孩子交往。钟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庞竟然性情大变,每个周末都去参加舞会,和那些花蝴蝶一样的女孩子跳得满场飞。有两次蓉去找他,他就装作看不见,和别的女孩说笑着和她擦肩而过,钟可看见蓉苍白着面孔离开,庞又甩开那个女孩,钟可不知这人又要搞什么花样,气得长叹一声,追出去找蓉了。

庞随意地和那些女生交往,又从不认真,一段时间下来,竟得了个风流王子的雅号,从大一到大四没有人不知道他,走出教室, 就会有女生远远地这么呼唤他,他通常没心没肺得乱答一气,有一次一个女生等了他一下午,他忘得干干净净,等那女生在篮球场上找到他,他三言两语就打发了那女孩,钟可看着那女孩儿孤独的背影,再看看歪着头正投篮的庞气呼呼地问:“ 你小子。。。开始玩世不恭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