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就好

真实的故事,希望您喜欢。
个人资料
小百脸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古战场游记之五十:二渡赤水,二郎滩,娄山关,黑神庙(上)

(2017-11-22 09:09:45) 下一个

古战场游记之五十:二渡赤水,二郎滩,娄山关,黑神庙(上)

 

二渡赤水形势图(采自铁血网):


    一渡赤水后的红军情绪非常低落。青杠坡战役损失了3千多人,多为主力军团官兵,占作战部队的八分之一(当时的重伤战士基本上都没能跟上队伍)。高级指挥员也迷茫起来,林彪在1月30日下午6时、7时、9时连发了3封电报给军委吐槽:没住的、没吃的、路难走、战士疲劳、马跌死,要求改变行军路线:


    进入云南省东北角的威信县后,摆脱国军的尾追。全军在这一贫穷、荒凉、寒冷的小地区徘徊了前后11天。中央政治局和军委在2月初连续开了几次会议解决遵义会议的遗留问题,即讨论及通过由张闻天起草的遵义会议决议,领导集体分工,对部队进行精简缩编,讨论中央和全国其他苏区与红军的战略方针及组织问题等等。对于当时最迫切的行军方向和路线问题,2月7日的大河滩庄子上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暂缓执行北渡长江的计划",将红军的征战目标改为:"以川、滇、黔边境为发展地区,以战斗的胜利来开展局面,并争取由黔西向东的有利发展。"2月9日扎西镇江西会馆政治局扩大会议又决定放弃经镇雄入滇作战计划,改为挥师东进,再渡赤水,重占遵义。据说这是毛泽东的提议。

2月6日凌晨军委命令,若无法渡江,则以川、滇边境为发展地区。这大概是张、朱、周(或许还有毛)的初步酝酿:

2月7日晚军委命令,不渡江了,以川、滇、黔边境为发展地区。这明显是2月7日大河滩庄子上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结果:

     为什么军委要放弃经镇雄入滇作战计划?早在黎平政治局会议决议中就已经明确地表述:"政治局认为深入黔西、黔西南及云南地区对我们是不利的。"但那是说不应该在云南建立根据地。假如只是过境呢?在扎西期间红军逗留长达11天,似乎从没考虑过经云南省北部西进北渡金沙江上游进入川西山区。可四渡赤水所谓"得意之笔"的结果不正是如此吗?

2月9日凌晨军委电报,通报滇敌安恩溥旅动态:


   滇军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过辉煌的岁月。蔡锷、李烈钧率领的护国军反袁战争深刻地影响了中国近代史进程,云南讲武堂和保定军官学校曾是全国两大军事学校,朱德1917年也当过滇军旅长。1927年起龙云主政后滇军内部较为统一,不存在明显的派系,且退出与其他外省军阀的混战,这保障了云南社会稳定。龙云因财政困难在1931年推行滇军缩编,废师改旅,全军仅保留6个步兵旅(每旅两团),加上若干独立团、营,共3万多人。其兵力在国内各省已是很弱的了。云南地域广大,山高谷深,3万兵力在省内当土皇帝绰绰有余,但要堵截红军则远远不足。

昆明市的云南讲武堂旧址:

     滇军参谋长孙渡是六凉(即现在的陆良县,云南话"六"与"陆"相同)人,汉族。陆良有个七彩沙林,为云南风光三林之一(其余两林是宜良石林和元谋土林)。我们上了宣传的当去玩(名不符实,后悔)。

陆良的七彩沙林:


     陆良县城有座大觉寺,始建于元,重修于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内有座千佛塔,在云南佛塔中别无二例,其样式在全国佛塔中也较为罕见,值得一游:

    大觉寺的藏经楼现作为陆良县博物馆,内有一室是纪念"抗日名将"孙渡的。介绍说,1935年一月红军长征进入贵州省时,蒋介石命令龙云派十个团组成追剿军第三纵队赴毕节、叙永围堵。龙云问计于孙渡,孙渡说,我们这点兵力防堵任务不易完成,不能不有共军入境的打算。若共军已入省境,为免除给中央军乘机跟进来的口实,只有追而不堵,尽快送走最佳。龙云说:你这个志舟真知我这个志舟的心啊(很巧,龙云和孙渡的字都叫志舟),这第三纵队司令非老弟莫属了!
 
大觉寺:

大觉寺的千佛塔:

  孙渡带第三纵队三个旅去到滇黔边境摆样子,只堵不攻。在中央红军长征的整个过程中,与湘、桂、黔、川军队均有激烈战斗。唯独滇军一直袖手旁观,保存他们本就很可怜的一点实力。这时候川军摆在北面川南的古蔺、叙永、兴文、珙县、筠连一线修筑工事严防红军北渡长江,他们绝不会南下云南省与红军硬拼的。薛岳的中央军更陈兵于乌江南岸,距扎西至少7天路程。为什么?因为对蒋介石来说霸占老王家的贵州比剿共重要!黔军终于将红军送出贵州省,大大松了一口气,继续吸他们的大烟。滇军主力驻扎东南方五十多公里的毕节,镇雄只有安恩溥一个旅(两个团);毕节、镇雄之间还隔着滇黔省界陡峻的乌蒙山。(上面态势请参考本集开头的形势图,所以红军敢放胆在扎西休整、整编、开会11天。下面我再介绍贵州省委宣传部编辑的《红军长征在贵州资料选辑》中的二渡赤水形势图供大家参考)。假如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在扎西时就有入滇北、西进渡金沙江上游进川的打算,那时只需击溃当面安恩溥旅这两个团。云南腹地已无作战队伍可供龙云调遣,孙渡的三个旅无论兵力或是位置充其量只能保持1-2天距离"追击"(送客),因而结局很可能十分轻松,不用如后来三次渡赤水那么曲折、惊险和重大牺牲(即使二渡赤水后的那场胜利付出的代价也很高昂)就会顺利跳出包围圈与四方面军会师。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红军长征在贵州资料选辑》中的二渡赤水形势图:

    我这里举一个同期的例子---罗炳辉率领的9军团;在江西出发时本是新部队,战斗力不强,又在湘江战役中遭受重创;由于在贵州期间一直被军委作为疑兵使用,所以扎西缩编后仍继续保持军团称号。四渡赤水后,9军团迟到6小时赶到沙土镇,乌江浮桥已被陈赓炸毁。9军团因而没能赶上大部队。他们奉命继续在黔北地区招兵买马、打家劫舍,大肆活动伪装主力迷惑老蒋。在大定猫场9军团遭王家烈部一个师夜袭重创,损失4百多人。罗炳辉(他是个大胖子)由郭天民带几个警卫用肩膀硬顶上梯子岩的那座悬崖才逃脱(我们从猫场去九洞天玩时既没班车也无的士,唯有坐摩的走那险峻的江边小径去,只带了一个小傻瓜相机,还丢了。没照片在这里向大家介绍那几十级可怕的石阶,呵呵)。然后再在黔北艰难转战、西渡北盘江进入云南省宣威、会泽。在云南省境内未遭滇军阻截,只有少数民团。9军团缴获大量物资,发展大批新战士。罗炳辉后来感慨地说:"云南省这一带群众对共产党红军很有认识,欢迎拥护我们,这种情况很难得。"他们悠哉悠哉地乘四十多条船在盐井坪安全渡过金沙江。在西昌与中央红军重新汇合时兵力不但没减少,还壮大了一千多人,而且带来9万大洋,几千两烟土,雇了二十多匹骡子驮着,朱德张国焘用它向藏民买粮食。那是后话。

孙渡给龙云的计策:
  
   
    2月11日,一、三军团和军委纵队开始向东秘密移动,五、九军团先折向镇雄大湾子朝滇军安恩溥旅佯攻并示弱退却防守,隐蔽全军东返意图。安旅果然不追,大概那点兵力也不敢追。

2月10日晚军委命令,11日全军东进。唯5、9军团佯攻和迷惑滇敌(避免其主动侧击):

孙渡记述安恩溥旅与5、9军团的"作战"过程(龙云给蒋介石的报告是"将士用命,激战逾日,歼匪甚众,缴获无数"):

    在扎西会议前后这一阶段,红军军事的拍板人物是周和朱。毛有参加决策和建议。他的意见有道理时会被采纳。但其军事领导能力和地位,远未能得到大家的确认。所谓"核心"也者,后来的吹鼓手发明而已。毛真正获得决策权是右路军走出松潘草地后,在巴西据说看到叶剑英截下张国焘发给徐陈的一封密电。以此为理由,以"陕甘支队"名义带一、三军团7千多人独自北上。不管有无那封电报,应该说他的那个与张分道扬镳独自北上的决定是英明的。此时周恩来患重病(肝脓疡),朱德以军委主席和红军总司令职务与张国焘合在左路军,张闻天不谙军事。毛以陕甘支队政委职务发号司令。等周病愈,朱回陕北,毛的军委主席位置已煮成熟饭了。

   再说部队隐蔽地接近赤水河。2月14日距离红军最近的川军潘文辉就已发现"南窜之匪有回窜蔺、叙之模样"并通报薛岳:

          但薛岳未予重视,依旧坐镇贵阳,中央军仍陈兵于乌江南岸。18日,一军团已控制太平渡架了浮桥,三军团攻占二郎滩渡口。对岸的黔军放了几枪就跑得无影无踪。

二郎滩段赤水河:

二郎滩渡口: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