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识是缘
原创文章请勿抄袭,我所有文章都将留有图片。欢迎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并必须得到本人许可!
个人资料
多伦多橄榄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悠悠岁月情(32)— 搁浅的爱情

(2014-10-13 08:38:40) 下一个

电话从一片寂静变成了干涩的嘟嘟声,邱章放下电话,敬佩着自己的“急中生智”,丢下了厅堂里瞪着双诧异眼睛的叔叔,竟自离去。

多伦多的春天说来就来了,邱章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树丛里带着一股清香扑向他,他坐进了车子对着自己说,“ 既然你我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我就只能视你为敌了,对不住,兄弟。。。”。邱章苦笑着启动了车子,刚刚那种胜利的喜悦似乎已经荡然无存了,用这种方式带给人的胜利,是一种快感而不是快乐,快感总是要消散的,消散以后,剩下的依然是彷徨和不安。

邱章无意识地打着方向盘,他希望这一路上可以释放掉他心中那恼人的彷徨,当他习惯地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目的地正是祺祺上班的地方。已经是午夜了,祺祺还没有下班,邱章早就提醒她到这个咖啡屋工作挣的是辛苦钱,想她既已经在心里悄悄爱上了自己,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用他的钱,又何必如此这般折腾自己呢?对自己的初恋,悄无声息地说声再见,就可以拥有一份完整的幸福了,那个庞呆在中国能奈她几何。这女孩太傻了,为一句口头的承诺死守成这样。

想到这里,邱章忍不住心疼,心疼他的小女孩,心疼他这一段搁浅的爱情。车窗外的世界在他的视线里逐渐模糊起来,已近而立之年的邱章,其实也这么不堪命运的捉弄。

祺祺基本完成了所有工作,看了眼钟,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她浑身已经累得要散架了。领班的见她要离开,还不忘记让她把垃圾带出去,祺祺用尽了自己最后一点气力,才将那些漆黑的家伙拖到了外面,然后就一屁股坐在石阶上,连哭的气力都没有了。

邱章在自己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拖着黑垃圾袋的祺祺,咸涩的泪水再也不能守在眼里,那一刻他恍然意识到他对这个女孩的爱已经不仅仅是由于她的美貌了。邱章用手抹去了唇角的那些咸涩,一步步走向在石阶上喘息着的祺祺。

已经很多天没有看见邱章的祺祺,对邱章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了,当她感觉到身边站着个人的时候, 都没有想到是他,然而那双熟悉的鞋子她是认识的,祺祺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继而喜出望外地仰脸看着他,邱章蹲了下来,夜色立即将他们笼在同一束月光下,祺祺和邱章那两颗疲惫的心,终于有了第一次真正的交融。咖啡屋里飘出了那首古老的情歌,原本有些平淡的旋律,在这个时刻竟然炙热起来。。。

回到车里,邱章有些兴奋又有些贪婪地问:“ 祺, 去我那里吧,让我照顾你, 不好吗?!”

从刚才的冲动里渐渐平静下来的祺祺听到这话,又触电般地回避了起来,邱章有些焦急地追问:“ 怎么了,别想太多,其实你们分开那么久,很多事也不一样了,你会爱上我,他也许也爱上了别人,你想想,这都是很容易发生的事。你何必为了那一句口头承诺,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呢?!”

邱章的话提醒了祺祺,她也想过,为什么他会说没有时间来电话呢,祺祺突然觉得堵在心里的那块石头松动了一下,对!是不是他也有了意外?!

一丝酸涩冒了出来,奇怪,明明自己已经移情别恋了,怎么还会在乎他是否有新的开始呢?!我的心里到底更爱谁?!

祺祺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她逃避着邱章迫切的目光,央求他:“ 给我点时间,我。。。你今天还是送我回去吧。。。”
 

邱章看着祺祺那种十分坚决的表情,知道不能强求,发动了车子,转向祺祺的住处,祺祺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眼邱章,邱章直视着前方,感觉到祺祺那份释然和感激,握了握他的小手,心里荡起一丝柔软,他不是第一次接受祺祺的拒绝,这种拒绝让他又痛又痒,他却痴迷于这份痛痒中,或许通向爱的过程,才是爱最迷人的地方吧。

邱章的顺从给了祺祺很强的安全感,到了门口,祺祺主动地拥抱了他,看门的印度哥哥显然有些受刺激,握笔的手指有些颤抖起来,又想看,又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邱章见边上那灯一样的大眼睛不断往这边闪,不怎么好意思放开自己,便问祺祺可否上去。

上去会意味着什么?那晚的月光太柔和,在那样柔和的月光下,人很容易脆弱。祺祺咬了咬唇,还是摇了摇头,那印度哥哥见女孩子摇头,撩了撩自己的眉毛,慢慢转回头做自己事去了。邱章趁机在祺祺香润的唇上用力吻了一下,也坚决地说:“ 那就。。。走了?!” 祺祺点头,是的, 给大家一点时间吧,也许这样这个故事会更完美长久一点。

夜,面对情感变故的祺祺失眠了,曾经和庞的山盟海誓,如今和邱章的情谊绵绵,一个是曾经的刻骨铭心,一个是身边的契而不舍,如果一直这么拖下去,对大家都种残忍,可是选择邱章,就是背叛,选择庞,她又放不下邱章。

天蒙蒙亮的时候祺祺看着家乡那边飘来的浮云,决定给庞写一封长信,她要坦诚地面对两个男人,这是对大家也是对自己的负责。

世上的事情就是有种奇怪的巧合。越是关键的时刻越是会出一些意外。

庞自从那天的电话事件后,整个人颓废了起来,邱章那句:“ 祺, 快洗吧。。。” 果然把鬼放进了他的心里。那只鬼从此和他形影不离,无论他怎么想用自信来摧毁, 都不能成功,因为他们隔得太远了。都说距离产生美,可是那种过于遥远的距离,谁能保证那一段往日的情怀不会被岁月和千山万水抽干了灵性呢?!

由于正生着祺祺的闷气,庞没有主动再写信,他等,等祺祺的信里会有什么说法,被伤害的人,都想得到一次拒绝他人的机会,仿佛那样就可以让自己的伤口早日复原。

祺祺不在的日子,蓉一直没有停止来看他,为了不让他觉得压力, 偶尔也主动和他谈一谈祺祺的事,看着庞每次都两眼放光地说着祺祺,蓉忍受着內心那份醋意聆听着他们的故事,只要庞开心,似乎就能缓解她心中的疼痛,她已经深深地陷进了这段爱的泥浆里,不愿自拔。

这些天,他们几个聚会的时候, 庞开始回避提到祺祺, 痴缠着庞的蓉立即敏感到发生了什么。那天她知道庞下午没有课, 就拿了两本诗集去找庞。 走到宿舍门口,看门的大爷忽然叫住了她,拿了封信对她说:“ 又是去找郁子庞的吧, 给我带给他吧, 天天来问信,今天信到了, 又不见了人影!” 蓉答应着将信接了过来,一看信便知是来自加拿大的,她的心马上咯噔了一下,握着这封信,她放慢了脚步,可是一直走到庞宿舍虚掩的门前,她依然没有想好是否要立即把信拿给庞。谁能崇高到这样的地步,即使是单恋也是自私的。蓉没有推开门,又迅即冲下楼,手心和额际都渗出了汗来,毕竟这是见不得人的事,蓉一边痛恨着自己的行为,一边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这样她带着那封庞的信回到宿舍,找来一个小盆, 关上门,把信泡进去,听着自己砰砰的心跳,小心翼翼地撕开了那封对于庞和祺祺的感情至关重要的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