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

本只想写写自家的故事,没想到土匪竟然不允许!如今决定先致力剿匪,待自由民主之花在大陆盛开时,再来完成自家的故事好了。
正文

奴才笔下夫唱妇随的新造神运动

(2015-11-30 06:22:40) 下一个

作为国家元首夫人,彭丽媛出访秀几句英语,不过是增加与受访国人民的亲和力,说得优劣好坏本无关宏旨,令人反胃不齿的是中共媒体不遗余力新造神舆论。
习近平上台后,不仅以毛为师大权独揽,还让毛乐此不彼的个人崇拜死灰复燃,他的个人肖像和塑像到处销售,凑巧彭丽媛和江青一样也是演员出身,两人便有样学样模仿毛江夫唱妇随起来。

二0一三年三月,习近平甫戴上国家主席桂冠即以元首身份携彭丽媛出访。行前新华社的鼓吹手撰文“新角色、新舞台——彭丽媛将陪同习近平主席出访”,为彭丽媛登上国际舞台鸣锣开道,“历史也无数次的证明了,当一个国家有了一个受人尊敬、喜爱的‘第一夫人’时,无论对内对外,都会对这个国家的形象有极大的助益。”“作为‘第一夫人’,彭丽媛可以将真实、美丽、善良、雍容、睿智、贤淑等一切代表中国女性的美好词汇直观的通过其举手投足展现在全世界面前,赢得世人的尊重和爱戴,通过其独特而又闪亮的女性魅力开拓新的外交风格。”通篇不吝笔墨地送给彭丽媛一堆誉美之词,还破天荒地用上“第一夫人”这个“西洋词”。
待习近平和彭丽媛访问俄罗斯等四国回来,媒体更加卖力地鼓噪起“彭丽媛热”,大势吹捧彭丽媛“美丽、大方、雍容、典雅,为中国外交增添了亲和、温暖和魅力,也令中国的国家形象更具感染力、号召力和凝聚力。”也拿外媒的应酬话自美,称赞“彭丽媛‘优雅’、‘大气’,”是“中国的新名片”。“彭丽媛的魅力席卷全球”,“向世人传递出一股强烈的中式正能量”。“中国人民‘瞬间骄傲了’。”.一时间,“第一夫人”的称谓不过瘾,“国母”尊号频频亮相,“习大大”和“彭嫲嫲”也开始风行网络。有奴性艺人还编了一首颂歌《习大大爱着彭嫲嫲》:
“中国出了个习大大,多大的老虎也敢打,
天不怕嘿地不怕,做梦都想见到他!
中国还有个彭嫲嫲,最美的鲜花送给她,
保佑她祝福她,兴家兴国兴天下!
习大大爱着彭嫲嫲,这样的爱情像神话,
彭嫲嫲爱着习大大,有爱的天下最强大!
把肉麻当有趣的恶俗歌曲,比《东方红,太阳升》更令人恶心,但在习近平听来很“接地气”,是“蛮拼的”值得“点赞”的好曲子,所以在网络畅通无阻地播放“流行”。如若相反,你在百度上搜索“习包子”三字,得到的是“搜索结果可能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未予显示。”由此可知,习近平只让民众听他的“颂歌”,不让民众知道他的“雅号”。
近日,国家广电总局批准陕西拍摄四十五集电视剧《梁家河》,习近平插队七年的梁家河成为第二个韶山已指日可待。
我辈亲历过无奇不有的文革闹剧,见识过“第一男儿”毛泽东和“第一夫人”江青的如日中天和陨落入囚,对“习大大”和“彭嫲嫲”的喧嚣,无论是翻唱老调还是重演旧戏,都不觉得新鲜,只报以轻蔑地一哂。但近日多维等网站刊登一篇题为“彭丽媛英文演讲露真诚,希拉里比不了”的无署名报道,转述香港某教育家的文章,在美化彭丽媛在联大英语“讲演”的同时不惜贬低希拉里,“每当希拉里遇上任何令她尴尬的场面,她都能自圆其说。但彭丽媛拥有的,却是希拉里所没有的情操:真诚。”读到如此可“共欣赏”的奇文,涵养再好也忍不住要吐糟“相与析”了......
就在彭丽媛在联大夸耀中国教育成效时,两桩涉及教育问题的悲剧震惊了全国。
八月三十日,江西十四岁少年邓伟强因家里拿不出二千元借读费无法就学而万念俱灰,他愤怒地喊了一句“我恨你们,恨所有人!”就纵身投入衡山一水库,他的母亲毛艳兰也绝望地跟着跳下去,双双溺水而亡......
同月,一篇名为《泪》的小学生作文在网上疯传,“爸爸四年前死了。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我把妈妈接回家,坐了一会儿,我就去给妈妈做饭。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流下的泪水。”
作者是大凉山十二岁的女孩柳彝,父母双亡后,十六岁的姐姐和十五岁的哥哥辍学外出打工,她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要照顾两个弟弟,还要种玉米、土豆、喂猪......
柳彝的《泪》引得万千国人潸然泪下,却不见“国母”彭丽媛出来顾问一下,因为她的泪要留着在美国抛洒。九月二十六日,彭丽媛参加联合国残障儿童活动,在观看盲童合唱团表演时流泪了。美国的残障儿童虽然身有缺陷,但不缺物质生活和精神关爱,并享有平等的人格和尊严,他们要的是激励和赞赏而不是北京的眼泪。

今次习近平访美,虽然撒钱买美国三百架飞机,宣布免除穷国债务,但在华府得到的还是不对胃口的“冷餐”,整个访问黯然失色,倒是夫人彭丽媛不辱夫命,在联合国用英文发表两场演讲(准确地说是朗读两篇英语讲稿),也算是表现“软实力”的花絮,给习近平挽回了一点面子。中共媒体高调渲染此事,援引海外的客套评论,一边形容彭丽媛读得十分生硬的英语“铿锵有力”;一边赞誉“在神圣的嗓音、优雅的举止和美丽的时尚感之外,中国的第一夫人彭丽媛还向全世界展示了她的另一个天赋 --- 流利的英语”,费解的是,与说英语的国家领导人交谈需要翻译的彭丽媛如何把英语说得既“铿锵有力”又“十分流利”?

中国那些靠舔疽吃饭的奴性文人,忘情地要把这靠土匪世袭登基的元首及其二奶歌星打造成神,居然还有那么多海内外华人跟着发狂,实在令我为自己曾经是中国人感到羞辱不已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