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

本只想写写自家的故事,没想到土匪竟然不允许!如今决定先致力剿匪,待自由民主之花在大陆盛开时,再来完成自家的故事好了。
正文

“读懂中国”先读懂《白毛女》(转载)

(2015-11-11 12:08:47) 下一个

昨日一条微博,神了,居然令人有拨云见日之感,百般扑朔迷离顿时变得豁然开朗。那条微博的内容乍看平淡无奇:复排《白毛女》即将全国巡演。这有什么新鲜,八个样板戏早已活泼如昨,还有抗日神剧不绝如缕,满眼张牙舞爪刀砍手撕暴力血腥已是多见不怪习以为常。

新颕之处在该巡演剧目由身份特殊的歌星(“国母”,“第一夫人”)监制,引起如此轰动到也不足为怪了。

至此,老朽终于心平气和,嗫嚅道,难懂的中国,这一回总算心领神会读懂了一点,妙哉妙哉。

风起于青苹之末,上一回也是从文艺这块地方开始的。让人油然想起马克思评论路易波拿巴政变的文章所说:历史事件往往出现两次惊人相似,前者以悲剧,后者以笑剧。

笑剧也有翻译成闹剧的。

这句话印象深刻,老朽杂文里起码征引过八次。单凭这一点,就能知道老朽骨子里其实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呢。 

《白毛女》剧情家喻户晓老幼皆知,无须赘述。仿佛美国大兵强奸北平大学生沈崇,这类依仗权势抢男霸女的故事容易点燃撩拨仇恨情绪。

从社会形态来说,战争剥夺生命,阶级斗争荼毒灵魂,彼时最是宝贵的资源须得时时培育者,便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白毛女》问世后,没有辜负上述期望,成为一代一代中国人洗脑的优良教材。

或曰,好莱坞大片也有正邪较量暴力打斗呀。不错,这个世界若没有好人坏人两种人争拗,文艺也就完了,包括《白毛女》包括好莱坞大片。

区别还是有的,两者的区别在于好莱坞大片走孙悟空降魔的《西游记》路线,正邪邂逅,经过一番计较,正义一方以“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或消灭或制服邪恶一方,于是天下太平皆大欢喜。

而《白毛女》则是走苦大仇深《水浒》路线,特别煽情。看看林冲夜奔那出戏就知道,黄世仁就是高衙内,白毛女就是林娘子,结局是官逼民反逼上梁山参加革命杀敌复仇。难怪初时每一回给战士演出都得事先把枪收缴了,否则演黄世仁的演员有性命之虞,演员陈强就讲过这类死里逃生的故事。

可见文艺这东西乃洗脑利器,有时是很能疯魔人的。 

现在的社会,号称“依宪治国”,官府不讲理,民众有冤无处申,气氛紧张,弦崩得紧紧的,大家都没有安全感。我说得的大家,包括官民双方。每个人都被恐惧攫住,都寻找宣泄出口。此刻若不管控情绪,很容易擦枪走火。

唯一的润滑剂拯救者纾解者便是公平正义,便是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便是依宪治国依法治国官民一体修复理性,达成民主自由欢乐幸福。

无知反而火上浇油大张旗鼓拿《白毛女》来煽动戾气,目的在为独裁暴政开倒车奴役苍生铺平道路。前度刘郎今又来,结果恐怕又是一场种瓜得豆呢。

老朽后知后觉,最近才听说有一个“思想市场”的词儿很流行,本意大概是不错的,皆因这里只此一家无分店垄断思想,没有竞争机制,故而思想干枯弱不禁风。

那位出国就背书名的呆呆堂而皇之开了一个主题奇怪的国际会议,教人“读懂中国”,可以收入《笑林》之类而毫不逊色。再看那几张面孔,心得便深入了一层,思想市场思想市场,原来思想是可以买卖的。 

有一位 陆克文,能说一口油滑京片子,老朽之前的杂文称他是澳洲竖子。此人说过一句中国一民主必乱,对榫了,于是受到青睐。还有大名鼎鼎的福山,研究来研究去研究出一句话:法治先于民主。一人一票应当缓行。

好好,这回也是座上宾。

法治民主原本一枚硬币的两面,老朽倒要看看这个福山的神通,如何把一枚硬币两面分成先后。

以上疑问暂且按下不表,留待以后或有一日能够读懂也未可知。 

友人问我是否能够读懂中国,老朽连连摇头敬谢不敏,因太深奥太离奇太怪诞,太太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