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弹指老 刹那芳华

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正文

我的故事

(2020-04-04 11:38:53) 下一个

当年离开家的时候,带了几本书,有一套是“张爱玲文集”。其实也不怎么看,就是当时觉得要有些熟悉的东西围绕在身边,才觉得踏实。后来也陆续买过很多书,几次搬家之后,留下来的,舍不得放弃的,还是当年带出来的那些。它们现在很安全的待在某个地方,但这并不妨碍它们给我带来的安慰。不论在哪里,我知道有些东西一直在那里,属于我,从来不曾离开过。

如果不是这次病毒的发生,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这种永远不会离你而去,一辈子驻在你心里的,某种类似于归属感的感情。

原来,你读过的书,看过的风景,经历的故事,发生的一切,都是你人生必然要经历的一部分,在某些时候,它们会跳出来,让你有种感觉,哦,原来是这样。

病毒刚在美国开始的时候,我的同事们并没有把它当回事。到是我,因为有亲人在中国,知道中国经历了些什么,心情变得非常复杂。有一个我无无法抹去的声音:我不想独自死在美国。 我并不怕死,我只是不愿意离世的时候身边没有亲人,那是很悲哀的事。

我无法压下这个念头。在这个时候,突然涌上心头的是从来没经历过的惶恐。我可以面对一个陌生的城市,失业,失婚,这些从未让我心生恐惧。这一次,这一次是不同的。

所以你看,你以为你可以一个人独自生活,你可以一个人应付生活中的所有问题,你却没有想到,下一秒生活带给你的是一种类似于天灾的某种灾难,而你面对它,发现即使你拥有了所有的生活技能,去对对面的灾难无计可施。 

所以我惶惑了。

呆在家的日子里,我会望着湖水发呆。喝咖啡的次数明显增多,咖啡因带来的兴奋感会让我忘记心里的惶恐。 而一旦清醒下来,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各个州一个接一个的被封。妈妈突然身体不适,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我却已经回不去了。

这个时候,张爱玲突然出现了。她写的“倾城之恋”出现了。突然间,我想,没有人比我更能明白这个故事了。白流苏,一个某种程度上被家人抛弃的离婚女人,独自一人在香港,去赌她的人生,去赌她和范柳原。那个城市的倒塌,那个特定的事件,决定了两个各自原本有所保留,心有计较的男女的命运。

而我,有种错觉,或者感觉,我的人生也会因为这次病毒的事件,走向一个我不曾去过的地方,改变我的命运。

奇怪吗?当然不。所有的发生都是必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德州老汤 回复 悄悄话 //HUG
送去安慰!
人首先做好自己,不伤害别人,最基本的再想其他吧。
国内亲人现在多打几个电话报平安吧
guoke001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感受我懂。
出国的人大多数是自私的人,但是却没法回头了。
松本清张的 砂器 就是这样,所有的怀念只能在音乐中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