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枫嬅

美好牵眸 侧耳 品味 ......
个人资料
华灜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云迪《肖邦钢琴协奏曲全集》最新发行

(2020-04-07 18:24:26) 下一个

Playlist


01 Yundi Li - Chopin:Piano Concerto No. 2 in F Minor, Op. 21 - I. Maestoso
02 Yundi Li - Chopin:Piano Concerto No. 2 in F Minor, Op. 21 - II. Larghetto
03 Yundi Li - Chopin:Piano Concerto No. 2 in F Minor, Op. 21 - III. Allegro vivace
04 Yundi Li - Chopin:Piano Concerto No. 1 in E Minor, Op. 11 - I. Allegro maestoso
05 Yundi Li - Chopin:Piano Concerto No. 1 in E Minor, Op. 11 - II. Romanze (Larghetto)
06 Yundi Li - Chopin:Piano Concerto No. 1 in E Minor, Op. 11 - III. Rondo (Vivace)

Chopin: Piano Concertos Nos. 1 & 2

Yundi (piano/conductor), Warsaw Philharmonic Orchestra


Yundi, one of the most celebrated and influential pianists of today, has returned to Warner Classics with the signature of a long-term agreement between him and the label. His first release under the new agreement, due for release in January 2020, will be an album of Chopin’s Piano Concertos Nos 1 and 2, on which he directs the Warsaw Philharmonic Orchestra from the keyboard. This constitutes both his first recording as pianist-conductor and his first recording of the Piano Concerto No 2. His previous Warner Classics release, the complete Chopin Nocturnes, dates from 2010.

Warsaw and Chopin have played an essential role in Yundi’s career: in 2000, at the age of just 18, he became the youngest winner of the Chopin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Since then, he has become recognised as a leading exponent of the Polish composer’s music and in 2015 served on the jury of the Chopin Competition. Earlier this year, in recognition of his contribution to Polish culture, he received Poland’s Gold Medal for Merit to Culture, ‘Gloria Artis’. He first conducted the Warsaw Philharmonic Orchestra in Chopin’s two concertos in 2017, performing in Warsaw,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Shenzhen and Chongqing.

12月18日,国际钢琴大师李云迪发布全新专辑《肖邦钢琴协奏曲全集》,并宣布长期签约华纳古典。此次李云迪推出肖邦大碟,被视为签约华纳后的首部力作。在这张专辑中,李云迪挑战钢琴演奏和指挥大型交响乐团,难度极高。目前,《肖邦钢琴协奏曲全集》已在国内各大音乐平台正式上线,实体版将于2020年1月在全球发行。


据了解,《肖邦钢琴协奏曲全集》中收录了肖邦《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和肖邦《F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均由李云迪担任钢琴演奏和指挥双重身份,与华沙爱乐乐团合作完成。这是李云迪首次“兼职”指挥身份发行专辑,颇具高难度与挑战性。他表示,自己演奏的同时担任指挥的形式,可以向古典乐迷展现肖邦经典作品,也希望以此形式来传递他心目中的肖邦音乐。


对于李云迪长期签约华纳古典,华纳古典总裁阿兰 · 兰塞隆(Alain Lanceron)致以热烈的欢迎:“我们非常开心云迪选择重回华纳,他是我们时代最著名的钢琴家之一。我们与他有过非常精彩的合作。欢迎回来,亲爱的云迪!”据悉,李云迪与华纳古典上一次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11年发行的《红色钢琴》。对于再次携手,李云迪表示非常开心能与华纳古典合作,期待以后在音乐道路上共同前行!


李云迪作为当今最负盛名与影响力的钢琴家之一,华沙和肖邦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2000年,年仅18岁的李云迪夺得第14届波兰肖邦国际钢琴比赛金奖,成为该赛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金奖得主并保持该记录至今。自那时起,李云迪就被誉为“21世纪肖邦”、“中国名片”、“当代中国钢琴领军人物”、“最耀眼的国际钢琴巨星”。2015年,李云迪受邀成为肖邦国际钢琴比赛最年轻的评委。今年,波兰文化与民族遗产部授予李云迪先生波兰至高“荣耀艺术”文化勋章金质奖章,以表彰他对中波两国文化交流做出的突出贡献。


在国际乐坛,李云迪从不乏权威好评。作为第一位与柏林爱乐现场音乐会录制唱片的中国钢琴家,纽约时报称赞:“李云迪是一位技巧惊人的钢琴家,他的演奏既优雅又有年轻的活力,极‘酷’的表演及令人看得热血沸腾!”英国留声机杂志称赞:“他的演奏深思熟虑,赋予作品令人惊讶的艺术性,轻松驾驭了协奏曲中难度高超的技巧。大师级般富于流动与华彩的庞大乐章让黯然失色的他者嫉妒而羡慕。”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评价:“李云迪的音乐充满了幻想,是一位真正的音乐诗人。他的手指拥有一切,兼具诗意和技巧。”


至今,李云迪仍旧活跃在世界上最顶级的音乐殿堂和著名音乐节。无论是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柏林爱乐大厅、维也纳金色大厅,伦敦皇家音乐厅,马林斯基音乐厅,日本三得利音乐厅,以及中国国家大剧院都留下了李云迪的精彩演奏。李云迪与世界著名指挥大师洛林?马泽尔、詹姆斯?列文、夏依、小泽征尔、捷杰耶夫、迪图瓦、杜达梅尔、哈丁、雅尼克、郑明勋等,以及国际著名乐团柏林爱乐乐团、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德累斯顿爱乐乐团、莱比锡交响乐团、伦敦交响乐团、费城交响乐团、洛杉矶交响乐团、NHK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都曾多次合作。


在音乐之外,李云迪也积极地承担着自己的社会责任。李云迪每年都会在全球举办大师课,作为在中国钢琴教育的榜样,他的故事激励着中国的千万琴童。2016年,李云迪在西藏海拔最高的小学——普玛江唐小学建立了“云迪音乐爱心教室”。同时李云迪也是全国青年委员,重庆政协常务委员,星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云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四川音乐学院钢琴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香港演艺学院到访院士、上海音乐学院荣誉教授、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客座教授。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把古典音乐带给更多的人。2001年,他获得深圳十大杰出青年称号;同年,《中国青年》编辑部编著《可能影响21世纪中国的100个青年人物》,李云迪入选;2007年,他当选日本杂志《FLASH》“影响世界的85位未来中国代表人物”;2016年获得大本钟奖之全球十大杰出华人青年称号。


2019年,李云迪开启了自己的首次百场巡演——《李云迪奏鸣曲》2019世界巡演钢琴独奏音乐,足迹将遍布国内外百余座城市。此次巡演,除了核心城市以外,他将走进众多中小城市,将音乐带给各位乐迷,希望国内推广并普及他挚爱的古典音乐艺术。


文字介绍转载自:https://k.sina.com.cn/article_6030354574_1676fe88e00100lsix.html

华灜:是金子总会发光,哪怕一片流言下。

追求真实难得宠 钢琴王子李云迪遭唱片公司解约


2008年11月英国音乐评论家诺曼?莱布雷希特(Norman Lebrecht)透露,来自中国的优秀钢琴演奏家李云迪已遭到所属发行公司德国留声机公司(Deutsche Grammophon)解约。消息传来,对各地的爱乐者而言,不啻是一项令人失望的消息;同时也不免将李云迪的处境对照该公司旗下另一华裔钢琴家郎朗,感叹两人的境遇大不相同。

华尔街日报乐评人艾夫力(Benjamin Ivry)近日撰文为李云迪打抱不平,认为现今古典乐坛衰退,一切以DVD或CD销售量至上,迫使许多音乐家演奏流行乐曲,哗众取宠。艾夫力直接点名郎朗,同时暗讽被奉为大提琴“大师”的华裔演奏家马友友。

艾夫力指出,1982年生于四川重庆市的李云迪,演奏风格精致优美,其动人之处在于深入探索音乐作品的内在精神,并擅长诠释浪漫派作曲家萧邦(Chopin)和李斯特(Liszt)的作品,被誉为极富有诗意。相形之下,郎朗的唱片虽然迎合市场口味、相当受大众欢迎,但就音乐水平来看,却十分粗鲁不文。

郎朗自从北京奥运开幕仪式上演奏庸俗的中国民谣后,他的演奏事业正蒸蒸日上。在他与大卫?瑞兹(David Ritz)合著的回忆录《千里之行:我的故事》(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 My Story)中,郎朗将自己内心黑暗阴沉的世界揭露了出来。

艾夫力指出,自传中郎朗清楚描绘力争成为“第一名”的历程,而他的生活和艺术生命更是由憎恨与自我中心驱使的一场又一场权力斗争。郎朗自幼成长于共产体制下,父亲为中共军警,对他施以严厉的训练要求。书中提及有一次郎朗练琴迟到,他父亲便下令他“要么跳楼、要么喝药”自杀。

郎朗在去年北京奥运时与一名小女孩一起演出,事后被批造假,连钢琴的盖子都没打开。

此外,除了在费城科蒂斯音乐学院(Curtis Institute)就读时的老师--钢琴大师盖瑞?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之外,郎朗在书中表示,憎恨所有他曾受教过的钢琴老师。但在书中没提到的是,当年格拉夫曼对郎朗的演奏曾语带讥讽地说,如果舒曼(Schumann)听到郎朗对他音乐的诠释,可能会心脏病突发,虽然“可能不至于致命”。

因此,郎朗自然无法理解追求“第一名”只有在运动竞技或在极权政府的体制内才会被标举、鼓励,而音乐艺术的境界无法靠这种在极权体制内养成的争胜取宠心态获得提升。

艾夫力大力推崇李云迪,认为他并未被唱片公司与音乐会推广单位的喧嚣声所湮没,依旧展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钢琴家风范与艺术境界。在2008年10月11日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举行的个人演奏会,以及由德国留声机发行广受赞誉的音乐CD中,李云迪都证明了他诠释出的浪漫派作曲家萧邦和李斯特,具有不同凡响的深度。

演奏会当晚,他弹奏的萧邦《降E大调夜曲》(Nocturne in E-flat Major, Opus 9, No. 2)和《马祖卡舞曲》(Four Mazurkas, Opus 33)唤起人们内在深层的怀旧之情,深入探索情感的内蕴,这是那些只在键盘前装模作样如郎朗之流绝对无法企及的境界。难怪眼光独到的纽约乐评家哈里斯?郭德史密斯(Harris Goldsmith)也对李云迪赞不绝口,称赞他的演奏表现出“贵族般的高雅”和“精湛的艺术造诣”,堪称“多年来、甚至数十年来仅见的最伟大钢琴天才”。

不过,一个月后李云迪同样在卡内基音乐厅举行的演奏会,却改动了曲目。原本打算演奏莫札特(Mozart)和贝多芬(Beethoven)的作品,以展现他内在对音乐传统和作曲家个性的了解和领悟,后来改成一首李斯特改编自舒曼曲风浮夸的曲子Widmung、几首郎朗最擅长的那类“老几样”庸俗中国民谣,以及一首被乐评家过度强调的最长曲目,莫杰斯特?穆索尔斯基(Mussorgsky)的巨作钢琴套曲《展览会上的图画》(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如果没有外在强加的压力,李云迪应该不会自愿舍弃舒曼或海顿(Haydon)的内心作品,而选择穆索尔斯基陈腐的老调。

除了曲目异动,唱片公司行销李云迪时也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李云迪是个来自中国乡下地方的青年钢琴家,德国留声机在设计他录制的萧邦和李斯特音乐CD封面时,竟把他包装成一脸浓妆、故做陶醉状,还强加给他一种雌雄莫辨的造型。这类错误的行销方式,对于整个新一代的亚裔和亚裔美籍键盘演奏家的发展来说,是一则很负面的预示。

目前新生代的演奏家包括了定居纽约的伍蒂(音译),她是位敏捷年轻的女性,她充满热情、力量及真诚的演出应该很快可以让她取得一纸合约,届时希望唱片公司不会试图把她包装成一个惹人爱怜、浓妆艳抹的玩偶。1987年出生于北京的王羽佳(音译)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钢琴家,她刚刚与德国留声机签约,但她的加盟还未正式宣布,首张唱片将于5月份发行。另外对于年纪更小的天才,例如出生在美国伊利诺州的神童钢琴演奏家暨作曲家陶康雷(Conrad Tao)和来自中国的龚鹏鹏,唱片公司也应该推出更加成熟的市场策略,以免重蹈李云迪的覆辙。这两位少年钢琴家目前都就读于朱丽娅音乐学院(Juilliard)预科班,他们的演奏要比多数成人钢琴家更加娴熟。

除了唱片公司妥善研拟行销演奏家的策略,难道古典音乐的市场已经狭隘到只容一个郎朗或一个李云迪生存下来吗?德国留声机解约李云迪只是一个最近发生的个案,再次证实音乐造诣并不保证一定能取得唱片公司的录音合约。另外一个例子发生于大约10年前,新力古典(Sony Classical)与艺术造诣堪称炉火纯青的台湾小提琴家林昭亮解约。据林昭亮本人表示,解约的原因是他不愿意或者不能录制让大提琴家马友友在流行音乐排行榜上居高不下的那种“跨界”的准流行音乐。

到底精致艺术是否有可能和眩目但却空洞的展示同时并存?在当年美国好莱坞明星钢琴家荷赛?依特比(Jose Iturbi)家喻户晓的年代,观众仍然对鲁道夫?塞尔金(Rudolf Serkin)和莫伊塞维契 (Benno Moiseiwitsch)这些大师们严肃、朴实无华的表演趋之若鹜,而且永远都不会把他们和流行音乐的演奏者混为一谈。

艾夫力希望很多如日中天的钢琴大师,如梅里?佩拉希亚、理查?古德(Richard Goode)、安德拉斯?希夫(Andras Schiff)和彼得?塞尔金(Peter Serkin)等人不被唱片公司马戏团式的叫卖所腐化,而不是如李云迪这样被利用、然后又很快被抛弃。

转载自:http://www.epochtimes.com/gb/9/1/16/n2399155.ht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蓝色的小溪 回复 悄悄话 真正的经典,细腻,严肃,朴实无华,无尽的境界。也再一次领受了自己的无知。一直以为李云迪是台湾人,没想到他出生于大陆。也是,他成名时,我已经去国十年。比之郎朗完全不是同一层次。李云迪的音乐如阳春白雪,和者盖寡。郎朗也就一个唱二人转的,很接地气。谢谢分享
华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nyMrk' 的评论 :
谢谢Tony聆听美乐,临帖赞美!
请知音好友多加保重,周末快乐!
TonyMrk 回复 悄悄话 嗯,赞美乐,好听!
华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loveclassicmusic网友,
为云迪成就里程,美乐真谛,画龙点睛~~

人才辈出的时代,长江后浪推前浪!
肖邦大赛,同翘首迎盼ING:))
华灜 回复 悄悄话 loveclassicmusic 2020-01-20 01:11:56

成为大师 是要经过些磨难,非议和低潮的,不仅仅是音乐上,而且是人格和精神力量上的,
听上去很不错:音乐是美好的,内心是平静悠远的
谢谢介绍,今年又有肖邦大赛了

华灜 2020-01-13 19:27:28
华灜:是金子总会发光,哪怕一片流言下。

追求真实难得宠 钢琴王子李云迪遭唱片公司解约

2008年11月英国音乐评论家诺曼?莱布雷希特(Norman Lebrecht)透露,来自中国的优秀钢琴演奏家李云迪已遭到所属发行公司德国留声机公司(Deutsche Grammophon)解约。消息传来,对各地的爱乐者而言,不啻是一项令人失望的消息;同时也不免将李云迪的处境对照该公司旗下另一华裔钢琴家郎朗,感叹两人的境遇大不相同。

华尔街日报乐评人艾夫力(Benjamin Ivry)近日撰文为李云迪打抱不平,认为现今古典乐坛衰退,一切以DVD或CD销售量至上,迫使许多音乐家演奏流行乐曲,哗众取宠。艾夫力直接点名郎朗,同时暗讽被奉为大提琴“大师”的华裔演奏家马友友。

艾夫力指出,1982年生于四川重庆市的李云迪,演奏风格精致优美,其动人之处在于深入探索音乐作品的内在精神,并擅长诠释浪漫派作曲家萧邦(Chopin)和李斯特(Liszt)的作品,被誉为极富有诗意。相形之下,郎朗的唱片虽然迎合市场口味、相当受大众欢迎,但就音乐水平来看,却十分粗鲁不文。

郎朗自从北京奥运开幕仪式上演奏庸俗的中国民谣后,他的演奏事业正蒸蒸日上。在他与大卫?瑞兹(David Ritz)合著的回忆录《千里之行:我的故事》(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 My Story)中,郎朗将自己内心黑暗阴沉的世界揭露了出来。

艾夫力指出,自传中郎朗清楚描绘力争成为“第一名”的历程,而他的生活和艺术生命更是由憎恨与自我中心驱使的一场又一场权力斗争。郎朗自幼成长于共产体制下,父亲为中共军警,对他施以严厉的训练要求。书中提及有一次郎朗练琴迟到,他父亲便下令他“要么跳楼、要么喝药”自杀。

郎朗在去年北京奥运时与一名小女孩一起演出,事后被批造假,连钢琴的盖子都没打 开。

此外,除了在费城科蒂斯音乐学院(Curtis Institute)就读时的老师--钢琴大师盖瑞?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之外,郎朗在书中表示,憎恨所有他曾受教过的钢琴老师。但在书中没提到的是,当年格拉夫曼对郎朗的演奏曾语带讥讽地说,如果舒曼(Schumann)听到郎朗对他音乐的诠释,可能会心脏病突发,虽然“可能不至于致命”。

因此,郎朗自然无法理解追求“第一名”只有在运动竞技或在极权政府的体制内才会被标举、鼓励,而音乐艺术的境界无法靠这种在极权体制内养成的争胜取宠心态获得提升。

艾夫力大力推崇李云迪,认为他并未被唱片公司与音乐会推广单位的喧嚣声所湮没,依旧展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钢琴家风范与艺术境界。在2008年10月11日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举行的个人演奏会,以及由德国留声机发行广受赞誉的音乐CD中,李云迪都证明了他诠释出的浪漫派作曲家萧邦和李斯特,具有不同凡响的深度。

演奏会当晚,他弹奏的萧邦《降E大调夜曲》(Nocturne in E-flat Major, Opus 9, No. 2)和《马祖卡舞曲》(Four Mazurkas, Opus 33)唤起人们内在深层的怀旧之情,深入探索情感的内蕴,这是那些只在键盘前装模作样如郎朗之流绝对无法企及的境界。难怪眼光独到的纽约乐评家哈里斯?郭德史密斯(Harris Goldsmith)也对李云迪赞不绝口,称赞他的演奏表现出“贵族般的高雅”和“精湛的艺术造诣”,堪称“多年来、甚至数十年来仅见的最伟大钢琴天才”。

不过,一个月后李云迪同样在卡内基音乐厅举行的演奏会,却改动了曲目。原本打算演奏莫札特(Mozart)和贝多芬(Beethoven)的作品,以展现他内在对音乐传统和作曲家个性的了解和领悟,后来改成一首李斯特改编自舒曼曲风浮夸的曲子Widmung、几首郎朗最擅长的那类“老几样”庸俗中国民谣,以及一首被乐评家过度强调的最长曲目,莫杰斯特?穆索尔斯基(Mussorgsky)的巨作钢琴套曲《展览会上的图画》(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如果没有外在强加的压力,李云迪应该不会自愿舍弃舒曼或海顿(Haydon)的内心作品,而选择穆索尔斯基陈腐的老调。

除了曲目异动,唱片公司行销李云迪时也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李云迪是个来自中国乡下地方的青年钢琴家,德国留声机在设计他录制的萧邦和李斯特音乐CD封面时,竟把他包装成一脸浓妆、故做陶醉状,还强加给他一种雌雄莫辨的造型。这类错误的行销方式,对于整个新一代的亚裔和亚裔美籍键盘演奏家的发展来说,是一则很负面的预示。

目前新生代的演奏家包括了定居纽约的伍蒂(音译),她是位敏捷年轻的女性,她充满热情、力量及真诚的演出应该很快可以让她取得一纸合约,届时希望唱片公司不会试图把她包装成一个惹人爱怜、浓妆艳抹的玩偶。1987年出生于北京的王羽佳(音译)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钢琴家,她刚刚与德国留声机签约,但她的加盟还未正式宣布,首张唱片将于5月份发行。另外对于年纪更小的天才,例如出生在美国伊利诺州的神童钢琴演奏家暨作曲家陶康雷(Conrad Tao)和来自中国的龚鹏鹏,唱片公司也应该推出更加成熟的市场策略,以免重蹈李云迪的覆辙。这两位少年钢琴家目前都就读于朱丽娅音乐学院(Juilliard)预科班,他们的演奏要比多数成人钢琴家更加娴熟。

除了唱片公司妥善研拟行销演奏家的策略,难道古典音乐的市场已经狭隘到只容一个郎朗或一个李云迪生存下来吗?德国留声机解约李云迪只是一个最近发生的个案,再次证实音乐造诣并不保证一定能取得唱片公司的录音合约。另外一个例子发生于大约10年前,新力古典(Sony Classical)与艺术造诣堪称炉火纯青的台湾小提琴家林昭亮解约。据林昭亮本人表示,解约的原因是他不愿意或者不能录制让大提琴家马友友在流行音乐排行榜上居高不下的那种“跨界”的准流行音乐。

到底精致艺术是否有可能和眩目但却空洞的展示同时并存?在当年美国好莱坞明星钢琴家荷赛?依特比(Jose Iturbi)家喻户晓的年代,观众仍然对鲁道夫?塞尔金(Rudolf Serkin)和莫伊塞维契 (Benno Moiseiwitsch)这些大师们严肃、朴实无华的表演趋之若鹜,而且永远都不会把他们和流行音乐的演奏者混为一谈。

艾夫力希望很多如日中天的钢琴大师,如梅里?佩拉希亚、理查?古德(Richard Goode)、安德拉斯?希夫(Andras Schiff)和彼得?塞尔金(Peter Serkin)等人不被唱片公司马戏团式的叫卖所腐化,而不是如李云迪这样被利用、然后又很快被抛弃。

转载自:http://www.epochtimes.com/gb/9/1/16/n2399155.htm
登录后才可评论.