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碧蓝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爸当家》 + 阿城 《鸦青》

(2020-06-21 04:10:43) 下一个

阿城原创歌曲《鸦青》

《老爸当家》

我老爸是个机械工程师,早年他是个维修科的小头头,带领一队成天灰头土脸的喽啰修理几十米长的大机床,天天忙到深更半夜才回家。他也会造煤球炉子,盖过房子搭过厨房和鸡窝。退休后,他在自家院子的菜地里搭架子种蔬果,那个架子搭得在街坊邻里都是有名的专业,整齐划一,半丝不苟,关键是风吹雨打都不倒。

大概四岁的时候,我家住在国营大厂员工平房宿舍区。家门口是老爸自己盖的厨房。一般我只能跟老爸撒娇,因为出生资产阶级外加臭老九的我妈被命运打压得脾气火爆,我都不敢靠近她更别说多说一句话了。中午只有我老爸回家给我张罗午饭。他只会把饭煮熟,然后把我妈一早准备好的一两个菜热一下。

有阵子我特别喜欢吃香肠,别的都看不顺眼。

可是在北方艰苦的年月里,香肠哪能天天有呢?

于是,我的午饭是这么吃的。

一碗白米饭,菜全吃完了,米饭还原封不动地剩着。

“爸爸,我还是想吃香肠,饭我吃不下了。”

“香肠都吃完了,没有了。要不我给你饭里头加点酱油吧,酱油拌拌挺好吃的。”

“好吧。”小屁孩一撅嘴,一脸的不高兴。面前的白米饭立刻成了红红的酱油米饭。

俺尝了一口,拖着调子说:“太咸了。”

”哦,加点水吧。”老爸端来热水壶,饭里头加了水。成了酱油泡饭。

小屁孩又尝了一小口,“真不好吃,还是想吃香肠。”

“要不,要不,加点猪油吧?”老爸一拍脑门,起身就去厨房端来了装猪油白瓷缸。

红红的酱油泡饭上飘起了一小坨白呼呼的猪油,外面还泛着五颜六色的一个光圈,在酱油水里荡漾着,慢慢地就变得越来越小。小屁孩终于闻到了肉味,吃了两口,可是油乎乎的,真不好吃,比香肠差太远了。

“爸爸,我吃饱了,不想吃了。我出去玩了。”

“哦,不好吃剩下吧。等会儿,我把它都吃了。”

我家所有的剩菜剩饭,全是我老爸承包的。

 

到了我六岁的时候,我们家已经搬进了国营大厂的宿舍楼。我记得有一年春节姜昆还来我们这个宿舍区采访并即兴演出,当时全宿舍区拖鼻涕会爬树的小屁孩全出动了。那几天我也特兴奋。知道姜昆要去我们旁边的宿舍楼采访。我跟小朋友们都已经分派好了谁站哪个树杈了。

可是,那天,我那个明察秋毫的老妈突然发现我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愣是训得我贴墙罚站了两小时,硬生生错过了爬树看明星的好机会。后来我们居然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了这个盛况。现在想起来跟明星失之交臂,真是一生的遗憾啊!鬼脸

 

话说这天,我老妈终于出差啦。家里只有我那个天天滚了一身机油,任我撒娇的老爸,还有整天忙着到处采桑叶养蚕宝宝,上小学的姐姐。

这天,老爸居然没加班,下午很早就回家了。他意气奋发地说:你妈要晚上9点多才到家,今天的晚饭,我要给你们煮点特别的东西,保证好吃。

我连不迭地点头。因为我的好朋友颜冰已经在楼下扯着嗓子喊我下去,到旁边医院的工地里去玩沙子。我最喜欢玩沙子了,在里头可以玩成一个小疯子。每次玩疯了回家,都会被我妈发现我一鞋的沙子外加言词说话举止不恰当,贴墙罚站半小时。今天她不在家,没人管我了,我终于可以尽兴地出去玩了。

只是记得当时姐姐迟疑了一下,问道:“爸爸,你会炒菜吗?”

我没听到我爸的回复,就已经三步并做两步地从楼梯口飞奔下去了。在沙地里玩得昏天黑地,直到天黑了繁星都爬出来,各家各妈都在喊着“谁谁——回家吃饭了——”

我才一边抖着一身的沙子,一边回家。

一打开家门,我吓了一大跳。

我爸跟要搬家一样,摆了一地的锅,铝的铁的搪瓷的、大大小小,长相各异的锅。他乐呵呵地坐在众锅的正中央的煤球炉旁,手里还拿着他的宝贝图纸看着。

炉子上有个铁锅正咕咕地冒着热气,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飘进我的肚子,我抑制着要扑上炉子的冲动问道:爸,我饿了。能吃了吗?

“一会儿就好了,还有点硬。”

“可是,我饿了。我真得想吃东西了。”小屁孩撅嘴道。

“要不,你先吃点饼干吧。”老爸起身从一旁的五斗橱的顶上搬下来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大铁罐。

“那个不好吃。”我瞥了一眼那个底部有些锈渍斑斑的大铁罐。我妈总以为放高了,我就够不着,这个铁罐的饼干已经被我吃得只剩下渣了。我都有一个多月没去打过那个铁罐的主意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上次你舅舅送来了上海饼干,还是小动物的……”

老爸话还没说完,铁罐已经被我一把抢了过来。我若获至宝般抱着铁罐,转身非常熟练地操起我老爸搁在水槽的螺丝刀,撬开了大人以为关得密不透风的盖子,黑乎乎的小手伸了进去。

当我把大半桶的饼干都装进了我的肚子里时,我老爸才端上来一碗热乎乎的水煮蚕豆。我皱眉看着一只只胖胖纷纷的褐皮蚕豆,一点食欲都没有。这时姐姐也回来了,吃了几块饼干,吃了半碗蚕豆就说饱了要去喂蚕宝宝了。

老爸倒是对着一大碗蚕豆吃得津津有味。

我气呼呼地说:爸爸,我不喜欢吃蚕豆,还有其他好吃的吗?

“有。”老爸成竹在胸地用筷子一指煤球炉子,“炉子上还煮着好东西呢。等会儿好了,我叫你。”

 

等到我已经钻进被窝里津津有味地看《红蕾》的时候,我老爸叫我去厨房吃好吃的。我忙不迭从床上爬起来, 走进厨房的餐桌一看,原来是一大瓷盆的煮绿豆。我吃了两勺,真没意思。就意兴阑珊地要回房睡觉。老爸还很兴奋地告诉我:他还又煮了一锅好吃的,等我妈回来。

等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我妈回来了。我立刻听到了我妈那个尖细嗓门,暴跳如雷的声音,“什么?你一晚上就做了煮蚕豆,煮绿豆,煮红豆?都是豆子,你怎么不说把那袋黄豆也煮了呢?凑一锅豆子,看你明天把机床都熏臭了……你搬出这么多锅,真有你的。都给我放回去——”

后来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接下来的几天吃饭的时候,我老爸面前总是放着一大盆豆子,不是蚕豆就是绿豆和红豆,他发奋图强地埋头吃着一盆又一盆的豆子。后来,他把那些营养丰富的粮食都吃了,一点也没浪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空中璇子' 的评论 : 谢谢! :))
空中璇子 回复 悄悄话 好文!你好幸福,有位好爸爸。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握爪!读起来很伤感!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可怜天下... 老爸心啊!

"多么熟悉的身影
陪我多少年风和雨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 发感于 "父亲节"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D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都是好爸爸! 小时候好幸福啊!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 周末愉快!:D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你有一个宽容的好爸爸。幸福! 写得生动有趣。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你爸爸宽厚、好脾气。我爸爸年轻时脾气不好,但对我特别好,没脾气。老了就真是没脾气了。
xiaxi 回复 悄悄话 你的爸爸可爱又慈祥!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谢谢哈帅!父亲节快乐!您是位好父亲!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谢谢亲! 周末愉快!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父亲节好文!
业余厨子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笑S我了,眼泪都出来了,好可爱的爸爸。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你好早!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写得太幽默温馨了,父亲节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