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

本只想写写自家的故事,没想到土匪竟然不允许!如今决定先致力剿匪,待自由民主之花在大陆盛开时,再来完成自家的故事好了。
正文

伊朗:一声悲叹,一阵后怕

(2020-01-21 17:20:23) 下一个

如果,在世界历史上,要找出一个与我们华夏文明最相像最近似的文明,你会认为是哪个?不少学者认为,应该是今天的伊朗、曾经的波斯。伊朗,对于我们,不陌生,作为今天国际舞台上一个活跃的国家,几乎难得有一天不出现在新闻媒体的视野中,但是,它的黑袍黑罩,它的夸张异类,又让人有难以理喻的陌生,可以说,既熟悉又陌生。伊朗的本名,其实,叫波斯,改名伊朗,不过是1935年的事。在它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仅仅是转瞬之间的区区数十年。它的改名,遮饰了数千年璀璨的历史光华,带给人压抑沉闷的死板,被认为是最失败的改名。其后,国家的运势,似乎也佐证了这点。

波斯,属于古巴比伦的文化分支,是历史上著名的文明古国。它的悠久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700年的埃兰文明。这个时间,对应于中国传说中的五帝时期。

波斯文明,吸收了印度、两河流域和尼罗河流域、人类三大古文明发祥地的先进文化,一度,傲居世界文明的高岭。它遗存的建筑、雕刻和壁画,精美壮丽,令人惊叹。早在两千多年前,波斯就建立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庞大帝国,统治埃及的时间,前后达到130多年,埃及历史上的第27王朝和第31王朝,都由波斯人建立。

直到1300年前,中国唐代前期,波斯仍然位列世界三大强国,其时的萨珊王朝,领土面积达到540万平方公里,人口1970万。仅次于中国的唐帝国和东罗马帝国。

它的文明与国家命运逆转,发生在公元7世纪,我们的初唐时期。

波斯隔海相望的阿拉伯半岛,干旱荒漠,游牧其中的阿拉伯人,贫穷饥馑,缺衣少食,为了争夺绿洲等生存资源,不断相互杀戮混战。在波斯威震四方的鼎盛时期,在波斯人眼中,这里一直是不屑一顾、不值得征服的蛮荒之地。

然而,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迎来了命运转机,伊斯兰教建立后,阿拉伯半岛蛮族有了凝聚介质,不断扩展,逐步实现了统一。

波斯广阔无垠的高原,自然条件远远优越于半岛荒漠,是阿拉伯人千百年向往的地方。一如我们中原对北方游牧民族的吸引力,阿拉伯人做梦也想得到它。统一强大后的阿拉伯,自然地,把扩张的目光瞄向了富庶文明的波斯。

就如中国历史上的华夏王朝,一次次被垂涎中原富庶的落后穷困蛮族打败一样,冷兵器时代,战争胜负,更多取决于不怕死的意志,而有了宗教武装、不怕死的阿拉伯穷困落后人群,更是占有武力优势。

阿拉伯人进攻的关键性战役,发生于公元637年,双方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卡迪西亚,爆发大战。

战前,阿拉伯人派出12人的代表团,来向波斯皇帝提要求,也就是阿拉伯人的老一套:古兰经、贡税、或者宝剑。据说,阿拉伯使者在皇帝面前说出的原话如下:

皈依伊斯兰教吧!那样你就与我们平等。要不然你们也可以进贡,接受我们的保护。波斯皇帝,面对这些台阶下的蛮族,哭笑不得,气不打一处来:我大波斯,上下国祚传承千年,东罗马帝国都一度败在手下,你阿拉伯人只知道在沙漠里晒太阳放骆驼,我不灭你是看不上你那穷沙漠,竟然要保护我?滚!

轻敌的波斯皇帝,被激怒后,强令尚未准备妥当的军队出击,并且派出了大象参战,然而,正是超级武器大象惹了祸,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不怕死的阿拉伯人集中攻击象队,导致大象回头乱窜,冲乱了自己方阵形。这次战斗,波斯惨败,五万精兵几乎全部战死沙场,这个辉煌的帝国,败在了自己看不起的野蛮人手中。随后,阿拉伯人一路打到了波斯首都。接踵而来的大军,将波斯首都太西丰团团围困。

在攻城之前,阿拉伯主将赛义德鼓动士兵们说:“波斯人的首都已经近在眼前,有数不清的宝藏和荣誉等我们去摘取。我保证,在城破之日,每个忠勇的战士都能得到一个波斯女贵族做为奴隶。”

还有什么,比高城宫殿里的美女财宝,能对穷困的蛮族更有吸引力,让他们不要命呢?何况,他们现在还相信,有天堂可去。

在阿拉伯大军对太西丰潮水般的攻势下,波斯太后带领宫廷卫队,战斗到了最后一刻,战死沙场,最终,首都被攻破。 

中国历史上靖康之耻的惨痛一幕,在遥远的波斯,上演了。 

占领了波斯首都的阿拉伯人,疯狂抢劫黄金财宝和美女佳人。单单是包括公主在内、出身高贵的贵族高官家女眷,就有4万人,成为阿拉伯人的战利品,平民家的女性,更是不计其数,沦为了阿拉伯人的享乐工具。饱受凌辱后,她们像牲畜一般,被从来不知道怜香惜玉的阿拉伯蛮族人,用绳子串在一起,穿过炙热的沙漠,长途贩运至大马士革的奴隶市场,像牲口一样被转卖。这些在繁华富裕的帝国首都、从来养尊处优的女性,无法忍受野蛮人非人的折磨,许多自尽而死。

其后,波斯连遭败绩,公元642年,波斯帝国最后的5万大军,在尼哈文之战中,全军覆没,651年,波斯萨珊王朝的国王被杀,最终灭亡。

波斯忘国之际,曾于639、647、648年连续三次遣使入唐,乞求援助,但此时的唐王朝,尚处于拓展西域时期,无法兼顾,加上距离过于遥远,超过了当时的军事运输能力,鞭长不及。但,也曾一度设置波斯都护府,名义上,把波斯收归治下。(没想到吧,伊朗曾归属中国。)

由此可见,大唐,当时在中亚和西亚的声望和影响力。

其后,大唐曾与东扩中的阿拉伯,大小交战20多次,胜多负少,只可惜安史内乱后,国家多难,丧失了把中亚保留在中华文化圈的历史机会,乃至于自身也被阿拉伯部分渗透。 

曾经强大波斯帝国,迎来了800年的亡国时期。在阿拉伯的弯刀强迫下,波斯人最终不得不接受了伊斯兰教,被文明程度低得多的阿拉伯人,从文化上,被征服,千年中,再也无法翻身。 

其实,历史上暴力的征服,还不是最可怕的征服。犹太人灭国两千年,依然可以魂魄不散,可以重新崛起于20世纪;在我们的历史上,虽然多次被蛮族武力征服,也造成了文化上的大退步,但,毕竟没有哪个蛮族的文化,能够成为主宰性的社会文化力量。虽然暴力一次次毁灭了文明的躯干,但华夏根脉还在,还可以在一次次原地循环中,重生萌发,这,是中华比之波斯之幸!

被低级文明吞没的伊朗,千年来,社会被智识低下、行为极端的蒙昧人群牢牢控制,无法什么样的苦难刺激,都难以唤醒,直至今日,留给世人的暗黑癫痴形象。现在的激昂狂热的伊朗人,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民族身份、忘记了自己祖先的辉煌,眼里只有外来的神,对阿拉伯征服者赞赏崇敬,许多人不愿相信自己的来处:”哪里有什么萨珊帝国,只不过是波斯人虚构出来的童话而已”。 

曾经雄才大略的波斯帝王居鲁士、大流士等,落寞摒弃于历史的帷幕之后,静静躺在破败的陵墓之中,无人祭拜,无人提及,被异化的子孙,遗忘抛弃。

唯有大漠黄沙、残阳落日,千年孤望!

但是,波斯,也不是完全绝望,仍然还存有希望---哪怕是渺茫的希望!

创造了巴比伦文明的两河流域,创造了埃及文明的尼罗河流域,还有现今叙利亚、约旦、黎巴嫩、巴勒斯坦、利比亚、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摩洛哥等地方的居民,都因为被阿拉伯人占领和文化入侵,丢失了自己的语言和文字,文明被彻底湮灭,他们讲阿拉伯语,写阿拉伯文,传承阿拉伯文化与习俗,信奉伊斯兰教,也认同自己的阿拉伯身份。被彻底宗教化阿拉伯化。

相比之下,与阿拉伯半岛一海相隔的波斯,虽然信仰被伊斯兰化,却没有被阿拉伯人完全同化,仍以坚固的民族-语言保持了自己部分的特性,这,算是曾居于文明高地的幸运。

互联网时代,科技与信息交流的进步,正在唤醒伊朗年轻一代,近年的各种抗议活动中,已经有人发出了“我们是波斯人,不要阿拉伯神”这样的呐喊,这是前所未有的觉醒意识。

文明的种子重新萌发,注定是艰难的。40年前,相比许多古老文明,伊朗人曾经离文明很近;遗憾的是,以暴力、利益、及严密组织裹挟低文明度人群的社会蒙昧势力,成功实现了反扑。在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把伊朗重新拉回了中世纪的黑暗和贫苦之中。

几十年来,伊朗从世界上最亲美的政府,变成了最激烈最死硬反美反西方的政权。在这个人类已经遨游太空、探索深海的科技时代,稍稍具备基本智商和最初级科学常识的人,怎么可能还坚信那些神仙地狱、天堂处女之类令人发呕的白痴臆想!

事实上,伊朗人享受的所有现代设施和用品,都来自欧美文明,如此声嘶力竭痛恨欧美的原因,不过是害怕来自欧美现代科学的光芒。他们如墨漆黑的混沌世界,经不起文明的一束哪怕微小的理性光柱照射。伊朗的亲美和反美时期,经济繁荣度和社会现代化状况,前后对比鲜明,在全世界,并不是罕见的对比特例,也并不能超越中国那位开启文明化智者的站队判读。命运,似乎也没有放弃波斯,40年倒退后,伊朗毛拉迎来了他们切齿痛骂的克星:川普小帝,这位没有那么多顾忌的粗人,鄙夷不屑中,执意要拔掉毛拉们的黑袍新衣。在低智类人生物们气急败坏而又无能无奈的破口大骂中,古波斯潜伏的文明基因,会否借此东风,赢得萌发再生的机遇呢?真正的波斯子孙们,捡起科学与理性的利器、找回祖宗的荣光吧!我们汉唐古国的文明难友,祝福你们!(转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