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弹指老 刹那芳华

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正文

又一次,重新开始

(2018-10-20 15:01:32) 下一个

三年后,我回来了。

如果没有那三年,今天的我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也许更开心,也许更无聊。扪心自问,有没有后悔过那三年?我发现答案是没有。又回到以前的地方,是否心有不甘?这个,在回去之前,有一点点。正式入职后,不这样看了。

三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以为已经忘记的,原来一直在心底。因为有一份感情在,所以感触颇多。换成是和以前的恋人复合,我觉得复合很可能是好事。

还是那张桌子,那个电脑。电话上显示的是我的名字(我后来知道,因为旧同事知道我要回去,特意将电话换成我的名字)。我隔壁的邻居还是Michael. 我前面的两个人,却已物是人非 - 以前坐我前面的旧同事退休,有年轻新同事接替;她旁边的那个位子,也是个新人,那个位子的旧主人C,已经离世。

同事第一时间告诉我C 已经不在。C本是大学英国文学讲师,那时候学校经济不好,裁员时她被裁下,找到我们这里。C胖胖的,大约五十左右。据说,她当时住院检查,同事都等她回来,桌子上还堆满了工作。没想到,一个月不到,她再也没有回来。我有点震惊。同事说起来还是唏嘘不已。

我之前的职位已被人代替。同事安慰我,没关系,没多久你就会再升回去。

我没有那么乐观。我太熟悉这里是怎么工作的。但我也没有计较。得到的已经很好。

不过我有很多感动。每一个我以前认识的同事见到我回去都热情打招呼,欢迎我的归来。那个在电脑部工作,一直随叫随到的D,将我走时没有带走的小饰物又拿来给我。他说他那时看到我没有带走,就收起来了。他没有料到我会回来。

上班的第二个小时,在人事部签完各种字,我就被排到了岗位上。没有培训,什么都没有,就像是那过去的三年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心里有点骇笑:你们对我这么有信心?

是的。没有培训。我一上班,以前的同事待我象以前一样。他们知道我以前的职位,我的能力,没有人对我有质疑。后来的新同事多少听说过我,对我并不陌生。我才发现,我已经是个传奇。

是的,传奇。我留下的,全部都是正面的印象。所以现在的重新开始,一点儿困难都没有。

第一个星期,我对上司提出想恢复以前的上班时间,不上8-5那班,头儿同意了。

我被安排做一个很长时间都无人管的项目。两个星期,我提出一个我想执行的方案,头儿也同意了。

当工作中提及到一些人,事,以前的记忆自动回来,原来我并没有忘记,依然可以脱口而出以前的种种。。。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发证这样的事情。

我想起以前有一个在读研究生的年轻女孩K。同事告诉我,她在没毕业前,收到华盛顿州的工作邀请,她搬那里去了。

K很文静,不多话,只是埋头工作。我和她成为朋友,一是因为我们性格相似,二是我看起来和她年龄差不多。她告诉过我,她家人在加州。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她男友。她和他相识在网上,为了爱情一个人搬来和他在一起。她男友有残疾,他们住在他父母家里,他的父亲帮助他们很多。

我当时听了她的故事很感动。一个年轻女孩子,离开家人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本不是容易的事,何况爱人不是健康的人。我对她只有敬佩。她上班的时候,我们会找时间一起聊聊天,说说烦心事。

不知道她现在怎样。希望她一切都好。

就是这样。我记得我和每一个同事都是这样,可以一起聊天,发牢骚,但是又不会走得太近。每一个对我都很好。很难搞的人,我也没交集。

以前的记忆,一件件自动回来。我没有想到当年自己对那份救了我的工作有那么多感情。虽然和同事也是君子之交,结果人人记得我。

曾经以为,好马不吃回头草。和我分手的人,我从未回头留恋过。生活中,我学会了最有用的词是 move on - 一种我觉得流动的前行。因为我们无法回头,无法将发生的抹去,无法回去重新选择,唯一能做的,是向前。

已经开始读研的那个孩子前不久和我说,如果当年他没有去X大上学,而是在我住的地方读大学,是不是我们的大房子现在还会在。

我说是

我们的房子会在,车子会在,什么都会在,而且会更好

然后我们不说话了

但我知道,我们都没有后悔。他最终发现并坚持了自己喜欢的专业,成长了许多。我利用余下的时间去完成自己的心愿。有得到,有成长,也会有失去。

我从未害怕过重新开始。这一次其实比任何一次都容易。不仅仅因为是回到熟悉的地方,还有安然踏实的内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